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二戰中最讓美國大兵銷魂的聲音,美國大兵曾說,這是太平洋上邪惡的水妖,能夠攝人心魄,讓人在大海中一去不復返。然而美國大兵們旺盛的男性荷爾蒙,又讓他們忍不住去打開收音機,去尋找那個充滿挑逗的聲音,這就是無數美國大兵又愛又恨的「東京玫瑰」。她到底是誰?為何被美國判處了叛國罪,卻又獲得美國「愛國市民」的稱號呢?而在同時期的中國戰場,和「東京玫瑰」並稱的「夜來香」又是如何展開魅惑宣傳的呢?

「東京玫瑰」是日本用英語播報的廣播員,為了進行對美軍的心理戰,日本人找了幾個聲音動人的女子,用純正英語播放節目,企圖動搖美國大兵的軍心。節目內容有新聞、音樂、故事、俘虜自白等。「東京玫瑰」經常會這樣說:「美軍士兵們,你們的援兵不會來啦,你們的船都沉進太平洋裡了,真可憐啊,你們這些太平洋的孤兒。可憐的孩子們啊,你們躺在骯髒的戰壕裡時,你們的妻子和女朋友,正和其他男人在溫暖的床上睡覺呐!」

美國大兵們知道,戰場上美軍節節勝利,日本宣傳一派胡言,但「東京玫瑰」溫柔的聲音,讓很多饑渴美國大兵感受到了女人的氣息,東京玫瑰成為美軍士兵性幻想的對象,出現在美軍飛機機頭、海報上甚至夢裡。

日本心理戰不但沒有讓美軍士氣崩潰,相反,在美國士兵們想像中,「東京玫瑰」是個性感火辣的大美女,無數年輕美國士兵都愛上這個聲音的主人。他們迫切地希望早日打進東京,一睹「東京玫瑰」的芳容。

由於真實外貌與想像中差太多,不少美國士兵感到非常憤怒。(圖/wikipedia)
由於真實外貌與想像中差太多,不少美國士兵感到非常憤怒。(圖/wikipedia)

1945年8月,日本宣告投降,有美國記者找到了一個叫「戶栗郁子」的女人,在2000美金高價誘惑下,她公開承認自己就是「東京玫瑰」。美軍大兵們沸騰了,很多人發現,這個女人和自己幻想差距太大,她既不瘋狂,也不夠性感,很多美軍大兵感覺受到欺騙。他們強烈要求,嚴肅查處這個女人!

隨著調查深入,美國人發現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原來這個擾亂美軍軍心的女人,居然是一個美國人。戶栗郁子是日裔美國人,在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讀書學習動物學專業。1941年7月,日美兩國間已經劍拔弩張,但戶栗郁子就在這個時候,跑到日本探望自己的叔母。她不太會講日語,也不習慣日本生活方式,她剛到日本時,就想回美國。

然而,4個月後,珍珠港事變爆發,戶栗郁子多次提交了申請,希望同其他在日美國公民一起回國,但美國政府發現很多日本人是間諜,為了防止日籍僑民洩露情報,將所有日本僑民送進集中營,而戶栗郁子的母親死在去集中營的路上。得到母親的死訊後,悲憤的戶栗郁子決定留在日本,她找了一份英語廣播播音員的工作,化悲憤為力量,全身心地投入這份事業,大名鼎鼎的「東京玫瑰」,就此誕生了。

「東京玫瑰」是一個美國人的消息傳到美國,美國公眾沸騰了,戶栗郁子很快遭到叛國起訴,這場審判成為美國公眾最關注的一場審判,也成為美國建國以來花費金錢最多的一場審判。在花費50萬美元審判費用後,戶栗郁子被判罪名成立,處以10年徒刑和1萬美元罰金。

戶栗郁子是日裔美國人,美日戰爭爆發後,母親死掉才決定留在日本。(圖/ wikipedia)
戶栗郁子是日裔美國人,美日戰爭爆發後,母親死掉才決定留在日本。(圖/ wikipedia)

多年之後,美國人開始反思戶栗郁子之所以一直是美國人,這是因為在日本同美國進行戰爭的時候,戶栗郁子還能頂住日本憲兵隊壓力,拒絕改變國籍,很多美國老兵認為,在戰爭艱難時期,正是「東京玫瑰」的廣播,給了他們堅持下去的信心,這是日本人萬萬不能想到的。

2006年1月,已經90歲的戶栗郁子獲得美國退伍軍人會頒發的「愛國市民」稱號,當年9月,洗清汙名的她含笑逝去。「東京玫瑰」這一隱形武器,是日本戰爭期間的宣傳利器,延續日本人自甲午戰爭以來擅長宣傳的傳統。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文章來源:重說近代史
#日本 #美國 #東京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