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寻结果

以下是含有辜朝明的搜寻结果,共40

  • 辜朝明:美中摩擦可能拖至2050年

    辜朝明:美中摩擦可能拖至2050年

    美中摩擦尖锐化,亚洲局势将不再稳定,台湾有机会掌握先机,但也要非常小心,请听辜朝明剖析全球政经大局势。

  • 预言经济復甦是「部分的V」 辜朝明:美国认错 台湾地位大提升

    预言经济復甦是「部分的V」 辜朝明:美国认错 台湾地位大提升

    全球疫情、美中经济战、美国大选,是三大政经变数的主轴,请看长期深入掌握美、中脉动的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为你深入剖析大时代变局下的最新发展。 \n武汉肺炎疫情已延烧半年,全球超过850万人确诊,除了重创全球经济,国际政治风险也因此升温。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角力从经济大战,延伸到疫情问责,加上4个月后的美国总统大选,都是国际政经发展的重要变数。 \n称台湾为国家 台美断交后第一次 \n多年来深入研究美中变局的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对此前所未见的变局,带来他的最新观点,以下是专访内容: \n问:一年以来,美中之间发生许多事件,包括贸易、科技、经济、政治,武汉肺炎疫情后更加紧张,你怎么分析美中关系的变化? \n答:美中议题我已关注多年,其实在美国,对中国的立场一直有二派:亲中派、反中派,所有的政策决定,都是这两派平衡下的结果。 \n1978年邓小平主导中国改革开放,一直到十年前,美国的中国政策都是亲中派占上风。他们相信,中国富裕之后,市场会愈来愈开放,并走向民主之路。相对的,反中派则认为亲中派疯了,共产党的独裁者不可信任。 \n2001年,在美国亲中派主导下,中国终于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市场逐渐开放。在胡温主政时期,你可以和任何人、随时谈论大部分的议题。直到习近平上任,情况有了戏剧性的转变,新闻自由受限,人权律师入狱,中国军队在南海、台湾、钓鱼台海域挑衅,现在又与印度发生边境衝突。 \n美国很快察觉情况不妙,白宫在5月发表一份《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报告一开头就承认政策方向错误,这是几十年来首见的认错,格外令人重视。而美国对中国的政策转向,我已在去年演讲指出,正在进行中。 \n实际上,这份白宫报告是延续2019年6月美国国防部的《印太战略报告》,那份报告写到美国如何与区域民主国家加强伙伴关系时,将台湾列为「国家」,这是美国自1979年与台湾断交后,第一次将台湾称为国家,这回答了你的问题,美中关系出现巨大改变。 \n美国大选难料 拜登亲中立场已转变 \n问:美国对中国战略转向后,我们应该注意什么? \n答:白宫承认过去的中国政策是在「理想主义」的基础上,对中国路线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现实上,中国并未朝向民主前进,就连开放社会、开放市场也没有实际进度。白宫报告中有段话非常重要,「为了保护美国利益,我们不怕麻烦,寧可忍受双边关系出现更大的摩擦」,讲明了美国的因应之道。

  • 预言经济復甦将是「部分的V」 辜朝明:美国认错 台湾地位大提升

    预言经济復甦将是「部分的V」 辜朝明:美国认错 台湾地位大提升

    全球疫情、美中经济战、美国大选,是三大政经变数的主轴,请看长期深入掌握美、中脉动的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为你深入剖析大时代变局下的最新发展。 \n武汉肺炎疫情已延烧半年,全球超过850万人确诊,除了重创全球经济,国际政治风险也因此升温。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角力从经济大战,延伸到疫情问责,加上4个月后的美国总统大选,都是国际政经发展的重要变数。 \n称台湾为国家 台美断交后第一次 \n多年来深入研究美中变局的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对此前所未见的变局,带来他的最新观点,以下是专访内容: \n问:一年以来,美中之间发生许多事件,包括贸易、科技、经济、政治,武汉肺炎疫情后更加紧张,你怎么分析美中关系的变化? \n答:美中议题我已关注多年,其实在美国,对中国的立场一直有二派:亲中派、反中派,所有的政策决定,都是这两派平衡下的结果。 \n1978年邓小平主导中国改革开放,一直到十年前,美国的中国政策都是亲中派占上风。他们相信,中国富裕之后,市场会愈来愈开放,并走向民主之路。相对的,反中派则认为亲中派疯了,共产党的独裁者不可信任。 \n2001年,在美国亲中派主导下,中国终于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市场逐渐开放。在胡温主政时期,你可以和任何人、随时谈论大部分的议题。直到习近平上任,情况有了戏剧性的转变,新闻自由受限,人权律师入狱,中国军队在南海、台湾、钓鱼台海域挑衅,现在又与印度发生边境衝突。 \n美国很快察觉情况不妙,白宫在5月发表一份《美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报告一开头就承认政策方向错误,这是几十年来首见的认错,格外令人重视。而美国对中国的政策转向,我已在去年演讲指出,正在进行中。 \n实际上,这份白宫报告是延续2019年6月美国国防部的《印太战略报告》,那份报告写到美国如何与区域民主国家加强伙伴关系时,将台湾列为「国家」,这是美国自1979年与台湾断交后,第一次将台湾称为国家,这回答了你的问题,美中关系出现巨大改变。 \n美国大选难料 拜登亲中立场已转变 \n问:美国对中国战略转向后,我们应该注意什么? \n答:白宫承认过去的中国政策是在「理想主义」的基础上,对中国路线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现实上,中国并未朝向民主前进,就连开放社会、开放市场也没有实际进度。白宫报告中有段话非常重要,「为了保护美国利益,我们不怕麻烦,寧可忍受双边关系出现更大的摩擦」,讲明了美国的因应之道。 \n(本文节自《财讯双周刊610期》)

  • 美陆谈判大乱斗!这只大象惨败先投降?

