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物联网等消费性电子产品对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DRAM)需求大增,加上全球大厂逐渐退出利基型DRAM市场,对台厂无非是一大利多。

「看起来这是上升趋势(Up-trend)的开始。」49月日法说会上,被法人问到今年记忆体市况时,全球DRAM市占率近3%的南亚科技总经理李培瑛如此表示。

无独有偶,全球第3大DRAM厂美光执行长梅罗特拉(Sanjay Mehrotra)也说,「需求旺盛、供给有限,让DRAM市场严重供不应求、价格快速上涨,DRAM产能将会吃紧1整年。」梅罗特拉与李培瑛接连释放乐观讯号,显示低迷许久的DRAM市场已然再度蓬勃。

据市调机构IC Insights统计,2018年全球DRAM厂资本支出达232亿美元高峰后,接着逐年缩减,去年更只剩下151亿美元、年减近两成。这意味着,全球记忆体市场近两年并未大幅增产,但在宅经济、AI、5G与物联网带动下,DRAM需求增温,美光预估今年DRAM产业位元需求成长率为20%。

DDR3最火红 涨幅已逾8成

事实上,在南亚科的法说会前,各大外资就已经抢先出具报告看旺记忆体后市,尤其被归类为利基型DRAM的DDR3,最近更是火红。

DDR全名是「双倍资料传输率」(Double Data Rate),从2000年出现的DDR1,到20年最新的DDR5规格,每一次的数字提升代表传输速度更快外,稳定度也有进一步提升。

目前市面上最主流的规格是DDR4,通常用于电脑、手机与伺服器。不过,令人意外的是,旧款的DDR3虽然传输速度较慢,但因为省电性与DDR4并无太大差异,业者短时间没有升级需求,因此包括WiFi路由器、电视机、智慧家电等一般消费性电子产品首选仍是DDR3,这也让DDR3意外成为涨幅最高的产品。

一位需要用到记忆体的IC设计业者就私下证实,「市场真的很缺,我在半导体产业这么多年来,从没见过如此奇特的现象。」而会让DDR3出现缺口,背后原因其实是近几年并没有厂商增产DDR3,而是逐步转往DDR4生产。

DDR3这波产能紧张态势也与八吋晶圆相当类似。分析师笑着说,「当大家都往先进制程走的时候,八吋晶圆代工需求仍会缓步提升,如智慧型手机的电源管理IC需求都因5G提升,直到临界点产能不足时,价格自然飙涨。」利基型DRAM也是类似状况。

根据摩根大通统计,今年以来,DDR3的最高涨幅达83%;李培瑛也透露,在南亚科的产品线中,DDR3是今年第一季毛利率上修最多的产品线。

归纳DDR3产能究竟为何如此紧俏、价格上涨这么多?主要原因有二,一是DRAM制程转作逻辑制程,或是将DDR3产能升级至DDR4,产能已不若过去巅峰时期;二是部分产品无须採用最新制程,让旧有制程需求持续上升。

报价利多不断 三大厂受惠

由于晶圆代工产能极缺,去年开始,三星将部分DRAM制程转至逻辑制程,海力士也停产几条DDR3产线,两大主流DRAM厂皆逐步减少产能,加上DRAM代工厂力积电也挪用记忆体制程至目前最为严重缺货的逻辑制程,使得DDR3供给更显紧张。也因此,当DRAM市场逐渐热络时,深耕已久的南亚科、华邦电、钰创、晶豪科自然率先受惠。

其次,DDR3虽然属于较旧规格、市场也不算大,但记忆体业者坦言,部分产品如机上盒、WiFi路由器考量成本,加上短时间无须升级下,採用DDR3可说是最佳选择,这也让市场对DDR3需求持续扩大。但供给追不上来,「去年都是看NOR Flash(编码型快闪记忆体)在涨,谁知去年第4季开始,因WiFi 6、AIoT(人工智慧物联网)应用带动消费者换机潮,使得DRAM涨势更惊人。」

集邦科技(TrendForce)认为,这波DRAM涨势至少持续整个上半年,南亚科已将部分DDR4产能转换回DDR3,华邦电则选择重点发展DDR2、DDR3小容量产品,力积电也弹性因应市场变化,又将晶圆代工产能移回DRAM,「未来三大台厂都将依据毛利高低,于各产品间弹性调配产能。」

更多内容,请参阅最新一期《今周刊》(第1269期)

文章来源:今周刊
第1269期《今周刊》
第1269期《今周刊》

(中时新闻网)

#南亚科 #数字 #三星 #晶豪科 #钰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