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國外媒體報導,近期剛出版一本書叫做《屍體解剖展覽》,向人們呈現了令人驚異的人體組織,但這僅是冰山一角,在數千年的人體解剖史上,還有諸多鮮為人知的人體解剖怪異事件。

18世紀醫院患者和執行死刑者死亡之後皮膚被曬成褐色,用於裝訂製作書籍,目前這些人皮書仍保存在一些圖書館、博物館以及私人收藏。其中一個例子:1828年,英國男子威廉-科德(William Corder)是一位臭名昭著的殺人犯,他槍殺了自己的愛人,並進行毀屍滅跡。

當他被處於絞刑三天之後,允許公眾排隊觀看他的屍體,之後的兩天裡,醫院對科德的屍體進行了徹底解剖,他的頭部進行了顱骨檢查,之後解剖學家喬治-克雷德(George Creed)博士從殺人犯科德的屍體背部取下皮膚,用於訂制犯罪審訊書籍《神秘的瑪麗亞-馬藤謀殺案》,目前這部書仍保存在英國薩福克郡莫伊茲大廳博物館中。

薩爾特傑-巴爾特曼(Saartje Baartman)被南非人稱為「霍屯督人的維納斯」,當她死亡之後,其屍體進行公眾陳列,讓參觀者觀看她誇張的臀部。1815年,巴爾特曼死亡之後屍體由男性醫師24小時保管,她的屍體被解剖並製作成石膏模型。

要求返還巴爾特曼屍體的請願被忽略了幾十年,直到哈佛大學古生物學家史蒂芬-傑-古爾德(Stephen Jay Gould)在1987年《火烈鳥的微笑》中提及這一請願,才得到了廣泛關注。8年之後,1994年,南非總統納爾遜-曼德拉(Nelson Mandela)再次提出了正式屍體遣返請求書,當巴爾特曼的屍體返還時,被埋葬在她出生地的一處峽谷中,目前她被視為一位民族英雄。

古希臘醫師希羅菲盧斯被認為是人類解剖學之父,據稱曾活體解剖過600多名囚犯,這些活體解剖是在埃及亞歷山大港一所醫學院中進行的,這裡進行的公開人體解剖引來了世界各地的參觀者。在當時羅菲盧斯的活體解剖術倍受爭議,許多人對此提出了批判,但不可否認地講,羅菲盧斯的活體解剖方法對於解剖活體、呼吸狀態生物提供了寶貴經驗。在西元272年,亞歷山大港圖書館火災中羅菲盧斯撰寫的醫學書箱遺失,但是他的醫學技術被羅馬醫師蓋倫繼承發揚。

英國解剖學家威廉-哈維(William Harvey)非常著名,他發現了人體血液迴圈特徵,但同時,他親自解剖了自己父親、姐姐和表姐夫的屍體。雖然這些屍體解剖都是私下進行的,但哈維在演講時告訴學生們,從他父親的腹腔裡取出大量的結腸,此外自己姐姐的脾臟非常重。

這或許是最著名的解剖過程,1632年1月31日,醫師尼古拉斯-圖爾普(Nicolaes Tulp)博士第二次演示了公眾解剖課。這張油畫描述了圖爾普正在向醫師協會的同事們講解人體手臂的肌肉組織。荷蘭藝術家倫布蘭特-範-裡恩(Rembrandt van Rijn)是這幅油畫的作者,他將這幅油畫命名為《圖爾普博士的解剖課》,當時圖爾普正在解剖的屍體是被絞刑處死的強盜艾德蘭。

#解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