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939年希特勒對波蘭機場投下第一枚炸彈開始,到1941年突然對蘇宣戰,納粹德國幾乎佔領了90%的歐洲土地。而與其接壤的周邊國家更是難逃厄運,八個國家有七個慘遭納粹鐵蹄的蹂躪,這七國中包括當時已宣佈永久中立的荷蘭、比利時、盧森堡、丹麥、挪威等國家,而惟獨對德意戰略地位重要並且相對於其他國家顯得弱小得多的瑞士卻一直安然無恙直至戰爭結束。

希特勒在二戰中為什麼沒有決定進攻瑞士,僅僅是因為瑞士當時是所謂的永久中立國嗎?那麼比利時和丹麥等同為中立的國家為什麼在納粹的第一波攻擊中倒下。亦或是瑞士在希特勒的眼裡無足輕重,他根本沒有考慮過要佔領瑞士?但現實中希特勒曾派大批間諜在瑞士進行偵察破壞活動,並且制定了名為「冷杉」行動的進攻計畫,在瑞士邊境集結過重兵意欲進攻。

看來,單從一方面,很難弄清楚當時希特勒為什麼不進攻瑞士。瑞士作為歐洲中西部的一個小國,它東與奧地利、列支敦士登,南與義大利,西與法國,北與德國接壤,領土面積41293平方公里,在二戰期間全國人口五百多萬。並且坐落在阿爾卑斯山麓的瑞士也是德國通往義大利的最便捷的通道,在西北歐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

1939年在瑞士是節日年,蘇黎世的全國博覽會集中展示了瑞士人民的勤勞、效能和智慧。在那些偶爾前來參觀博覽會並在瑞士各地旅遊的客人眼中,瑞士人民正無憂無慮地從事日常的工作,或者熙熙攘攘地湧向博覽會和夏季休假日盛行的各種慶祝集會,怡然自得,似乎對面臨一場歐洲戰爭的危險和它位於各交戰國之間的險惡地位,無動於衷。然而,這種推論是大大錯誤的。雖然,瑞士人民作為一個以通情達理著稱的民族,仍然希望理智將能取勝,戰爭將能避免,但是聯邦委員會和聯邦議會,在得到國民的贊同和支持下,前幾年中就採取了若干步驟來加強國家的軍事、經濟和政治防務以備萬一發生戰爭。

避免戰爭的第一步就是繼續堅持和申明瑞士一直堅持的中立國的政策和地位。瑞士的中立政策有很深的歷史淵源,並且瑞士在歷史上也很得益於政治上的中立國地位。瑞士在歷史上曾處於奧地利王朝統治之下,並深受法國的影響。1499年,聯邦最後擺脫奧地利的統治和法國的影響。1516年與法國締結「永久和平」條約,成為瑞士中立政策的雛形。1618年,歐洲爆發「三十年」戰爭,瑞士保持中立。1648年戰爭結束,各國簽訂《威斯特伐利亞條約》,瑞士的主權獨立得到確認。瑞士宣佈獨立,脫離羅馬帝國的統治,並宣佈執行「中立政策」。

拿破崙帝國覆滅後,歐洲戰勝國從1814年10月1日到1815年6月9日在維也納召開會議,會議決定,為防止法國東山再起,確定瑞士為永久中立國,作為法、奧、德、意諸國的緩衝地帶,瑞士的中立從此變成了歐洲公法的一個原則。1907年,世界彌漫著大戰的陰霾,歐洲列強為暫時緩解紛爭,又在荷蘭海牙召開第一次國際和平大會第二次會議,瑞士在會議中簽署了關於中立的國際公約。「海牙公約」首次以書面形式將戰爭情況下中立國的權利和義務固定下來。它明確規定中立國領土不受侵犯;在國際戰爭中奉行中立政策,不對交戰國任何一方採取敵視行為或提供幫助,禁止交戰國使用本國領土等原則。隨後的近一個世紀,瑞士在保持強大的軍事力量來自衛的同時,嚴守中立原則,免受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干擾。在二戰中面對被軸心國四面包圍的嚴峻局面,瑞士以完備的防衛和堅強的意志捍衛了國家獨立。

