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事件,又稱「劉宜良命案」,1984年10月國民黨當局指使黑社會成員在美國舊金山江南住宅附近,製造的一起駭人聽聞的血案。江南,旅美華人,本名劉宜良,「江南」為其筆名。劉宜良在1949年隨國民黨從大陸去台,進入「國防部政幹班」學習,後被送到「政工幹校」受訓,畢業後投入台灣新聞界。1967年以《台灣日報》特派員身份駐美國;1984年,劉宜良撰寫出版了《蔣經國傳》,披露了蔣氏父子一些鮮為人知的「醜聞」。

劉宜良,筆名「江南」。(圖/劉宜良紀念館)
劉宜良,筆名「江南」。(圖/劉宜良紀念館)

對此,國民黨當局極為惱怒,遂秘密策劃,指派台灣黑社會「竹聯幫」分子於1984年9月潛往美國,經過密謀策劃後,於10月15日在江南住處附近將其槍殺。此事一傳開,立刻震怒了海內外全體華人社會,各界紛紛發表談話或舉行集會,同聲譴責這一慘無人道的暴行,一些在美國的江南生前友好及主持正義的華人學者,還成立了「為劉宜良伸張正義委員會」,要求有關當局徹查兇手。

而調查發現,竹聯幫頭目陳啟禮和台北「國防部情報局」曾數次通電話,蔣經國的次子、與台灣情治系統過往密切的蔣孝武牽涉其中。台灣當局在「江南命案」事實真相大白於天下之後,被迫改變「不承認」態度。但為逃避罪責,又改採「舍車保帥」手法,諉罪於台灣情治單位,判處了「國防部情報局長」汪希苓等人徒刑,並法辦了具體執行這一罪惡行徑的殺手陳啟禮等人。

江南命案給國民黨當局以很大打擊。(圖/搜狗百科)
江南命案給國民黨當局以很大打擊。(圖/搜狗百科)

這一事件始終未能徹底查清,但仍給國民黨當局以很大打擊。蔣經國曾在國民黨中常會上表示,對這一案件所產生的惡果「很感痛心」。通過這次事件,使許多人看清了真相,也使國民黨失去了更多的人心。國民黨的處境從此更加孤立和困難。《聯合報》曾發表社論說道,國民黨派人殺害一個作家,這「是悖離常理的事」,也是「不可思議」的事,謀殺「事實本身」,已「對台灣當局形象與利益構成嚴重傷害」。《自立晚報》也十分不滿地說,既然如此,「還談什麼民主憲政?」

這個事件的直接後果,就是蔣經國傳子部署受阻。江南命案發生後,美國及台灣地方勢力抓住蔣孝武為謀殺事件的主謀,明裡暗裡給蔣經國施加壓力,反對他的傳子部署。海外報紙報導:「美國勢將振振有詞反對蔣孝武接班,並以此要挾予以抵制。」島內錢思亮之子錢煦等「中央研究院」10名院士聯名通電蔣經國,要求蔣經國嚴懲真兇,他們表示,一旦「國府」輕縱,他們將不惜登報,公開宣布放棄中央研究院院士身份。

江南事件影響甚大,使蔣經國不得不放棄傳位給兒子。(圖/搜狗百科)
江南事件影響甚大,使蔣經國不得不放棄傳位給兒子。(圖/搜狗百科)

此時,王世憲等16名院士已分別攜帶有關江南命案的證據陸續返台,並推代表要求晉見蔣經國。蔣經國以「身體欠佳」為由,令李登輝予以接見。王世憲等人明告李登輝「紙包不住火」,希望蔣經國能「壯士斷腕」,還有人直接要求蔣孝武應對江南命案有所澄清和交代。

江南命案後,蔣孝武靠其父蔣經國「護犢情深」而逃過一劫,卻全然失去父親的信任——蔣經國將他遣去新加坡,請好友李光耀代為看管。蔣經國的弟弟蔣緯國1996年接受了陶涵的採訪。當被問及蔣孝武是否涉嫌江南案,蔣緯國回答說:「是的,有可能。」蔣氏家族的獨裁暴政直到江南案後才告終結。江南奉獻生命與鮮血,「化作壓死暴政的最後一根稻草──證明蔣中正、蔣經國父子的政權,已墮落為赤裸裸的多行不義的權力。」且由於江南事件影響甚大,蔣經國傳位蔣孝武的如意盤算就這樣泡湯了。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文章來源:眾知網
#蔣經國 #蔣孝武 #劉宜良 #江南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