国军最先换装F-16战斗机的单位,是空军嘉义基地455联队的21中队,由于队徽是扑克牌的黑桃K与红心A,「21」也宛如扑克牌游戏的「21点」,因此又有「扑克牌中队」的封号。如今,这个军纪严谨的F-16大本营,却爆发陈姓男士官长(陈男)言语性骚女士官小芳(化名)的丑闻,更扯的是,爆发丑闻的第4修补大队上校大队长卢荣基曾多次约谈小芳要内部「河蟹」(包庇),小芳坚持申诉,却遭逼退伍,并大骂:「妳让空军蒙羞。」

小芳表示,当提出性骚扰申诉后,不但遭各级长官的约谈轰炸,上校大队长卢荣基甚至怒斥她「空军名誉蒙羞。」(图/本刊绘图组)
小芳表示,当提出性骚扰申诉后,不但遭各级长官的约谈轰炸,上校大队长卢荣基甚至怒斥她「空军名誉蒙羞。」(图/本刊绘图组)

小芳提出申诉后,上校大队长卢荣基连续2天找她到办公室,鬼打墙地希望她忍耐一下,面对小芳拒绝还暴怒斥责:「妳(小芳)这样会让他(陈男)失去很多,妳知道吗?妳这样就是个加害人。」一想起这个场景,小芳大嘆「我才是受害人吧,大队长却要我当作结善缘、原谅对方,我做错了什么要被这样对待?」

最夸张的是,由于无法阻止小芳提出申诉,卢荣基甚至语带威胁地要求小芳打报告退伍,「大队长告诉我,我让他面子挂不住,要我打报告退伍,还说我会让空军名誉蒙羞。」小芳进一步透露,被要求退伍的当天,是自己的24岁生日,她躲进无人仓库放声大哭,自此完全看破军旅生活,绝望至极。

面对长官言语性骚、申诉遭到阻挠,还被要求主动退伍,小芳不仅开始掉髮,还经常性失眠,就算睡着也会因为恶梦吓醒,求助身心科医生后,确诊罹患严重忧郁情绪适应障碍症,需要定期服药才能缓和。小芳只能咬牙直到服役期满才退伍,目前协助打理双亲的番茄事业。

小芳遭性骚扰,申诉又被长官阻挡后,身心受创,身心科医师诊断她为忧郁症。(图/读者提供)
小芳遭性骚扰,申诉又被长官阻挡后,身心受创,身心科医师诊断她为忧郁症。(图/读者提供)

「每次只要一经过空军嘉义基地,我就感到很痛苦!」小芳说,她已对陈男提告,衷心期待军中能够落实男女平权,否则对于向往军旅生涯的女性,一定会失望却步。

针对此事,空军嘉义基地回应表示,有关女兵遭性骚扰案,涉案的陈姓士官长因言词不当记申诫2次,并调至花莲;上校大队长卢荣基因涉嫌阻扰部属申诉则申诫1次,部队后续也会加强性别教育,避免再有类似情况发生。

小芳依法提出申诉,目前全案嘉义地检署审理中,上校大队长卢荣基出庭时,在地检署外自拍,还表示这是人生「难得的体验」。(图/翻摄画面)
小芳依法提出申诉,目前全案嘉义地检署审理中,上校大队长卢荣基出庭时,在地检署外自拍,还表示这是人生「难得的体验」。(图/翻摄画面)

更多 CTWANT 报导

#小芳 #申诉 #退伍 #大队长 #荣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