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写着「友讯」的墙前,李中旺笑得眼睛瞇成一线。

10个月前,他和友讯前总经理林仕国、两位独立董事,站在市场派台钢集团这一边,成功撤换掉原董事长胡雪,入主友讯。当时,即使已被任命为新任董事长,但当李中旺要进总部内交接时,仍被视他为「叛将」的原公司派团队刁难,挡在这面墙外,只能悻悻然离开。

李中旺是友讯共同创办人之一,前董事长高次轩因病过世后,他曾接任该职位3年,两进两出友讯。以谢裕民为首的台钢集团入主,他回任,也从创办人变成了专业经理人。

这一次回来,李中旺说,要让友讯重返荣耀。过去友讯自创的网通品牌D-Link,扩展到全球170个国家,多国市占率第一,曾有「日不落品牌」称号。但去年以前,友讯经营层动盪,5年中有4年亏损,累计亏超过34亿元,品牌甚至已排不上前10名。

短短半年改革,有了初步成效。去年公司本业出现获利,加上处分子公司明泰股权进帐10亿8千万元后,每股盈余(EPS)1.9元,为10年来新高。

今年,网通延续去年疫情下的换机潮,加上关键零件如晶片缺货,也迎来网通30年来最大涨价潮,对友讯来说,今年营收将有机会成长。

先优化管理、总部收权

重整产品线、权限就小赚

「革命比改革有效果,」李中旺口中的革命,是改朝换代,重建制度,一步步将过去的包袱切掉。过去友讯将权力下放给海外分公司,深信放手才能让大家灵活打仗,却造成「将在外,君令已有所不受」,总部弱化、失去方向。

「以前要推一个产品,各分公司都有意见,总部要搜集,要说服,要妥协,」李中旺告诉商周。但更多情况是,海外公司直接找上总部各产品事业群,各自要求提供产品,「这样成本很高,而且我们的产品变得太发散,遍地开花,管理复杂度增加,」友讯策略商业中心副总经理黄禀洲形容。

结果是,中国竞争者崛起,连国际大厂Netgear、Ubiquiti,都能以友讯一半的员工人数,做到比它多一倍以上的营收规模。

因此,新团队第一步,是收权。在泛美、泛欧及泛亚3大区域之上,再各设一个负责人,把重要决策权收回总部,总部拟定各市场的产品策略后,由3位负责人和各区域市场沟通。

同时,也开始对海外公司的支出设定权限。「以前local的头,自己决定要花多少钱就花,没有总部『签核』这种事情,以前全不限,现在有权限了。」李中旺坦言,「也不是说我们多神,其实是先做了管理的优化,让我们赚了一点小钱。」

而且过去总部只和海外3大区总经理联络,现在,这3位新上任负责人,还会直接和各国家的负责人沟通,传达命令,掌握各地市场状况。

再弭平海外公司不满

打造公平制度让业绩更好

只是,限缩各封疆大吏的权力,不可能没有反弹。海外公司主管都是老友讯人,与原经营团队有情感,过去只要对总部政策不满,立刻一通电话、一封邮件向董事长抗议,接着政策就会转弯。

改朝换代之后,掌控友讯董事会多数席次的,已经变成了台钢集团,许多政策强势的由上而下。「他们不认识谢会长(谢裕民)啊,想要吵也不知道要找谁吵?」一位友讯主管观察。

收权之外,也得打造公平制度,让海外公司的业绩有机会比过去更好。

以前总部花了钱做研发、管理,是用海外各地的营业额来分摊这些成本。但这并不公平,例如印度市场大、营业额大,但其实他们卖得好的产品,多不是总部花大钱研发的新产品,反而是连接线等零配件,却要负担最多研发费用。

现在,只是直接将研发费用摊到该产品上,各分公司卖多少该产品,即摊多少研发费,一个简单改动,就能基本解决各分公司吵吵闹闹了几十年的问题。

重拾研发、供应商关系

摆脱只会比价的窘境

「飢民造反是因为没饭吃,我现在给好的武器去打仗,大家都有饭吃。」李中旺提出的第二项改造,也是发挥他的专长,着重研发,让友讯能有像过去一样领先市场的产品。

方法是先从源头,重建供应商关系。

友讯自10年前开始,因为缺乏前瞻产品,营收节节下滑,挽救方式,是不断削减成本。「大家千方百计跟高层邀功的,就是cost down,」李中旺回忆。比价后找最便宜的代工厂,订单转来转去,结果就是与供应商关系薄弱,友讯连代工厂的物料清单(BOM表)都看不到,没有人把它当成优先服务的对象,更没有共同开发这回事,使其产品往往落后同业甚至达1年以上。

「很长时间没有领先的想法,反正便宜就好,是me too and late(无差异化又更晚推出),」一位友讯前高阶主管表示。

今年初,友讯增加对转投资代工厂友劲的持股达39%,也强化和台钢集团内原有的两家网通厂—易通展以及永洋的合作。在新的网通晶片推出之后,立即和这些「自己人」共同开发。李中旺透露,今年4、5月,就会推出领先市场的首发产品。

只是,革命之路仍多险阻。例如,友劲或是永洋等泛友讯集团的制造厂,实力都远不如现已成为明基集团一员的明泰科技。想要领先,须拉高自己人的研发实力。

一位网通业者观察,或许一个首发产品能让友讯得到市场声量,宣告它回来了。但是,现在网通世界的竞争,不再只是一台一台销售产品,而是诸如被绑进电信商的解决方案里,或是像近年来智邦的业绩能大幅成长,也是因为拿到亚马逊资料中心的案子。

「网通是有后发先至的爆发力,只看你能不能在特定环节里找到不被满足的需求,」该同业说。

人情包袱带来的体制僵化,让友讯得靠着外来力量才能改变,而它能否在快速变动的竞争环境下,找回「失落的10年」,就看它的内在革命能多彻底了。

商业周刊1744期
商业周刊1744期
#友讯 #李中旺 #品牌 #网通 #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