    美陆谈判大乱斗!这只大象惨败先投降?

    美媒传出,美陆初步贸易协议恐延至明年签署,显见双方谈判再度陷入僵局。 对此,野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表示,贸易战造成大陆成长放缓,经济损失更甚于美国,可能促使陆方在贸易角力战中先让步投降。 \n \n大陆第3季国内生产毛额 (GDP) 年增率降至6%,创下27年来最差表现,而国际货币基金 (IMF)甚至下修2020年大陆GDP,从6%调降至5.8%,预估大陆明年经济成长进一步下滑。 \n \nCNBC报导,辜朝明在最新报告中指出,大陆经济放缓趋势日趋明显,反观近几个月来,美国经济出现反弹,就业数据持续强劲超乎预期,他认为,贸易战给大陆经济造成的损失大于美国,这可能促使大陆率先投降。 \n \n华尔街日报19日引述消息人士指出,美陆于今年签署初步贸易协议的计画可能生变,原因是双方在关键问题上仍存在分歧,如北京要求全面取消关税,川普则坚持大陆需採购500亿美元美国农产品等。 \n \n川普今日再次表示,美国持续与大陆进行磋商,「他们比我更想达成协议,但问题是,我是否想达成协议。」 \n

  • 《金融》辜朝明:为了美国输不起贸易战,FED要降息

    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今针对中美贸易战和川普执政下的美国双率政策作解析,和低利政策下的经济发展。辜朝明表示,中美贸易战已经从最开始双方贸易赤字平衡,演变成中、美双方谁也「输不起」的战争。中国倾全力保卫,美国也面临不能输的压力。川普上任以来,FED已经升息了8次,但是美元依然是相对偏弱,这也就是说,川普已经对美国的匯率和利率发生影响性。 \n 至于如何在低利率的环境下创造经济成长,辜朝明建议政府成立独立的财政政策委员会,不管是现在或是未来的执政党,应遴选公正的财经产、政、学界人士,推动高于0.6%报酬的公共建设,让政府来作公共支出带动民间消费。 \n \n 辜朝明指出,今年美国的经济成长和企业获利并不差,理应要升息,但今年5月的中美贸易战,改变了FED的利率决策。如果FED升息,造成美国企业经营出现困境,那么川普要再怎么和中国坐下来谈一场会赢的谈判。所以,FED也不得不支持川普採取逆势的降息。也就是说,FED降息是为了川普「输不起」的中美贸易战。 \n 川普多次的发言更暗示他不乐见美元强势。他曾表示,强势美元让美国处于不利地位,并指责中国、欧盟操控匯率,美国也该这么做,不然就只能像个傻瓜,礼貌地坐视其他国家操弄匯率。 \n  \n    \n \n

  • 《金融》上海中美贸易谈判前,辜朝明:美强硬声浪渐大

    中美贸易在上海的谈判,将在下周二举行。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今针对中美贸易战专题演讲。辜朝明表示,在美国的工会,甚至是国会,有愈来愈强硬的态度主张「不能轻易放过中国」,也意味着川普不会轻易的放过中国,找回欧巴马错失的8年渐成为共识。习近平上台后,採取了较高压和民主背道而驰的各项动作,让美国认为自己被骗,习近平的态度是中美贸易战能否缓解的关键因子。 \n \n 美国财长米努勤(Steven Mnuchin)将与美国贸易代表赖海哲(Robert Lighthizer)率团,下周一(29日)前往上海,并在下周二(30日)举行为期两日的中美贸易谈判。米努勤说,上海具开启中美关系正常化进程意义;有分析认为,选址上海而非北京可营造不一样的氛围,避免过往在北京谈判的各种不愉快影响谈判的状态。 \n 辜朝明表示,自已亲身参与了25年前的日美贸易战,当时贸易战打得很凶;现在中国对美国有意见认为美国是侵犯了主权,中美双方都有很情绪化的反应。经济学上说的贸易要平衡才能走得下去,但现在贸易失衡,美国的贸易赤字大都是来自亚洲,过去受影响的人数不多,但现在受到自由贸易的受害者增加,尤其是内陆地带的美国民眾。 \n 辜朝明今出席财讯2019年影响力论坛。财讯社长谢金河则认为,今年台商资金和人才回流,是过去30年以来所未见,也是台湾经济可以有「别开生面」的开键年,但政府应该在「一例一休」、「外劳本劳脱鉤」等问题上处理得更有弹性。 \n \n

