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柏科维奇(George Perkovich)21日投书「Defense One」。文中指出,随着美国与中国大陆在东海、南海、台湾等地的龃龉日深,彼此因小小摩擦而升级成衝突,甚至动用核武的可能性也提高。然而,当双方皆试图透过网路作战以在危机中获取预警与早期优势,却又让核战的风险大大上升。这种不信赖与不安全感产生的核武安全困境,又因核武的机密性、网路攻击的性质难以判断等因素,而更为深化。

随着北京在南海与东海持续推动军事建设,结合其日益膨胀的自信心、对台湾的军事恫吓,让华府开始思考强化对盟友、伙伴的承诺与军事权力。例如,在台湾防卫上,华府可能由长期奉行的「战略模糊性」,转身拥抱较为清晰的立场。

然而,任何海上或空中的小小擦撞,都可能导致小规模衝突;此时只要双方领导人认为不能示弱,必须展现决心与力量,衝突就可能升级,这些导致「意外战争」(accidental war)的风险上升。

此时,北京恐发动网路作战,以抵销美国传统部队投射至中国大陆周边地区所产生的不利益;雪上加霜的是,若网路作战的对象牵涉到美国核武指挥管制系统,会让问题更为治丝益棼。

柏科维奇分析,美国拥有的核弹头数远超过中国大陆达数千枚,一系列的精准传统打击武器与飞弹防御能力,再再威胁北京的报復攻击能力。与俄国拥有相互保证毁灭的能力不同。雷根与戈巴契夫认知美俄双方没有人能赢得核战,因此也决不能发动核战;但华府从不认为与北京的战略关系是建立在相互核脆弱性的基础上。

大陆学者忧心,美国会透过网路作战先制摧毁北京核吓阻能力。相对地,美国则担忧中国大陆使用网路攻击削弱美国核武优势。这俨然成为典型的安全困境:双方都觉得对方威胁自己而採取防御性行动,最终导致更深的不安全感。

此一安全困境又因为5大原因而更为加剧。第一,双方核武库的机密性,让对方难以掌握真实资讯,而容易误判。特别是用来指挥与管制核武的卫星系统、雷达与通信网路。第二,难以判断网路入侵仅仅为了收集情报,还是发动破坏性攻击的前奏。第三,双方指挥管制系统由传统部队与核部队共用。儘管对手可能只是想瘫痪传统部队的指管系统,却被误判为发动核攻击的前兆。第四,网路作战产生的影响难以控制,恶意软体可进入无法预料之处产生无法想像的伤害,从而加深彼此的不安全感。第五,网路战士与核战士往往独立作战,很少在同一战场作战。网路战士往往不能理解,其行为在数位战场上会怎样地被对手的核战士与资深领导人所解读。

前面种种因素的交杂下,针对美国与中国大陆核武指管系统的网路作战,恐触发激烈的回应并让传统武力衝突升级为核战。柏科维奇悲观地认为,这样严峻的风险无法完全消除,双方只能寻求减少这种悲剧发生的措施。

柏科维奇建议,美中双方政治领导人都应密切监督网路作战,特别是关于渗透高度敏感系统的行动(不论被渗透对象是情报或是军事作战准备)。政治领导人必须假定对手最终会发现我方的渗透行动,并推演对手可能反应。此外,政治领导人也须评估类似作战是否会削弱国际法。

此外,他还呼吁为更完整掌握资讯,美中双方领导人都应成立独立的「红军」组织,来评估敏感网路作战的风险。缺少独立而客观的第三方进行评估,实在太过危险。红军必须评估网路作战产生的效益可能超出预期范围,甚至评估反过来倒打己方政府、企业与伙伴的可能性,以及其影响为何。

柏科维奇认为,华府与大陆无须磋商便可採取前述建议,却可迅速降低发生核战的可能性;何况,核武衝突又会摧毁双方。理想状况下,两大强权的领导人应能克服内部政治障碍,并展开负责任的对话。然而,随着双方走上谈判桌的时间拖愈长,发生战争的风险就越高,彼此就愈需要採取前述机制以防止核战的发生。

文章来源:How Cyber Ops Increase the Risk of Accidental Nuclear War

#网路作战 #核战 #核武 #相互保证毁灭 #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