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委郑运鹏日前爆料,日台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代表泉裕泰在名片上加注「大使」二字,意味着台日关系继美日峰会联合声明后再度升级。曾借调外交部任职的国民党副秘书长黄奎博表示,这都是「超译」,不要让太多的想像模糊了我国外交的图像和困境。

美国总统拜登与日本首相菅义伟日前在白宫举行会谈,会后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这也是美日52年来首度将台海纳入声明,3天后,绿委郑运鹏发现,日台交流协会台湾事务所代表泉裕泰名片职称为「大使」,惊讶表示以前就如此吗?

对此,曾借调外交部任职的国民党副秘书长黄奎博表示,总部在东京的日本台湾交流协会负责日本政府对台事务,其台北事务所代表一职,常由担任过日本驻外大使的现任或卸任官员出任,以最近10年为例,今井正、樽井澄夫、沼田干夫和现任的泉裕泰都曾担任过大使。

黄奎博指出,泉裕泰抵台履新前担任过日本驻孟加拉人民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称他「大使」并不为过,因为当代外交实务与惯例上,一日大使终身大使,但泉裕泰在台湾的正式职衔是「代表」,正如他名片上印的「公益财团法人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台北事务所代表」。

黄奎博认为,日本从1972年9月片面与中华民国断交后,便严守「一中」的政治与法律架构,虽有钓鱼台列屿主权争议等暂时无法解决的问题,但两国官方的交流频繁,只是这交流就像台美官方互动一样,始终有个「难以突破、不好说的限制」,而泉裕泰的名片加注「大使」,是他本来就有的权利,若说加注就是台日关系的突破,恐怕过于一厢情愿。

辅大日文系特聘教授何思慎则表示,不仅泉裕泰名片加注「大使」一事并没有明显的外交突破意涵,本月中旬的美日联合声明也仅重申对台海和平稳定的关切,希望两岸对话以和平解决问题,并未说明台海有事时,美、日两国将如何因应,更不代表台湾与日本关系的提升,希望台湾的「大内宣」可以休矣。

#泉裕泰 #大使 #加注 #黄奎博 #名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