  • 欧央货币政策日本化 辜朝明:其实没那么糟

     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Nomura Research Institute)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Richard Koo)表示,欧洲决策者对「日本化」有过多疑虑,他认为欧洲央行货币政策若跟随日银脚步,其实无须过度担忧。 \n 辜朝明近日在接受CNBC主持人塞奇威克(Steve Sedgwick)访问时指出,欧洲决策者太过担忧日本化,他们害怕将面临经济成长缓慢、通缩以及市况将每况愈下的处境,「事实上,身在日本的我们实际情形并没有那么糟糕」。 \n 「日本化」意指一个经济体能够长期承受低成长、低通膨的情况,也因此利率一直维持低水位。 \n 欧洲央行(ECB)因忧心未来数月经济扩张将大幅减速,已在3月宣布延迟利率「正常化」计画,并且表示将提供银行更多流动性,至于最快升息时间,就打算延至2020年。此举引起一些市场人士的疑虑,认为ECB正採取与日本央行相似的策略。 \n 自全球金融海啸爆发以来,欧元区或日本的利率皆未曾走升,反观同期间美国联准会已升息9次。 \n 辜朝明表示,欧洲决策者可以从日本的「失落十年」(lost decade)汲取经验。失落十年意即日本在30年前发生资产泡沫化,其后在1991到2001年期间经济萧条,利率趋近于零。 \n 辜朝明指出,当时日本全国商业房地产价格崩落87%,对日本企业和家庭的财务造成严重的打击。 \n 他说:「不过自此之后,日本GDP(国内生产毛额)从未低于泡沫化高峰时的水准……失业率也未曾再超过5.5%。因此,倘若这称之为日本化的话,其实也不是那么糟糕。」 \n ING分析师3月底警告,欧元区已有日本化的迹象,可能步上日本的后尘,开始走向低成长、低通膨,以及採取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 \n 自日本资产泡沫化以来,该国债务占GDP比重已膨胀至238%,远高于全球任何一个国家。

  • 辜朝明:财政政策救经济时代来临

     量化宽松十年,台湾储蓄率高,但借款消费、投资的人却愈来愈少。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昨(7)日在CFA台湾分会演讲时直指,台湾低利下,储蓄率竟还占GDP高达12%,相较美国仅5%,这是个相当大的警讯,因此现阶段已不是货币政策为王的时代,而是应该多使用财政政策的时代! \n 此外,辜朝明指出,教科书上对自由贸易有个假设,它假设各个贸易个体的进出口是平衡的,实际上却不是这样,像台湾、中国就对美国出超,美国一直入超,贸易并不平衡,所以川普想把工厂移回美国。他说,上一次的贸易平衡时代在1990年间,现全球贸易愈来愈不平衡,自由贸易下的受害者会愈来愈多。以美国来说,东、西岸人民是自由贸易的受惠者,但中部则是经济弱势,而自由贸易下的美国本土受害者,多到让川普当选。 \n 辜朝明分析,从货币流动性的几个重要指标来看,过去货币基数(monetary base)、货币供给、银行贷款这3条趋势应该是一致的,金融海啸后,各国推行量化宽松政策,虽然货币基数一直大幅增加,但其他二个增幅有限,近十年才增长一点,反映十年来的货币政策无法传导到实体经济。 \n 辜朝明表示,台湾的问题较不一样,3个指标比较同向并都上扬,但钱却不知到哪,他开玩笑说,这正是他没考虑接央行总裁的原因。 \n 辜朝明分析,全球经济发展可分3期,早期是以「财政政策为王、货币政策」为辅,黄金时代则是「货币政策为王」,但现在已进入「Pursued Era(竞逐的时代)」,未来要以财政政策主导经济。他并提出资产负债衰退(Balance Sheet Recession)理论,在金融海啸后,大家都开始去杠杆,造成现在全球经济很难走强。且现今成熟市场的借贷者都消失了,因为大家优先降低负债,没有真正消费。

  • 辜朝明:当前局势与教科书分道扬镳

    辜朝明:当前局势与教科书分道扬镳

    「企业和个人是否开始借钱」,一直是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观察各地经济是否开始復甦的重要指标。因为,许多国家的央行儘管不断放出流动性,但民间不借钱,使得央行放出来的钱并未流到实体经济中;这种情况下,维持一国的GDP (国内生产毛额)成长,就只有靠政府的力量了,也就是政府要多借钱、多花钱,让GDP维持在一定的水准。 \n辜朝明说,理论上,金融业做生意会把资金放给需要的人,当借钱的人多,利率就会上涨;借钱的人少,利率就会下跌。但自从2008年金融海啸后,大家都在还债,即使利率降到零,还是没有人要借钱,目前的状况和过去教科书所讲的经验完全不同,此时如果政府没有行动,经济活动很容易就出问题。 \n日本泡沫危机后 \n靠政府举债维持GDP水准 \n辜朝明以日本的例子来说明他的观点。日本在90年经济泡沫破裂后,日本央行把利率从8%一路降到零,还是没有人要借钱,但日本GDP却从未掉到泡沫前的水准,原因就是日本政府不断地借钱,把钱花到市场上,才得以让日本的GDP维持不坠。 \n而且,当民间都不借钱时,会使央行的货币政策效果弱化。以往当民间从本地借钱并投资在国内时,利率高低会影响到借款行为,央行的货币政策可以影响经济发展;但当大家都不借钱时,央行的决策力量会变得很小,此时若民眾仍依赖央行的决策来振兴经济并不容易做到。 \n辜朝明指出,当经济陷入困境时,就算政府盖一条到哪里也不通的道路,也比无所作为要好。2016年辜朝明来台曾拜会蔡英文总统,并鼓励政府应大胆花钱,随后蔡英文政府推出总额高达8800亿元的前瞻计画,辜朝明相当赞同这项前瞻计画。但他也认为,前瞻计画在执行时必须慎选投资案,同时尽量让投资计画的报酬率能高于政府举债的融资成本,这样即使前瞻计画的金额非常庞大,也不会成为政府的负担。...【更多精彩内容,请见《财讯双周刊》】

