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日,日本媒体接连爆出福原爱与男性友人赴饭店过夜的照片,以及「江宏杰精神霸凌福原爱」导致夫妻失和的消息,本刊于3月2日晚间7点,直击正要出门运动的江宏杰,在一处社区大门口拿着手机,聆听语音讯息,接着便回到屋内未再露面,不知是否因收到福原爱遭跟拍的消息,让他没有心情出门。

日本媒体《女性SEVEN》三月三日报导,「桌球天后」福原爱和外型神似日本棒球明星大谷翔平的男性友人同游过夜。同一时间,日媒《周刊文春》也刊出「江宏杰精神霸凌福原爱」导致夫妻失和、已在婚变边缘的消息。

 3月3日日媒报导福原爱与一名高大男子出游,被外界解读成她与江宏杰的婚姻即将不保。(图/翻摄自《女性SEVEN》)
3月3日日媒报导福原爱与一名高大男子出游,被外界解读成她与江宏杰的婚姻即将不保。(图/翻摄自《女性SEVEN》)

当天福原爱先是两度发表声明,隔日再发出亲笔信,表示夫妻俩会共同面对问题,也对自己轻率的行为道歉;另一方面,江宏杰则公开表示,对小爱的爱不会改变,两人会面对文化差异上的磨合。但让人好奇的是,双方对于福原爱遭江宏杰或江家言语霸凌一事,都未提出具体的说法或澄清。

另外,三月四日江宏杰不理会婚变传言,在IG限时动态送上对岳母的生日祝福,只见福原爱的妈妈在江宏杰老家庆生,身边还围绕着小孩,有网友好奇地发问:「正常人会把自己母亲接到这可怕的夫家吗?」也认为福原爱将母亲小孩都留在江家,自己却在日本与男性友人约会,太多启人疑窦的部分,有待当事人厘清。

江宏杰自从二月二十五日出席《全明星运动会》记者会,就没在媒体前现身,特别是三月三日被爆出婚变消息后,他似乎并未返回位于高雄左营的爱巢,新竹老家也不见他的身影。不过,在婚变风暴发生的前一晚,本刊直击江宏杰原本要外出运动,但收到手机讯息后,便神情焦虑折回台北住处,之后便未再露面,直到八日春酒活动才现身。

结束工作的江宏杰,与红队队员廖允杰一同搭车离开体育大学,前往捷运迴龙站。
结束工作的江宏杰,与红队队员廖允杰一同搭车离开体育大学,前往捷运迴龙站。

三月二日下午两点三十六分,江宏杰结束《全明星运动会》的工作后,搭友人的车离开桃园国立体育大学,同行的还有参赛选手廖允杰。当车子开到捷运迴龙站,江宏杰和廖允杰便下车转乘捷运。并肩而坐的他们,似乎有许多话题,一路聊回台北,看江宏杰的亢奋神情,相信当时他还未接获爱妻福原爱遭偷拍的消息。

在捷运上,江宏杰与廖允杰一开启话匣子便滔滔不绝,似乎很有话聊。
在捷运上,江宏杰与廖允杰一开启话匣子便滔滔不绝,似乎很有话聊。

下午三点半左右,告别了同行的廖允杰,头戴红色帽子的江宏杰独自在行天宫站下车,背着蓝色后背包的他,竟然还拉着可爱的HELLO KITTY行李箱,看似带了不少随身物品。江宏杰一路步行到经纪公司,直到傍晚近六点四十九分,才又拉着行李箱现身经纪公司楼下准备离开。

江宏杰在行天宫站下车,拖着HELLO KITTY的行李箱前往经纪公司。
江宏杰在行天宫站下车,拖着HELLO KITTY的行李箱前往经纪公司。

晚间七点,江宏杰独自搭乘多元计程车,回到疑似是他在台北的住处。约莫一小时后,尚未换装的他拿着一颗红色的球,现身该社区大门前,本以为他要出门运动,却见他不停地来回走动,一边转球一边拿着手机,似乎在聆听语音讯息。过了一会儿,只见江宏杰眉头深锁,十分专心地回覆讯息,气氛明显不太对劲,接着转头返回社区,直到深夜都未见他外出,不知是否提前收到福原爱遭跟拍的消息,影响了出门的心情。

更多 CTWANT 报导

(中时新闻网)

#江宏杰 #福原爱 #婚变 #出门 #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