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藝術家藤井智也來說,攝影是千迴百轉的思考,也是一連串與過去的抵抗。他著迷於攝影本身作為自我載體的正當性,尋找各式方法讓照片不必依靠畫面中的資訊而活,在他的創作當中,攝影是屬於當下、面向未來的呈現。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上週六下午,藤井智也本人親臨展覽現場「朋丁計畫空間」,為大家進行一段簡單的導覽與創作分享。目前旅居台灣已半年的他,在現場分享他在台灣遇到的人事物,以及與其他攝影創作者的交流、一同進行的計畫等等。

藝術家楊雅淳(左)與藝術家藤井智也(右)(圖╱朋丁 提供)
藝術家楊雅淳(左)與藝術家藤井智也(右)(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藤井智也表示:「過去的我拍照累積了許多照片,它們被收在底層,從未見光,它們等在那邊一定有其原因,這次我決定使用它們。我開始隨身攜帶這些照片、隨機地排列與沒有目的地重新複製翻拍,並透過修圖工具去進行後製,藉著修掉照片彼此之間的邊界,試圖消弭影像中所乘載的私人記憶點與線性時間軸。
」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出現在一張照片中的事物,的確是觀者眼前確實的存在,但同時照片裡的內容物也是一件再也不復返、眼前的缺席物;我想要打破這樣的狀態:透過數位修圖工具的再製加工,影像從過去的束縛中脫出,並成了抽象的斷片,它們成為一種等價的離子,從背景影像「溶出」,彷彿新生的細胞組織,開始滲透活動;這樣的重生方式挾帶著意外,並且是超越時間和物質性的存在,是連作者本身都無法干預,偶然產生的東西。
」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如果說,影像是過往至今因為時間積累、彼此牽繫而成的線狀物,透過這個方法,我的作品就可以不再是線,而是點狀物一般的存在。雖然它們還是原有的影像素材,但攝影師不再有權利去決定如何呈現它們,照片碎裂成微小而自由的粒子,自行運作,其中的私人回憶藉此釋放、不復存在,而成為只是一幅原始的影像。」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關於攝影集《Planet》

:

「當我還是小孩的時候,我曾經想過地球以外的世界是什麼模樣,但當時的我無法得到任何答案。我還記得有時候我會有某種奇妙的感受,異樣的畫面會衝進我的腦袋而我無法以文字解釋。
人類可以感覺、辨認和想像,但我們並不總是能夠透過想像而得到一個確切的事物輪廓,不過我覺得找出答案並不是最重要的。於此同時,我發現感受的重要性,這個難以名狀的「東西」,是人類擁有的基本能力。
在這本書中,我定義了一個虛構的星球,其中影像來自於許多地方,我嘗試去捕捉發生在這個星球上的循環與流動,以及其時間的流逝,將那份難以名狀的『東西』,重新呈現在紙上。

」—藤井智也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此攝影集於台灣印刷完成, 2017年5月獨立出版。

開本:210 x 297mm

頁數:40
裝幀:裸背穿線精裝、封面與封底上厚板

發行:300本,20本特別版附藝術家限量簽名攝影作品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關於藝術家

:

藤井智也 Tomoya Fujii
出生於1984年,目前居住於台北和日本。
藤井智也畢業於大阪藝術大學,主修文學,畢業後因身邊攝影師友人而開始對攝影產生興趣並開始大量拍照,他喜歡事物的背後的故事性,如文學和電影。對他來說,當今攝影的普遍性與易接近性正是讓攝影成為獨特創作媒材的原因,透過影像創作,他嘗試發現和拓展此一媒介的可能性。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他的作品曾經入選「東京前線攝影獎新視野#03(TOKYO FRONTLINE PHOTO AWARD NEW VISIONS #03 G/P)」,2016年於日本攝影畫廊G/P Shinonome展出;自製攝影書《Planet》入選2016年荷蘭阿姆斯特丹Unseen攝影節(Unseen Photo Fair Dummy Award)。

2016年荷蘭阿姆斯特丹 Unseen 攝影節(Unseen Photo Fair Dummy Award)(圖╱朋丁 提供)
2016年荷蘭阿姆斯特丹 Unseen 攝影節(Unseen Photo Fair Dummy Award)(圖╱朋丁 提供)

自製攝影書《Planet》入選 2016 年荷蘭阿姆斯特丹 Unseen 攝影節(Unseen Photo Fair Dummy Award)(圖╱朋丁 提供)
自製攝影書《Planet》入選 2016 年荷蘭阿姆斯特丹 Unseen 攝影節(Unseen Photo Fair Dummy Award)(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圖╱朋丁 提供)
#新書發表會 #攝影集 #藤井智也 #朋丁計畫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