  • 辜朝明示警 未来2个月 贸易争端仍无解

     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26日明确指出,川普掀起的全球贸易战「现在才要开始!」中国大陆因为与美国贸易逆差实在太大,才成为第一个被推上台面修理的目标,台湾、日本、韩国若不好好处理与美国的贸易失衡,很快就会被烧到,全球皮都要绷紧点。 \n 「未来2个月,贸易争端等问题肯定不会有解」,辜朝明在金融论坛上专题演讲。他提醒与会听眾,全世界财经问题近两年都围绕在川普个人上,他的年度演讲甚至简报檔都不必更换内容,川普会十分坚持于解决美国对各国的贸易失衡,不达到目的,不会罢手。 \n 辜朝明指出,川普点火全球贸易战的原由,要回顾到第二次世界战后、GATT签署,当年推动自由贸易的美国,认为时空环境已然改变,自己现在是受害者,「川普是这群受害者选出来的总统,他会相当坚持给于选民承诺」,因此对外要求还给美国一个公平贸易的环境,并把重点放在与美国贸逆差最大的中国身上。而且过去会替中国向华府说情的中国落地美商,现在也反向指责中国窃取技术,更坚定川普对此议题「绝不罢手」的决定。 \n 辜朝明提醒,全球演变和今日的经济发展已不符合传统经济学理论,QE之后凸显货币政策、低利率,通通救不了民间部门投资信心,传统政治家无法处理现在的消费、投资,选民也不爱老政客,造成各地都是「素人当政」,当今执政者若要带动经济再起,做对的财政政策比货币政策更为重要。 \n 「台湾情况,正是如此」,辜朝明点名台湾的前瞻建设是正确的决策,由政府举债投资基础建设,只要执行有慎选投资案,其10年投报率超过10年期公债殖利率,就值得好好做,接下来能鼓励、带动企业和个人借钱,唯有民间借钱,央行放出来的钱可以流到实体经济,活跃经济活动,滋养GDP成长。

  • 《金融》辜朝明:川普不满自由贸易受害人口增加,贸易战才刚开始

    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指出,中美贸易战才刚刚开始,未来可能会愈演愈烈。贸易战对一直以来的全球化不利,但是全球化也已经造成一些问题,美国虽然有庞大的贸易赤字,却由于美元过于强势,而无法调整赤字。 \n 辜朝明指出,美中贸易大战,火力直扫金融市场!台湾不应该像以往一样,过度依赖中国,被美国误认为双方关系密切,可能因此受到牵连。让美国受害于自由贸易的人减少,这是川普的基本论点。共和党和民主党忽略了中间选民,而川普胜选也亦谓着中间选民的意见更为重要。 \n \n 辜朝明指出,川普也不是完全不可预测,至少竞选时的承诺大都实现了,这方面有其一致性。中美贸易战,现在只是刚开始,不只是美中,可能台湾、日本和韩国这些对美国有大量出口的国家都要担心。 \n 此外辜朝明还指出,美国总统川普是个急性子,他做的事既非基于长线,也不正确;万一大家认为保护主义已经失控,就可能导致股市崩溃。 \n 辜朝明也认为,「企业和个人是否开始借钱」,一直是辜朝明观察各地经济是否开始復甦的重要指标。因为,许多国家的央行儘管不断放出流动性,但民间不借钱,使得央行放出来的钱并未流到实体经济中。从这样的角度来看,美国总统川普大手笔投资在基础建设,辜朝明认为觉得是对的,台湾政府推动的前瞻基础建设计画也是同样的道理。 \n 辜朝明认为,前瞻计画在执行时必须慎选投资案,让投资计画的报酬率能高于政府举债的融资成本,达到财务自偿,这样即使前瞻计画的金额非常庞大,也不会成为政府的负担,政府借钱投资就是对的。 \n \n

  • 不只是场贸易战 辜朝明:台湾应致力推动与中国区别化

    不只是场贸易战 辜朝明:台湾应致力推动与中国区别化

    美中贸易大战,火力直扫金融市场,《财讯》双周刊专访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解析美中局势、全球货币政策及经济发展前景,并对台湾提出建言,以下为专访纪要: \n \n本刊问(以下简称问):你如何评估美中贸易战的衝击?川普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n \n辜朝明答(以下简称答):我在2个月前去了华盛顿,熟悉华府运作的朋友告诉我,贸易战「只是刚开始」,川普至今没有任何想停止的意思,我担心局势朝不利发展。事实上,这不只是一场贸易战,我认为是地缘政治的竞争。 \n \n很多共和党员认为,在欧巴马时代,美国对中国的想法太天真了(编按:指中国会融入国际社会,走向民主体制),中国自然乐于顺势在南海积极部署。现在,共和党员认为美国必须扭转这种局面,这正是华盛顿政坛的气氛。如果中国在南海没有那么多争端,美中有机会停留在贸易战,但过去因为欧巴马的松懈,如今已演变为地缘政治问题。 \n \n川普支持者反倒受伤最深 \n \n问:美中争端为地缘政治的一环,双方贸易报復的后果会如何? \n \n答:这很复杂,美中在经济非常相互依赖,例如苹果手机主要在中国制造,却卖到美国,类似的商品很多,如果不能正常贸易,美国人、美国公司都会受伤。已有很多大公司向川普表达「请你小心,否则美国受到的伤害可能比中国大」。 \n \n不过,川普知道华尔街、企业界并非他的支持者,他的选票以蓝领阶级为主,而川普十分忠于他的支持者。事实上,这些支持者将是受他政策伤害最深的一群人,他们自己却不知道,这是以前从未有的现象。...【更多精彩内容,请见《财讯双周刊》】 \n延伸阅读:

