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入辗脚一案的庄姓警员,6日现身脸书社团《爆料公社公开版》回应,并贴出警方视角的照片辩白。(翻摄脸书社团《爆料公社公开版》)
卷入辗脚一案的庄姓警员,6日现身脸书社团《爆料公社公开版》回应,并贴出警方视角的照片辩白。(翻摄脸书社团《爆料公社公开版》)
警遭辗脚怒「道歉有用要警察干嘛」驾驶狂道歉仍挨告过失伤害

桃园市分局交通中队庄姓警员,去年6月在桃园市建新街执勤时,意外遭黄姓男子驾车辗伤脚,案经庄员提告后,法院依过失伤害罪判黄男拘役10日。而黄男疑似不满判决,上网将事发时拍下的片段影片发上网,造成网友群起公愤,对此,该名庄姓员警不畏酸民,亲上火线于贴文留言区澄清自己的立场,并公开两张警察视角的照片辩白。

庄姓警员遭辗脚提告伤害一案,源于去年6月6日,案经庄员提出向其提起过失伤害、肇事逃逸等罪,黄男人于问讯中自首,由检方向法院声请简易判决,最终法官透过,黄男于大树派出所交通事故肇事人自首纪录表、庄员伤势诊断证明书、道路交通事故调查报告与双方所提供之行车纪录器与光碟翻拍之照片,判定黄男过失属实,考量其自首予以减刑,本案于3月26日判黄男拘役10日,得易科罚金。

孰料,黄男疑似不满司法判决,本月4日先在论坛PTT的八卦板发文,贴出当时自己录下的三段影片,许多网友路见不平,持续将影片转传到各大社群平台,部分网友认为庄员与民眾应对态度有疑虑,在论坛中均一面倒不挺,并盖起高楼痛骂。

一名徐姓网友于6日在脸书公开社团《爆料公社公开板》同样转贴黄男所发的影片,而庄姓员警亦现身留言区想试着辩白,贴出他所拥有的两张警方视角图片,庄员大喊不公平,直说大家轻信民眾的片面说词,同时针对大眾疑虑逐一解释。

卷入辗脚一案的庄姓警员,6日现身脸书社团《爆料公社公开版》回应,与酸民正面交锋。(翻摄脸书社团《爆料公社公开版》)
卷入辗脚一案的庄姓警员,6日现身脸书社团《爆料公社公开版》回应,与酸民正面交锋。(翻摄脸书社团《爆料公社公开版》)

第一点,针对社会大眾在意的执勤疑虑,庄员表示,「是因看到车流堵住而前去了解,黑纸贴太厚,我只能贴近看,确认车内有没有人,敲了车窗并用手势请对方摇下车装,但对方却都没讲,后来请议员关说让我被调查他也没讲。」

第二,逆向行驶疑虑,庄员说,「有亮警示灯,道路安全93条」。

第三,为甚么没先处理对向违停车辆,还针对让车的车主,庄员说,「我是从圣保禄方向行驶过去的,我都已经快到路口了,我看他停在那边不走后方车子一直按喇叭我才过去的。资料我也都留着。」

第四,为何态度要那么差,庄员说,「他把电话的内容分开来讲,我没有问完他的职业之后马上就挂电话,他讲话的语气我也很不舒服啊!」

第五,没注意到对向一堆违停吗?庄员说,「我回头看专注力真的都在他身上,是因处理完车会准备要回去,看到此事件才上前了解,我根本不是处理抓违规的,只是就现行违害做排除。」

第六,车主口气不差为何还要坚持提告,庄员说,「不然我要不依规定处置吗?之后他跟我讲他有车损,这要怎么说?我原本想说六个月过去就好了,过程中他找不相干人在我上班时打电话给我,打扰我要怎么说?我是警察,但我也不用被人欺负吧!我也认为我被他施压啊!」

第七,是碰瓷还是真受伤?庄员说,「检方有勘验我的行车纪录器,事后看医生,也真的有受伤,要谩骂我也会提告,我解释了,我也是人民,我不因为是警察丧失基本权。」

第八,告民眾肇逃是为什么?庄员说,「他是开走之后被我拦停,你仔细看他车有晃动,他说不知道,这不是很奇怪吗?检察官说他的距离不够长,因为我马上拦停他。」

第九,挨告民眾有车损?庄员说,「在派出所要跟他写和解的时候,他主张自己有车损,硬要说我刮他的车子,他都这么确定我刮到车子有擦撞,怎么不会说不知道有事故,这不很矛盾吗?」

第十,主张脚被压伤,笔录时却可走动?并离开派出所去执勤?庄员说,「我们指的下班是下事故备勤,我们的勤务一个萝卜一个坑,我请假别人要帮我上,不是我不请假。」

此外,庄员虽解释了一番,但许多网友仍旧不甩,甚至持续酸言酸语,庄员甚至在留言区呛声,「我全部提告已截图」,更直接标注该发文网友回覆说,「我寧愿工作不要我也告你」。

据了解,桃园分局表示,庄姓员警6日见诸媒体报导后情绪激动,一度愤怒转哀怨向长官请辞,但长官建议他暂时休假几天,等冷静后再回来上班,但7日受命令休假后即失联至今,长官与同事均相当焦急。

#警察 #桃园 #辗脚 #爆料公社 #过失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