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界一片鼓吹金融併购风潮的当下,併购是否为解决所有问题的「万灵丹」?对此,高雄银行董事长董瑞斌有不同的看法,日前一位财经名人在参加座谈会时主张,併购造成了高银和北银(现在的北富银)今日的差异,不过董瑞斌认为,从北市府迄今分得的报酬率、市府股权被大幅稀释,及员工就业稳定性等三大指标来看:「即使嫁入豪门,但不见得比得上走自己的路!」

曾任第一金董事长,早年亦为专职金融研究、景气预测的台湾经济研究院六所所长的董瑞斌,近30年来台湾金融业发展的歷程瞭若指掌。董瑞斌表示,先前在一场座谈会上,一位财经界名人对于北银嫁入富邦金之后发挥的「併购张力」相当肯定,甚至认为这是今天造成北银与高银最大差异的原因,这位财经界名人也以台北市政府、高雄市政府各自从富邦、高银分配到44.27亿、3亿,来论述这个主张。

但董瑞斌则提出截然不同的看法。他认为,仔细去检视上述的三大指标,就会发现若从更多的面向去比较,就会发觉身为一家市政府银行,走自己的路,维持自己的品牌,不见得输给嫁入「豪门」。

北银是在2002年併入富邦金,并在2005年与富邦银二合一。董瑞斌首先分析,在2005年,合併后的北富银,当时的税后盈余占合当年金控获利的比重约47%,但到了2020年,这个获利比重降至21%,这代表是金控其他的事业体,尤其是人寿成长得更快:「换言之,这并非银行与银行合併的效益造成金控获利的跃进!」

而再从身为台北银行最大股东,台北市政府的立场来看,在2004年,当时的富邦银和台北银行,税后盈余都50多亿,但不论净值或资产规模,富邦银都仅为台北银行的二分之一,因此当年市场即有不少声音以「小吃大」来形容,倘若以合併之初来看,在净值方面,北银占合併银行的6成,而当时北市府持股北银比重为45%。2020年北富银的税后获利为187.84亿,董瑞斌进而分析,倘若再以合併时北银占整个银行净值比重6成,与市府的持股比重45%来换算,北市府应该分到51亿至52亿的水准才对,现在北市府只拿到44亿多,反而还「拿少了」;而倘若不以净值占比,而以获利占比来设算,则约43亿,和目前相当,对此董瑞斌进而指出,换言之,市政府并未因为北银嫁入豪门,而整个股息、董监酬劳等收益上被加分,甚至若以净值比来换算还等同少拿。

董瑞斌接着分析,台北银行併入富邦银的前三年,获利能力是高雄银行的12.75倍,但到了2020年,高雄银行获利来到8.48亿,倘若以当年的获利倍数换算,获利应有108亿,再以市府持股北银45%的比重换算,得到的收益也是40多亿。

再从市府股权被严重稀释的指标来检视。董瑞斌分析,到2020年,富邦金的获利,北富银获利200亿,但富邦金获利超过910亿,中间有超过700亿的落差,但为何北市府分配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最大的问题出在股权被稀释,现在北市府的持股比重,已从45%被大幅稀释到13%,对此董瑞斌认为,倘若是银行嫁银行,那么稀释的程度还不致这么严重,但是银行嫁金控的结果就是股权被大幅稀释,这形同,即使嫁入豪门,表面上看似风光,但这对北市府这几年分配到的收益看下来,董瑞斌坦言:「这并非一件划算的生意!」

第三个重要的指标,就是员工的就业权。董瑞斌直言,併购案不能只看股价、股东报酬率:「也要看看员工就业的稳定性!」因此,他建议应该看一下,不论是愿意或不愿意的,到底合併之后,现在还有多少台北银行的员工仍留在富邦?以及,现在的北富银,到底有多少高阶经理人是出身自原台北银行?

在作了上述观察之后,董瑞斌因此认为:「併入金控、嫁入豪门不见得更好,高雄银行应该要走自己的路!」其中他指出,高雄银行这二年来在青创贷款大有展获,已作出自己的品牌,这也是一家市政府为大股东的银行,所该作的事,虽然高银的放款市占率仅0.8%,但其青创贷款市占率已有6%,在高雄市的所有银行里,更占比30%,着力之深由此可见,同时高雄银行亦能搭配高雄市政府,出面执行其他民营银行不见得愿意配合,但具高度公益性质的政策性任务,这些比起被併入金控反而更有意义。

#富邦金 #第一金 #董瑞斌 #银行 #北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