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军第5舰队前司令米勒(John W. Miller)投书《国防新闻》,指出拜登政府正将重要的军事资产自中东撤出,却犯下严重错误。削减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态势,无疑向区域最危险的侵略者伊朗传递错误讯息,而华府又希望与德黑兰谈成核协议;另一方面,北京将趁此展开大笔投资与採购协议,以扩张区域影响力,这恐让中东国家远离美国、拥抱北京。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华府此时应与伙伴密切合作,以提升整个区域的防御与进攻能力。

目前五角大厦已自波湾地区撤出至少3个爱国者反飞弹连,其中1个部署于苏尔坦空军基地(Prince Sultan Air Base);此外,拜登政府也寻求撤出更多的军事硬体,包括航舰打击群与监视系统。

但此举恰巧削弱拜登政府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暂行指南》,即与「裁减我们驻军至适当水平,以中断国际恐怖分子脉络、吓阻伊朗侵略与保护美国其他利益」相悖。

伊朗与其代理人现已频繁对伊拉克与沙乌地阿拉伯发动攻击。这反映出其无视美国吓阻,并有能力侵害华府在区域的利益。随着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资产减少,美军想要防御类似攻击或发动报復打击的能力也随之减损,恐让德黑兰与其代理人将局势升级。

更进一步来说,拜登重新部署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资产,不只让美国的区域伙伴陷入防卫能力不足的窘境,还减损伙伴国家吓阻伊朗发动侵略的能力,以及降低伙伴国的报復能力。

儘管拜登日前曾派出B-52对伊朗支持的民兵发动空袭,但这不足以吓阻伊朗与其代理人发动进一步攻击。换言之,吓阻伊朗妄动仍有赖美军在区域「刷存在感」。

就在拜登裁减中东驻军人数之前,美国才宣布中断援助沙乌地阿拉伯对叶门青年运动的攻势,并暂停对沙国的军售,还公布情报针对调查沙国王储沙尔曼疑似谋杀华邮专栏作家哈绍吉的调查报告。

此外,拜登同样也展开全球态势的审查,而这可能让其将焦点转至战略竞争对手中国大陆的身上,特别是双方在印太区的角力。事实上,拜登只要稍稍回顾中东区的动态情势,就可知晓世界正上演着强权角力。

但是,华府迫不急待地在中东自我阉割,势必让北京透过投资与採购贸易,快速地扩张在中东区的影响力。尤其是以色列、沙乌地阿拉伯、阿拉伯联合大公国与伊朗,更是北京瞄准的对象。虽然美国的合作伙伴现今仍依赖美国的外交、军事与财政援助,但美国自中东撤军恐让其愈来愈倒向中国大陆。

这样错误的讯息已为伊朗收到了;伊朗革命卫队「圣城部队」的副指挥官海杰齐(Mohammad Hejazi)表示,拜登的决定正式美军撤出区域并遭驱逐出境的开始。

米勒认为,拜登可透过对中东地区额外的军事援助,来弥补军事部署再调整产生的不利印象。五角大厦目前正思考增加中东地区防御性武器的部署、情报共享、任务训练与军事交流等计画。不过,这却仍不足以难吓阻伊朗在区域坐大与对外侵略。

因此,从短程来看,美国应让伊朗与其代理人为其行动负起责任。拜登应增兵该地,以吓阻对美国人、伙伴与其利益发动攻击;另一方面,五角大厦应派出身处印太区与欧洲的航舰打击群驶向中东,好让美国对手摸不透华府意图。

米勒也建议,华府应强化与区域伙伴合作、发展整合空中与飞弹防御能力,以防范伊朗与其代理人的攻击。甚至,美国中央司令部应强化防止伊朗武器流入叶门与伊拉克。五角大厦与国务院官员也应该与沙乌地、埃及、以色列与约旦等国家沟通,研发与共享红海早期预警雷达系统。

同样地,五角大厦也应提升与区域伙伴的联合军事训练,并合作、建立区域性多层空中防御系统。目前以色列已有短程、中程与远程多层防空系统,有助于维护中东地区其他地区的利益;另一个值得关注的地区,则是阿拉伯湾国家已成为伊朗与叶门青年运动,取得情报、监视与侦察的主要地区。

米勒强调,要实现前述防御架构,美国与其合作伙伴就应扩大具有适应性、成本效益的空中与飞弹防御科技之联合研发,如导能武器或无人机平台。美国陆军也应加快部署近日採购的以色列铁穹系统,并提升以色列大卫投石索的採购速度。目前美陆军持续测试与训练铁穹连,该联预计2021年底前可待命部署。

米勒总结,拜登削减在中东的兵力无疑是个错误;但仍有很多方法可维持区域稳定,并防止伊朗见缝插针。最好的做法就是强化合作伙伴的进攻与防御能力,以改善美国区域态势,使拜登能将目光转移至其他地区萌芽中的恐怖主义与中国大陆威胁。

文章来源:Biden’s Mideast drawdown poses perils

#拜登伊朗 #中东 #阿富汗撤军 #战略竞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