瑞士風光。(圖/微信)
瑞士風光。(圖/微信)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瑞士保持了中立。一戰後,瑞士的中立國地位得到國際承認。瑞士嘗到了中立的甜頭,因而在二戰中又宣佈中立。戰前瑞士政府就明確表示,一旦戰爭爆發,他們將一如既往奉行國家傳統的武裝中立政策,並且這種中立政策在戰前就得到了包括德國和義大利在內的軸心國的承認。1938年6月9日,瑞士新任駐柏林公使弗勒利歇爾說,德國決定尊重瑞士的中立;兩星期後,瑞士政府收到了德國和義大利政府有關這個決定的正式聲明。

1939年瑞士外交官對英法提出的一項意在保護瑞士安全、阻止戰爭發生的決議的反應,顯示了它要以絕對的中立來謀求安全的決心。1939年初通過的一項英法決議宣佈,德國對荷蘭、比利時或瑞士的入侵都將成為英法宣戰的理由。駐巴黎的瑞士公使沃爾特·斯塔基在3月21日接到法國外交部的通知:法國和英國政府將保證他的國家不遭侵犯。但這位外交官當即回答道:「瑞士並不要求這樣一種擔保,它自己會決定什麼時候需要外國的援助。」

當然,我們也應該看到,瑞士這種中立雖然在形式上是「絕對中立」,但實質上瑞士為了維護這種中立,也對其他國家包括同盟國甚至德國等軸心國作出過很大妥協。

法國淪陷後,軸心國實際上控制了瑞士所有的商品進出口通道,所以瑞士的經濟完全要憑軸心國的擺佈。在1940年8月9日達成的一項貿易協定中,德國同意供應瑞士一定數量的原料,其中最重要的是煤和鐵。作為交換條件,瑞士工業必須供應德國在其作戰中所需要的貨物,並為它和義大利交換貨物提供運輸便利。另外,瑞士政府被迫締結了一項匯劃結算協定,允許給德國貸款一億五千萬瑞士法郎及由德國控制它的出口物資。只有在一張經嚴格限制的貨單上的貨物才可以不需要德國的通行證出口。

正是瑞士的這種永久中立政策,使得希特勒不得不考慮利害關係,這是瑞士能避免被德軍入侵的一個重要原因。但僅僅用中立國來解釋是令人難以信服的。希特勒對國際法從來不屑一顧,所以瑞士能夠保持主權和領土完整,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那就是靠自己發展國防來爭取。如前面所說,瑞士努力扮好中立的角色,是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方面,就是嚴格實施武裝保衛中立。瑞士人在歷史上當過將近三百年的外國雇傭軍,英勇善戰一向馳名全歐,現在又團結為一個民主、自立同時高舉中立旗幟的聯邦,再加上他們嚴格執行兵役制度,依仗著能攻能守的山區戰略地位,所以誰也不敢輕易來啃這只「刺蝟」。

1933年到1939年間,瑞士全力以赴建立軍事防務。這是瑞士和其他一些愛好和平的民族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的平靜歲月裡曾忽視過的事情。1933年,當希特勒在德國執政後,瑞士為了增加軍用物資的儲備,武裝並配備它的軍隊,表決通過了第一批的撥款。武裝部總司令魯道夫·明格親自周遊全國各地作政治演說,以喚起人們的覺悟,認識到國家整軍備戰的需要。最初,這曾遭到社會黨人和其他左翼集團的竭力反對。

1936年,瑞士通過了一項軍隊整編的法令,在東北和北部邊境及阿爾卑斯戰略據點建立了新的防禦工事,並對舊的設施進行了加固。為了籌措這項龐大防務計畫所需的額外資金,政府在1936年發行了第一批國家防衛公債。公眾回應認購的公債達三億三千二百萬法郎,大大超過了政府所要求的數目。奧布萊克特在1939年4月30日說,已為國防編制了一項特別預算,並在最近幾年裡用去了十億法郎(五千萬英鎊)。輔助部隊的義務服役年齡從四十八歲提高到六十歲。1939年初,議會以九十六票對二票通過了一項決議,延長初期訓練的時間,並授權政府繼續保留受訓部隊的服役期限。1939年進一步授權政府在緊急情況下毋需等待議會批准即可徵召軍隊。

