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跑者來說,補給站供應無限量的水杯,似乎是理所當然之事,然而5秒內飲完即丟,隨著賽事數量暴增、留下的垃圾也更可觀,愛跑步反而成為製造垃圾的幫兇。現在除了有跑者自發性宣導自備水杯,也有愈來愈多主辦單位響應,在會場只提供環保杯,垃圾量可減少2/3。2014年是台灣路跑賽大爆炸的1年,舉辦高達5百場路跑賽,跑步最重要的補給就是水,歷來最快速供水的方式,就是在補給站擺滿了水杯,方便跑者通過時拿取、用完就丟,每個補給站都比照辦理。水杯在手裡停留時間往往不超過5秒鐘,開始有跑者覺得:「好像有點浪費。」於是把水杯捏在手裡帶著跑;但也有跑者HIGH過頭,水喝一些、頭再淋一點,也不管垃圾桶在哪裡,很率性把水杯往身旁一甩,「國外選手不都這麼做?反正我付了錢,主辦單位會撿啊!」這又是另一種聲音。

一個跑者在一場賽事用掉多少水杯?主辦多場賽事的台灣超級鐵人運動發展協會理事長龔家龍說:「30個水杯。」他是這樣估算的,約每3至5公里會設一個補給站,以全馬來說,一趟大約會通過5個站,每個選手在1個站可能用到3個水杯,用來喝水,喝運動飲料以及沖涼用,全程兩趟估計用30個水杯。

水杯用量3千萬個對於路跑主辦單位來說,水杯是必要消耗品,無法重複使用,甚至還要有預備用量以策安全,國內賽事若平均2千人來算,以去年有5百場為例,使用的水杯總量至少高達3千萬個。這1年來,路跑賽製造的水杯垃圾,逐漸成為被注意的現象,然而不少主辦單位即使有心想改變,又怕被跑者抗議,仍沿用原來的供水方式。龔家龍則從2013年起,就在主辦的「重量杯環保馬拉松」、「海鮮馬拉松」等賽事,全面只提供環保杯,大約250CC大小,方便一手握住、甚至還能裝水果。

這個做法最明顯的改變就是在垃圾量,以1千人賽事來說,從原本30多包減為10包。其實不少跑者早就身體力行,自備環保杯參加路跑或馬拉松。去年臉書出現一個「我跑馬,我不用免洗杯」的粉絲頁面,發起人李欣學和李佳翰,他們對於路跑賽製造這麼多的水杯垃圾感到憂心,於是用臉書平台來宣導。李欣學指出,路跑很健康、也被視為愛地球的活動,但是路跑產生的水杯垃圾一點也不環保,他想到許多跑者跑步時會扮裝,於是自掏腰包製作「愛路跑等於愛地球,我自己帶水杯,你呢?」標語,參賽時貼在背上或腰際,宣傳理念。

1杯到底垃圾減量李欣學說,現在愈來愈多賽事見到同路人,以旗子、或其他類似小標語,推廣自備環保杯跑馬,「習慣會成自然,就像不少人已經習慣吃飯時自備筷子;未來看到有跑者自備杯子,要多給他們喝采,也希望更多主辦單位響應。」大佳運動行銷負責人李國憲率先在臉書響應,他認為,多數沒有提供獎金的賽事,訴求是跑健康、也該重視環保,他打算在試辦期間,第1個補給站起只提供環保杯,到了正式施行後,進一步把環保杯做為賽事信物,「以後不拿就不計入成績。」

以甜點為主題的第2屆「甜蜜路跑」,也改提供環保杯,主辦人呂宗熹坦言受到太平山雲端漫步馬拉松賽影響,那場賽事考量活動地點在森林遊樂區內,且山上強風一吹,被丟棄的水杯很可能掉落山谷,成為汙染山林的垃圾,於是報名時只提供環保杯給跑者。跟進不用水杯,呂宗熹不擔心影響報名,他指出「甜蜜路跑」除了提供水,還有可樂、果醋等飲料可飲用,由於規則事先說明清楚,跑者都很願意配合,全場1杯到底不是問題,也大大減少垃圾量。

#環保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