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外籍移工提供长照服务为主的台湾,因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大量移工因边境管制无法入境,直接衝击需要长照的家庭。但也让更多人开始思考:如果有一天,台湾没有外籍移工,长照能够怎么办?

这已经不是「如果」,伯拉罕共生照顾劳动合作社已经达成目标。伯拉罕合作社鼓励在地人成为照顾服务员,并接受抽痰训练,再透过一天三班制的安排,提供24小时无缝接轨的All in one居家照顾。

另一方面,伯拉罕合作社再透过跨专业的连结,请居家医师和居家护理师走入长辈家中,让长辈在家得到医疗照护。

这2项关键,让曾经重症躺卧在护理之家一年的78岁林伯山爷爷,能返回部落与家人相聚,还可扶着助行器走去找朋友、上教会、巡果园。另一位住后里的气切阿公也在2个月内,陆续脱离气管内管和鼻胃管,找回正常生活。

伯拉罕合作社透过24小时的All in one照顾,让曾经重症躺卧在护理之家1年的78岁林伯山爷爷返回部落与家人相聚,还能扶助行器走去找朋友、上教会、巡果园。(图/林依莹、康健杂志提供)
伯拉罕合作社透过24小时的All in one照顾,让曾经重症躺卧在护理之家1年的78岁林伯山爷爷返回部落与家人相聚,还能扶助行器走去找朋友、上教会、巡果园。(图/林依莹、康健杂志提供)

●林依莹的长照梦想:取代外籍移工照顾

位于台中市大安溪畔的伯拉罕合作社,是2020年2月成立的居家式长照服务机构。伯拉罕(Plahan)在泰雅族语言中有烤火、互助和兴旺的意思,合作社的成立宗旨为「一群人」透过以人为本的陪伴照顾,为长者搭造与社区共老的家。

催生伯拉罕合作社并创造大安溪畔奇蹟的推手,就是前台中市副市长、伯拉罕合作社主席林依莹。她在2019年卸下副市长职位后,转身参加照顾服务员培训,并举家搬进台中市和平区的达观部落,从此投入第一线长照服务。

3月24日,林依莹在《康健》和伯拉罕合作社共同举办的2021翻转长照趋势论坛上,分享她如何让伯拉罕合作社在一年多之内,成长为拥有102名照服员的居家式长照服务机构,并且帮助多位重症长者回家并脱离插管人生。

「我的梦想是要让台湾在地的照服员取代外籍移工,」林依莹说,台湾20多年倚赖来自东南亚地区的移工帮忙长照服务工作,但她相信,台湾可以自己人照顾自己人。只不过,这不是只有她来当照服员就好,而是需要集合一群人一起来做。

「部落真的什么都没有,工作难寻、就医困难,但需要长期照顾的失能或亚健康长辈却非常多,」林依莹说道。

恰巧,长照2.0政策的开办,替照服员的就业机会打开一扇大门。林依莹找上有办理原住民族文化健康站经验的基督復临安息日双崎教会的师母潘嘉玲,两人一起在部落揪团报名上照服员训练课。

好不容易凑齐20人开班上课,包括后来陆续加入的居民,约8成的人训后加入伯拉罕合作社。其中不乏有20~30岁的年轻照服员,他们会带长辈去串门子、到公园运动或到学校看运动赛事,还会在长辈生日时,贴心送上小蛋糕。

林依莹在2021翻转长照趋势论坛上,分享她的长照梦:在地人照顾在地人,取代外籍移工照顾。(图/康健杂志提供、陈德信摄)
林依莹在2021翻转长照趋势论坛上,分享她的长照梦:在地人照顾在地人,取代外籍移工照顾。(图/康健杂志提供、陈德信摄)

●取代外籍看护关键1:居家照服员学抽痰

不过,照顾重度失能长辈最难的就是抽痰,对于居家照顾的长辈,过去都是居家护理师到宅执行,但陪在长者身边最多时间的人是照服员。林依莹在接受完抽痰训练并取得证照后,也发觉:抽痰是照护重症长者最需要的技能之一。

于是,有5名居家照服员在林依莹的鼓励下接受抽痰训练。被送训的照服员杨蓓骅和吴依柔都说,第一次替重症长者抽痰,真的很紧张,很怕做不好。

伯拉罕合作社以团队服务,照服员在执行气切抽痰时,团队中医疗专业的人员会提供现场指导及谘询,给予支持,让照服员可以克服恐惧,「当我们征服惧怕,就更有信心能把个案照顾好,」杨蓓骅说道。

●取代外籍看护关键2:串联居家医疗、居家护理

此外,伯拉罕合作社结合在地的居家医师、维恩诊所院长傅华国,以及居家护理师、银享全球公司护理主任梁娟娟,串起居医、居护、居服三方的连携紧密合作。如此一来,重症长辈在家也不怕缺少专业照顾。

特别是帮助林伯山爷爷脱离气切管、摆脱每天看天花板的卧床人生,让帮过林爷爷抽过痰的杨蓓骅与吴依柔都很有成就感。「这让我觉得,能成为照服员很骄傲,也是很快乐的事,」杨蓓骅说道。

值得一提的是,伯拉罕合作社与食二粮创办人杨环静合作引入「友鸡」生活,让长辈透过饲养母鸡得到身心疗癒,并且能从鸡蛋获得蛋白质营养,或制成手工蛋卷贩售。卖鸡蛋和蛋卷的收入,全投入部落弱势长者的公益晚餐计划。

●24小时居家照顾 多元互助找出可负担的价格

由此可见,伯拉罕合作社不只是居家式长照服务机构,也扮演着推动地方创生及共生共荣的角色,透过开拓在地就业机会,让居民可以养活自己、生儿育女、并照顾父母,不怕经济和照顾负担拖垮生活。

只不过,林依莹坦言重症长者的24小时All in one居家照顾服务,若完全自费,费用是高的,以近日移除气切管路的后里阿公为例,扣除长照2.0八级补助,就每月需要自掏腰包花费8万元左右,除了照顾人力,还有添购医疗辅具、耗材等费用。

「其实每月花8万元,看似高价,但是让长辈几个月后可以回到原来的如常生活,费用会大大降低,总计支出其实反而比长期聘雇外籍移工更便宜的!」若是这样的支出非所有的家庭都能负担,也可以结合募款或志工时间银行等多元方式,开创出民眾可负担的价格。

林依莹期盼,伯拉罕的All in one居家服务和共生照顾模式能复制出去,她更期待未来有政策的支持,让在地人服务在地人的梦想早一步实现。

文章来源:本文由《康健杂志》授权报导,未经同意禁止转载,点此查看原始文章

(中时新闻网)

#康健杂志 #伯拉罕 #照服员 #合作社 #林依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