慕尼克危機期間,瑞士邊境上的道路、橋樑和隧道都敷設了地雷,並作了長期戒備的部署。1939年3月,德國在侵佔捷克斯洛伐克後不久,曾有一個企圖吞併列支敦士登的流產計畫,一家法國通訊社在日內瓦的分社也刊載了一則報導,說德國在拉爾貝格集結了七十萬兵力。3月24日,瑞士聯邦委員會批准了政府徵召軍隊以加強邊防警衛的提案;加緊進行了萊茵河邊防的工事,並對1938年9月所布的地雷重新裝置。當德國駐伯恩公使奧托·克歇爾在4月11日要求莫塔對此作解釋時,莫塔否認這是受某一大國的煽動,並說他們已撤除了部分設施。瑞士的防務體制是為了保持最大的靈活性而計畫出來的。當入侵軍隊突破邊境防禦工事和第二道防線、經過崎嶇山區向前推進時,勢必遭到扼守著山路要隘的英勇的瑞士民兵的阻擊。除了在康斯但茨湖和日內瓦湖之間的所謂瑞士高原最易受到攻擊外,瑞士的地形是不適於龐大的機械化部隊或重型坦克及大炮通行的。

此後,在最危險的1941年,有五十個師團部署在瑞士東部邊境。瑞士人民在克服了悲觀恐懼情緒以後,由聯邦議會選舉了吉桑為全軍統帥,發佈了全國動員令。具有傑出軍事才能的昂利·吉桑在聯邦會議的武裝部隊司令選舉中的223票中獲得了204票,當選為全國武裝部隊總司令。吉桑為人剛直,富有遠見和魄力,在瑞士各階層備受愛戴和尊敬,有很強的號召力。瑞士人民相信有這樣一位軍事領導人,瑞士就能無往不勝。在實戰中,吉桑準備採用內堡戰術。所謂內堡是建築學上的概念,即一個堡壘建於另一個堡壘裡面,以便主堡的防守能持久到足以把敵人驅逐出去。綜觀當時局勢,小小的瑞士難以與武裝到牙齒的德軍相抗衡。一旦發生戰爭,死打硬拼無異於以卵擊石。

在當時,吉桑將軍採用務實的方法,暫時放棄了邊境和中部的防禦工事,把軍隊的主力集中于國家內地,以便在阿爾卑斯山區保衛瑞士的獨立。在二戰爆發之際,服兵役的瑞士人有40萬人。

隨著軍事輔助人員和國民警衛部隊的擴充,軍人的數字達到85萬。相對于全國人口只有400萬的瑞士來說,85萬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同時,輔助部隊的義務服役年齡從48歲提高到60歲。

在1939年初,議會通過決議,延長初期訓練的時間,政府有權繼續保留受訓部隊的服務期限。

在德軍入侵危險最嚴峻的時候,幾小時之內男人們就能穿上軍裝,走上戰鬥崗位;婦女們代替了男人的工作;全國實行了嚴格的食品定量制度,包括飯館和旅館。為了防備納粹軍隊的突然襲擊,全國進行了三次大動員。其中最大的一次是1939年,在一個只有四百萬人口的國家裡竟動員了50萬人。由於瑞士人民這種同仇敵愾的決心以及當時希特勒面臨著東西兩面應戰的困難,才很大程度上使瑞士在戰火橫飛的歐洲免於一場災難。

這種居安思危的傳統,一直延續到現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挖掘的山洞和隧道網縱橫交錯,有人比喻瑞士像塊滿是洞孔的乾酪。居民在地道裡貯備糧食和武器彈藥。公路旁偽裝的居民小屋實際是軍事基地的大門,即是當時吉桑將軍的內堡戰術。