  • 日本最受信赖经济学家 预言美国经济风险

    日本最受信赖经济学家 预言美国经济风险

    台湾时间2月3日,美国薪资成长数据缔造近9年来最强劲表现,与此同时,美国10年期公债殖利率跳升至2.852%,创下近4年新高,可能促使通膨压力升高。至2月5日的短短2个交易日,美股就狂泻逾1800点。 \n \n这是股市回檔修正?或是牛市终结的讯号? \n \n去年十月起,美国联准会(Fed)开出退出量化宽松(QE)的第一枪,市场预期欧洲央行将于今年9月跟进,市场资金将因此从宽松走向紧缩。 \n \n值此之际,《商业周刊》独家专访被日本金融界誉为「最受信赖经济学家」的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他曾指出,量化宽松并不能力挽狂澜,反而引发严重的市场动盪。过去一年来,是全球资本市场的盛宴,2月的股市修正,背后隐含今年的哪些经济变化?以下是专访纪要。 \n \n债券熊市到了? \n大买家Fed缩手,市场难消化 \n \n《商业周刊》问(以下简称问):美国联准会已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简称缩表),但因应税改通过,以及扩大基础建设法案,财政部将加码发债,债券市场会迎来熊市吗? \n \n辜朝明答(以下简称答):有可能,因为联准会已经开始让量化宽松退场。 \n \n过去QE期间,联准会大量购买债券,并在债券到期后,由财政部支付联准会费用,其再将该笔收益再次投入债券市场。不过,财政部并没有这笔经费,只能依靠发行新的债券因应,也就是从企业端借钱来支付。 \n \n然而,去年10月起,联准会宣布缩表,债券到期后将不再购债,等于财政部依然发行新的债券,却少了联准会这个最大的购债方,因为这笔费用将不再回到债市,企业与投资人也因此变得紧张,市场恐无法消化这些庞大的债券。 \n \n根据美国财政部的发债计画,其举债金额将逐年增加(编按:2018财政年度将举债9千550亿美元,较前一财年增幅84%,未来两个财年举债额估计会增至一兆美元),明年起美国财政赤字将较目前翻倍,可能对利率造成上行压力,所以我认为债券市场今后不会特别好,也会影响股市表现。 \n \n因此,联准会新任主席鲍尔(Jerome Powell)走马上任后,将面对巨大无比(humongous)的挑战。儘管缩表金额初期不大,但随着时间推移,影响将会越来越明显,加上多数国家已充分就业,基准利率有不得不上涨的压力,川普(Donald Trump)又不希望美元太强,综合考量下,若利率能缓步上升,让市场都能消化的话,也许还能安然无恙,但若出现意外,我不确定鲍尔是否有勇气和胆识迅速採取行动应对恐慌,这将是今年最大的风险。 \n \n美元应升未升会持续? \n关键在川普看重贸易逆差 \n \n问:川普上任后,美元持续走弱,亚洲货币则随之升值,弱美元会成为未来的趋势吗? \n \n答:虽然联准会逐步提高基准利率,也尝试让QE退场,照理来说美元应该要走强,但美元还是积弱不振,原因就在于川普相当重视贸易问题。 \n \n川普之前的3位总统任内,贸易并非他们关注的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按照利率差异,决定美元应该升值或贬值,但是川普上任后,全球便处于和过去截然不同的环境,「贸易逆差」才是他的关键字。 \n \n美国财政部长梅努钦(Steven Mnuchin)日前表示,弱美元有助贸易,虽然川普隔天回应不希望美元太弱,其实他的意思是美元长期会走强,不是明天就走强,别忘了,美国是一个巨大的赤字国家,这意味着美元将承受压力,短期内欲升值不易,且这并非只是川普现象,就算他不当总统,下个继任者依然不会改变现况。 \n \n税改通过,助升美元? \n企业恐先拿减税的钱还债 \n \n问:美国税改方案通过,有不少企业表达返美的意愿,这不会帮助美元走强吗? \n \n答:减税将可帮助美国经济,尤其降低企业税率是正确的做法,但何时会真正产生影响?我认为至少近几年内不会看到。 \n \n距离美国上次大幅度减税,已经是30年前雷根(Ronald Reagan)任内的事,花了他2个任期、加上继任者老布希(George H. W. Bush)一任,总共12年的时间,直到柯林顿(Bill Clinton)时期,才真的有了效果,所以我们也必须记住,儘管我认为川普的税改,有部分是好的项目,但是要期望美国经济就此起飞,我想可能会失望。 \n \n至于个人税的部分,如果你是进口商,早在3年前,油价下跌的时候就是一个大幅度的减税了!当时油价跌至1桶约30至40美元,许多人认为经济会好转,事实上并没有,原因在于,多数的企业在金融海啸之后,仍在修復其资产负债表。 \n \n事实上,美国、欧洲与日本的企业其实已有鉅额的盈余,这不是坏事。然而,儘管企业的资产负债表已完全修復,他们仍没有意愿借钱,这在零利率或负利率时代,是「非常不寻常的」。 \n \n所以我认为,企业对资产负债表仍不满意,即便减税,他们就「左手拿钱、右手还债」,用这笔钱来偿还债务或增加储蓄,这个过程目前也还在持续当中,所以现在帮他们减税,我敢肯定,他们还是会用这笔钱来偿债。 \n \n欧洲前景乐观? \n復甦依赖出口,欧元不能强 \n \n问:欧洲的经济正走向復甦,欧元也跟着走强,我们可以乐观期待今年欧洲的经济成长吗? \n \n答:欧元区的经济确实正走在復甦的轨道上,不过,其内部国家的失业率仍居高不下,而且有通缩的现象,所以经济復甦的动能,主要来自出口的驱动,也就是依赖美国与中国等经济体復甦的影响,让欧元区得以出口商品,推升其经济表现。 \n \n正因如此,欧元不能变得太强,一旦欧元走高,就会拖累出口表现,欧洲的经济成长也将随之停止。 \n \n同理,美元与欧元此消彼长,欧洲央行格外担心美元走势,总裁德拉吉(Mario Draghi)对于货币政策的调整也非常小心,因为欧元区復甦力量来自外部,所以利率一旦正常化,就会推升欧元走势。 \n \n儘管多数人认为欧洲央行今年9月将会停止购债,但我预期「没有这么容易」,只要欧元继续升值,欧洲央行就会延长购债的时间。 \n \n【更多报导】 \n※精彩全文,详见《商业周刊》1578期。 \n※本文由商业周刊授权刊载,未经同意禁止转载。 \n \n

