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90年代古典美人」之称的资深艺人邱于庭,近年醉心油画创作,近期于联合展览中展出人生第一幅画作「喜悦」。(卢祎祺摄)
有「90年代古典美人」之称的资深艺人邱于庭,近年醉心油画创作,近期于联合展览中展出人生第一幅画作「喜悦」。(卢祎祺摄)

62岁资深女星邱于庭是昔日中视当家花旦,有「90年代古典美人」之称,30年前经营珠宝店,也因缘际会接触油画,没想到因此疯狂爱上,跟着老师学了3年油画,6日与画室合办「韶光 x 四季」联合画展,展出自己第一幅名为「喜悦」花系列创作,也是她暌违多年首次公开露面。她158公分、45公斤,有着D奶、25吋蛮腰好身材,虽是射手座却有处女座的高标准,「我以前都22腰,现在算胖了!」几近平坦小腹仍不满意「有点小腹了」,让人不得不敬佩女星严以律己精神。

邱于庭平时不吃油炸、甜食,也不太碰冰,偶尔会喝冰牛奶,喜欢按摩、泡澡保养身材。她出道40多年,旧衣依旧穿得下,前几年临时要参加周游(阿姑)的活动,没想到衣服还太大,不得不拿迴纹针扣住以免滑落,自己想想也挺困扰「不知道腰为什么越来越细」。虽然她过去鲜少运动,但近年开始尝试打羽毛球,每周维持1小时。私下的她是宅女,最久可以2周不出门,因疫情关系厨艺大增,拿手菜包括义式烤鱼、台塑牛小排、韩式牛骨汤等,好手艺堪比主厨等级,也有兴趣开设Youtube分享料理、养生之道。

这些年没拍戏的日子,她醉心于油画之中,其实邱于庭从小跟着父亲画素描,10多年前也学过胶彩,但当时对画画没耐心,后来进演艺圈拍戏,几乎没时间再碰,直到30年前开珠宝店,故宫博物院院长秦孝仪(秦伯伯)送她一幅字,她一直珍藏着,3年前再重裱框的画廊,因缘际会看到邹佳哲老师的画,让她相当惊艷,透过画廊老板牵线,让她再度开启绘画世界。

邱于庭爱画到「疯狂」,学画3年天天画,等于是一般人10年的进度。邱于庭最爱画花草,原本画架放客厅,她早画晚也画,弄的手上、脸上都是油膏,还画到眼睛出血,她惊觉这样不好,才赶紧把画架移到院子。她形容与画的互动像约会,不需约时间或看脸色,相当自得其乐。偶尔碰上盲点,也会没自信,但感谢邹老师鼓励,就算她半夜4点传讯息请教,老师也不厌其烦为她解惑,但也亏她「你是唯一敢半夜吵我的学生」。

邱于庭晚睡或许也跟潜眠有关,就连蟑螂爬过也会被吵醒,不过她自豪「我如果太困,就徒手把蟑螂抓起丢掉」,惊见古典美人私下如此勇猛。她也没习惯每年健检,原因是30年前因朋友邀约,她第一次做全身检查,当年照胃镜要喝麻药,穿着后开的检查衣、还不能穿内裤,跟一群老先生老太太一起排队,「超尷尬,我就吓到,自此再也不做」,现在仅3个月做1次验血检查。

邱于庭一双儿女于国外求学,因疫情返台,邱于庭透露21岁「酷女儿」也爱画,风格则是当代艺术,原本还考上纽约艺术大学,但她却不准女儿念,如今想起有些后悔,曾问女儿会不会怨她,她女儿仅回「还好啦」。24岁帅儿John今跟着妈妈现身画展,近期在建设公司实习。她没急着想当阿嬷,希望儿女30多岁再结婚。

邱于庭拍过《包青天》、《大执法》、《七世因缘》不少经典作,最后一部戏是2011年《父与子》,也回想萤幕初吻是寇世勋,激吻戏则是在《三国英雄传之关公》与宋达民的360度吻戏,当时应导演要求,本身有些洁癖的她,前一天不敢吃大蒜、疯狂刷牙,她笑说「不知道有没有委屈宋达民,他小我很多岁」,这两人也是她唯二拍过吻戏的演员。

当年邱于庭正红时,曾被圈内说「难搞」,她不避讳「我现在还是难搞,因为我很要求,老板应该要谢谢这种难搞演员,才会拍出好东西」。她提起拍《包青天之鸳鸯蝴蝶梦》时,每个镜头她都要检查,已故导演陈俊良当时也很配合她,「那部现在还是好看,就是难搞来的」,寇世勋也曾跟她说「多几个难搞演员,台湾戏剧圈就不是这样」。不过她过去推掉不少戏,如今回顾前半生,自评「有得有失」,若重新来过,她会再好好把握。

邱于庭本名邱凤华,虽未透露目前是否改名,但对于这2个名字,她更喜欢邱于庭多些,认为用艺名的确运较好。前几年她结束珠宝事业,笑称「买珠宝就好,不要卖,等我当贵妇再买珠宝,先专心画画」,不过她没考虑开个人画展,认为画画是为了自在、快乐,不希望有压力,希望有机会开义展做公益。「韶光 x 四季」联合画展即日起至3月18日于台北市艺文推广处第三展览厅展出。

昔日中视当家花旦邱于庭保养得宜,举手投足展现优雅气质。(卢祎祺摄)
昔日中视当家花旦邱于庭保养得宜,举手投足展现优雅气质。(卢祎祺摄)
邱于庭母子合体拍照,儿子不习惯面对镜头,被妈妈亏「你又不是明星,我才是」逗笑全场。(许政榆摄)
邱于庭母子合体拍照,儿子不习惯面对镜头,被妈妈亏「你又不是明星,我才是」逗笑全场。(许政榆摄)

(中时 )

#邱于庭 #难搞 #老师 #检查 #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