他們義務服兵役的制度,比其他國家都嚴格。歐洲有些國家可以用從事某些許多人不願意做的工作來代替服兵役,瑞士沒有這種通融的辦法,凡是20歲至50歲的男子,在不同的年齡階段都必須十三次服兵役,第一次是十七周,以後為三周或兩周,共約一年的時間。而且軍事訓練的強度很大,不論是山區行軍,還是越野滑雪,都必須咬牙刻苦。這種全民皆兵的防務體制,對樹立國防觀念,加強組織紀律性,培養吃苦耐勞的精神都有很大的作用。他們稱此為「刺蝟戰略」,意思是刺蝟不侵犯人,但遇到來犯者便渾身是刺。

其次,瑞士政府為了應對和避免戰爭,在戰前就籌畫建立一個一旦德軍入侵就能付諸實施的全面的戰時經濟。瑞士是一個高度工業化國家,糧食與其他日用品主要依靠進口,由於四周是德國勢力範圍,進口糧食越來越少,又有大批難民湧入,這就加重了糧食緊張的局勢。1938年4月1日通過法令授權政府進行初步必要的準備,目的在於保證國家對生活必需品的供應。在以後的十八個月中,根據這條法令採取的措施包括:附有一份可耕土地的土質情況詳細分析的農業調查統計,以及進一步削減畜牧生產以增加耕作的步驟;根據一項全面的儲備計畫,進行對現有必要物資的庫存盤點工作,並建立了貯存以應緊急事變。

在法國淪陷後,瑞士加強了對食物和燃料的控制,盡可能保存儲備物資,大幅度地增加國產食品的數量。1940年11月15日農業學家瓦倫在瑞士農民協會上發表講話,提出了戰時的農業政策。瓦倫計算了人們所需耗費的能量及利用本國土地資源來滿足這些需求的方法。瓦倫認為,必須嚴格限制家畜的飼養,大幅增加糧食穀物、糖和植物油的生產。1941年10月又公佈一項法令,規定所有非農業居民都要種植土豆和蔬菜。到1942年,幾乎除了土豆、蔬菜和水果外,所有食品都實行定量配給。這些措施使瑞士度過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困難時期,也促使德軍在入侵之前不得不認真考慮瑞士自身的力量和決心。另外,瑞士維持最低限度的生活水準,努力避免與交戰國的封鎖和反封鎖發生糾葛,竭力擺脫他們的經濟束縛。為了不被德國扼死,瑞士被迫向他們交付糧食和戰略物資,但他們始終不卑不亢地同交戰國打交道,嚴格奉行中立原則。在運輸工具日益缺乏的前提下,瑞士仍然通過德軍佔領區把重要軍事貨物運往盟國。正是由於對雙方做出了這些貢獻,瑞士才能獲得必要的原料,以維持全國工業的運轉。由於是中立國,加上瑞士銀行為存款人的絕對保密,因而希特勒希望通過瑞士銀行洗黑錢,與外界打交道。

最後,瑞士在軍事上有一張王牌,那就是德國通往義大利的聖哥達和辛晉龍隧道。德國人必須通過此隧道才能把物資運往義大利。而瑞士已在隧道埋下了大量地雷,一旦德軍入侵瑞士,瑞士人會立即將它炸毀,那樣會使德意之間惟一聯繫中斷,其後果不堪設想。而這是希特勒所不願意看到的。加上二戰開始後,德軍四面出擊導致兵力分散,而英美軍隊在法國和北非登陸後,德國陷入兩線作戰的困境,自顧不暇,無力重開戰火。希特勒權衡利弊,最終放棄了入侵瑞士的計畫。綜上所述,正是由於瑞士政治上宣佈中立,軍事上保持高度警惕,經濟上實行戰時經濟,加上瑞士日爾曼民族占大多數,使得希特勒既沒有理由,也沒有必要去侵犯瑞士,因而在二戰中,瑞士能幸運地避免被德國入侵。

文章來源:微信

#瑞士 #國家 #希特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