  • 愿意接央行总裁吗?辜朝明回应是...

    愿意接央行总裁吗?辜朝明回应是...

    央行总裁彭淮南将于明年卸任,接任人选备受关注。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被外界点名是热门接棒人选之一,当被问及是否愿意出任央行总裁,辜朝明笑回:「I don't know(不晓得)」。 \n经济日报报导,辜朝明近日出席活动时,被媒体询问,如果蔡总统徵询,是否愿意出掌央行总裁?他的回答是「不晓得」,并表示这个职务得会说中文,媒体向他表示,语言并不是那么大的问题,若被徵询,是否愿意放弃美国籍?他则说「这更困难」。 \n除了辜朝明被市场点名接棒,外传央行副总裁杨金龙、台银董事长吕桔诚、「外匯教父」台北富邦银行董事长陈圣德也在府院考虑的名单中。 \n

  • 《财讯双周刊》辜朝明:台湾被追赶,小英要快行动

    《财讯双周刊》辜朝明:台湾被追赶,小英要快行动

    今年全球政经情势发展诡谲,《财讯》双周刊再度邀请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分析全球政经情势,并对小英总统提出振兴经济的建议。 \n \n前瞻基础建设计画吵得沸沸扬扬,对于台湾究竟利弊如何?美国总统川普、法国总统马克宏等政治素人执政,对全球政经情势有什么影响?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E)准备退场,经济前景如何?《财讯》双周刊8月23日在台北晶华酒店举行影响力论坛,再度邀请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分析全球情势,并对台湾政府提出建言。以下是演讲摘要。 \n \n资本主义社会为什么会出现负利率,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不但经济的情况奇怪,连政治也常有让人跌破眼镜的消息传出,例如英国脱离欧盟、原先不被看好的川普当选美国总统、欧洲极右派政党抬头等。 \n \n川普入主白宫震惊全世界,主因是我们接收的资讯,往往来自东西岸。美国中部向来被认为是「飞越州」,大家造访美国,不是直接到东岸的华府、纽约、波士顿等地,就是到西岸的好莱坞、硅谷等地,越过发展比较落后的中部各州。但川普造访这些地方,问当地民眾「如果我进了白宫,可以为你做什么?」被忽略20年的民眾觉得有人关心他们了,于是把川普送进白宫。 \n \n评川普》 \n视中国为最大的经济敌人 \n \n川普为了提振美国经济竞争力,实施两项政策,第一是基础建设投资计画,事实上美国彷佛停留在上一世纪的铁路等建设,也的确需要改进;第二是法规松绑、改革税务,像我在美国报税,要准备一吋厚的资料,只好花7000美元找会计师帮忙。因此我认为实施这两项政策的方向正确。 \n \n不过川普其他的政策令人不敢恭维,尤其外交政策,是一个很大的风险。川普认为「世界经济最大的敌人是中国,而中国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因此他拉拢俄罗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了解这种情况,3月甚至飞到佛罗里达,直接和川普说,中国不会再处处和美国作对。这有点令人难以想像,因为中国人最爱面子,习近平人坐在北京办公室,眼见川普说中国是罪魁祸首,没等至少半年后再去见面,却肯在短时间内就去美国示好。不过最近习近平又做了路线调整,双方关系变得比较紧张。十九大召开之后,中国和美国的互动,值得持续观察。 \n \n美国一年的贸易赤字金额高达7000亿美元,很多人丢了工作,这些自由贸易的输家觉得自己长期被忽略,而川普是美国人民一票一票选出来的,当然必须顾及他们的饭碗。不过在提振本国经济力之际,川普和各先进国家一样,都要思考「资本报酬率」的问题。【更多精彩内容,请见《财讯双周刊》】

  • 《金融》辜朝明:政府应带头借钱,投报率逾1.2%可行

    曾被点名为下一任台湾央行总裁接班人的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表示,不要以为货币政策就是万灵药,从美国大萧条时期的经验、甚至是日本与欧洲的现况,如果财政政策没有充分配合,不但会延误经济復甦的时机,更将助长民粹主义盛行。 \n 辜朝明认为,目前大家对于QE(货币量化宽松)及货币政策的讨论,依然停留在教科书的想像,相信低利率,会刺激资金需求,令经济復甦。但从实际的数据来看,低利率并未带动银行借款上升;事实上,企业及个人借贷的比重反而下降,因为大家减低债务的过程太痛苦,不敢再去借钱,造成货币政策失效,这时候,只有政府的财政政策可以弥补总体需求的缺口。 \n \n 辜朝明认为,台湾尚未陷入资产负债表衰退的窘境,但却面临低经济成长的困境,先进国家如美国、日本,也面临共同问题:私人部门投资不足,而且企业会投资在报酬率最高的地方,大多不会投资在本国。这样的情况下,政府应带头借钱投资,增加财政支出,但是要聪明花钱。 \n 辜朝明也督促蔡政府当务之急是要成立一个独立的委员会,挑选能「自给自足」(self-financing)的计画。所谓自给自足的计画,是指台湾公债值利率1.2%,投资报酬率超过1.2%就应该去做,但为避免政治人物乱提案,应找一流人才成立一个独立委员会,协助政府决定投资案的优先次序。 \n 对于美国联准会将开始缩表,辜朝明说,美联准会选择先升息再处理QE退场,其实也是先给大家打预防针,创造缓衝空间,预期欧洲也会跟进这样做法。他表示,过去印钞推升股价,缩表之后,要小心股市原物料价格都会受到调整。 \n \n

  • 野村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怪!台湾人、企业都不借钱

    野村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怪!台湾人、企业都不借钱

     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昨(23)日指出,欧美央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带来极低利率,台湾民间企业存款占GDP比重自2008第4季至2017第1季的年平均达12.71%,是世界各国第一高,也远高于亚军日本的8.57%,「台湾民眾、企业不借钱,因为担心未来、看不到前瞻」。 \n 他建议,解决对策可由政府以自筹财务模式进行投资,拉动民间部门一起参与。 \n 辜朝明昨天秀出一张比较表,其中包括台湾在内的14个经济体,以「2008第3季之前的5年」,「2008第4季至2017第1季」,以及「最近4个季度」三个不同时点分析,欧美等发达国家的企业习惯于借款融资,在金融海啸期间财务转为保守,现金部位普遍上升,近一年渐渐回到原有作法,只有台湾每项数值愈垫愈高,最近4个季度还进一步上升至12.75%。 \n 「这实在太不正常」,辜朝明指出,20、30年前,央行降息肯定可以吸引资金需求端,央行利率决策能够影响经济,现在民间部门不借钱、政府部门不敢借钱,货币量化宽松在台湾没有真正带动投资,而是让台湾股市跟着全球资金流入而上涨,央行决策的力量很小。 \n 他强调,央行能左右经济景气的时代早过去了,现在「不借钱」的状况更从金融机构向非金融机构扩散,企业负债率近零,全球罕见。 \n 辜朝明一直建议政府应透过扩大财政、加强投资,领头拉动经济活络,也曾多次向台湾的央行、财经部会提醒,「不要担心财政失衡,台湾没有欧美政府的赤字病症」。 \n 他昨天再度强调,蔡政府提出的8,800亿元前瞻计画,增加政府支出是正确的方向,但需附带前提:政府要聪明花钱,原则一是前瞻建设的投资报酬率必须大于资金成本;原则二是尽可能自行筹资(self-financing)、或接近自行筹资,也能邀请企业一起出资,企业界能看到未来发展,民眾对经济建设有信心,整个台湾才能往前走。

  • 《财讯双周刊》辜朝明:川普压抑美元 吓吓而已啦

    《财讯双周刊》辜朝明:川普压抑美元 吓吓而已啦

    《财讯》专访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解析全球货币政策及经济发展前景,以下为专访纪要: \n问:虽然联准会在升息,但美元指数近期走弱,联准会及美国财政部是否担心市场对美元失去信心?因为这将影响美国未来发行国债筹资。 \n答:他们尚未担心这个问题。首先,美国经济已经復甦,但并未全面走强,最明显的指标就是通货膨胀的数字不强。其次,美国总统川普并不喜欢强势美元。 \n上述两个影响美元走势的因素,和一年前最大的不同在于,当时市场只看见美国升息将拉升美元匯率,但是川普上台后,还要加上平衡贸易赤字的因素。因为川普要平衡贸易赤字,美元贬值是其中一个有效的办法。当市场上愈多人理解这一点,美元就不易太强,因为川普随时会跳出来打压强势美元。 \n问:一旦联准会缩表后,财政部要帮国债找新的买家,所以美元匯率也不能太弱? \n答︰是的。这就是我一开始说「美国尚未担心市场对美元失去信心」。 \n川普嘴上说说(lip service)要美元贬值是可以的。一旦美国财政部开始干预匯率,真的让美元贬值,就要担心资金外流的问题。 \n如果投资人不想持有美国债券,卖掉债券离开美国,美债殖利率会衝高,对于美国经济十分不利。所以,川普可以口头上压抑美元,吓吓市场,但也仅止于此,不会再有进一步的动作了。 \n问:当美国和欧洲要开始紧缩货币政策,美国又想扩张财政政策,这对金融市场的资金流动有什么影响?资金会逃离债市吗? \n答:现在的情况是,美国已经开始紧缩货币政策,欧盟还没有真正执行;美国的扩张性财政政策也还没有开始。 \n川普并非口头说说,他当然想增加基础建设支出。但是,民主党的议员一直在阻挡,我们不知道结果会如何。如果国会通过川普的扩张财政政策,一些钱会从债券市场移到股票市场;如果民主党议员成功阻挡,那就维持现状,不会发生任何事,债市和股市一定会失望。 \n事实上,扩张财政是对的政策,因为私人部门不愿意借钱,得靠政府多花一点钱。 \n问:你认为联准会主席叶伦表现如何?明年可能更换主席吗?这对经济及金融市场是风险吗? \n答:我觉得叶伦女士做得很好,能被提名连任是最好。 \n我们并不知道谁是继任者。如果继任者清楚联准会退出QE的整体计画,为何要缩表的原因,他能够持续做下去,就不会有风险;如果这个人不希望移除超额准备,可能让泡沫有吹起来的可能。 \n【更多精彩内容,请见《财讯双周刊》】 \n延伸阅读:

  • 《财讯双周刊》辜朝明:经济未完全復甦 缩表时机恰当

    《财讯双周刊》辜朝明:经济未完全復甦 缩表时机恰当

    《财讯》专访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解析全球货币政策及经济发展前景,以下为专访纪要: \n问:联准会计画缩表,是否代表○八年以来的资金派对结束?你认为现在是启动缩表的好时机吗? \n答:是的,资金派对结束,人们会有些紧张。 \n我认为联准会必须在美国经济完全復甦之前,就要结束资金派对。一旦经济完全復甦,民眾开始借钱,如果此时联准会才去移除QE,利率可能一下子衝很高,会导致更大的混乱。 \n现在美国经济OK,还不算是完全復甦。私人部门(企业及民间),仍然没有开始借钱,即使利率这么低,还是在存钱(编按:○九年以来平均民间储蓄占GDP(国内生产毛额)比率为5.2%,过去一年则为4.1%)。所以这是缩表最好的时机,联准会最好的策略就是在私人部门开始去借钱之前,把QE移开。而且,早做比晚做好。 \n问:你认为联准会的利率目标在哪里? \n答:事实上,利率目标不是很重要。联准会至今已经升息四次,但是美国债券殖利率尚未反映此事(编按:8月3日为2.226%)。这就是因为,美国民眾还没开始借钱,他们还在储蓄,储蓄占GDP依然有4.1%。 \n联准会升息只是为了防止万一,不希望通膨恶化才动手。因为,至今无人有经验执行联准会首次的缩表,这也是债券市场第一次经歷缩表,联准会很担心债市有不好的反应。 \n然而,美国至今已经升息4次、一个百分点,债市依旧平稳,联准会可以拆解债市的反应,这正是退出QE计画的目的,联准会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就是要做减震器(shock absorber)。 \n问:观察美国十年债殖利率的变化,可作为债市安全的指标吗? \n答:目前十年债殖利率在2.5%以下都OK,假如这个指标上升到3%,将是一个很不好的现象,股票、债券、不动产都会大跌。此时联准会可能传达「喔喔,这并不是我的意图」,先暂缓计画,甚至可能引导利率下降,这就是整个升息计画的重点。【更多精彩内容,请见《财讯双周刊》】 \n

  • 《财讯双周刊》辜朝明:民间不借钱 政府要多花钱

    《财讯双周刊》辜朝明:民间不借钱 政府要多花钱

    「缩表」箭在弦上 预示全球资金流向 \n美国将开始执行缩表,资金派对结束,全球经济及资金局势将有什么变化? 台湾的前瞻计画,能够达到刺激经济的效果吗?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深入解析未来趋势。 \n今年4月美国联准会公布的3月会议纪录,首度透露将缩减高达4.5兆美元的资产负债表(简称缩表),这是联准会主席叶伦在2015年底升息之后,主导的另一项大工程,也象徵着○八年金融海啸以来,一肩扛起刺激景气任务的宽松货币政策,进一步地淡出。 \n美国是目前经济復甦脚步最稳健的国家,联准会也是停止购债、升息、缩表的领头羊。目前,美国债市走势稳健,10年期国债殖利率维持在2.3%的健康水准;美国股市亦频创新高,道琼工业指数近日站上2万2000点大关。 \n缩表时程》 \n经济未完全復甦 时机恰当 \n叶伦一连串的动作真能带领QE(货币量化宽松)静悄悄地退出市场吗?资金流动方向将因此改变吗?另一方面,一七年台湾央行总裁将出现新脸孔,货币政策的重点在哪里?台湾经济的契机何在? \n在此关键时刻,《财讯》专访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辜朝明,解析全球货币政策及经济发展前景,并提出对台湾的建言,以下为专访纪要: \n问:联准会计画缩表,是否代表○八年以来的资金派对结束?你认为现在是启动缩表的好时机吗? \n答:是的,资金派对结束,人们会有些紧张。 \n我认为联准会必须在美国经济完全復甦之前,就要结束资金派对。一旦经济完全復甦,民眾开始借钱,如果此时联准会才去移除QE,利率可能一下子衝很高,会导致更大的混乱。 \n现在美国经济OK,还不算是完全復甦。私人部门(企业及民间),仍然没有开始借钱,即使利率这么低,还是在存钱(编按:○九年以来平均民间储蓄占GDP(国内生产毛额)比率为5.2%,过去一年则为4.1%)。所以这是缩表最好的时机,联准会最好的策略就是在私人部门开始去借钱之前,把QE移开。而且,早做比晚做好。【更多精彩内容,请见《财讯双周刊》】 \n延伸阅读: \n

回到页首发表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