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沈決戰前夕,蔣介石在瀋陽召開師長、廳長以上軍政會議。會議上,他無限懊悔地說:「還有一個人未到,花名冊裡是沒有這個人的,但這些年來卻又分明同大家在一起。」、「這個人就是林彪。我要表揚他,他是黃埔最優秀的將軍,因為他把他的學長和教官都打敗了。我這個校長失職啊,在黃埔對他關心不夠,以致他投奔了共產黨。我對在座諸位很關心,但是卻讓我非常失望,我很痛心。」

蔣介石向來高深莫測,但他說的這番話,卻是發自肺腑的。而且,類似的話蔣介石說過不止一遍兩遍。當初,平型關大捷的捷報傳到南京時,蔣介石就在軍事會議上說:「這一仗是我們黃埔的將領打的,可惜卻不是在座諸位打的,是林彪,是共產黨。……我一直弄不清一件事,許多人都說黃埔最傑出的人才都跑到共產黨那邊去了,我這裡留下的都是無能之輩,難道此言不虛?」而當聽說林彪負傷了,他又說:「可惜,國家正值用人之際,卻折了一員大將。」從這些話語來看,蔣介石是很傾慕林彪的。

蔣介石擔任黃埔校長時,的確曾經不遺餘力地對林彪進行過拉攏。當然了,這拉攏並沒有成功。不過,沒成功既不是蔣介石不夠真誠,也不是林彪的立場太堅定,其主要原因卻是:性格不合。有人會覺得奇怪,只聽說夫妻離婚的原因跟性格不合有關,沒聽說過政治上的合作也跟這個有關。但事實上就是如此。

林彪的名字聽起來彪悍,其實,林彪不但長得瘦小、而且看著弱不禁風,性格上也很陰柔,沉默寡言,只愛琢磨事,不愛多說話,心思縝密。這樣的人,才華橫溢,打戰勢如破竹,但往往不易相處。蔣介石一口一句「娘希匹」(寧波話,意指×你娘),雖然不妥,卻也頗具幾分直腸漢子的爽直和豪情。就憑這一點,他就把同在黃埔學習的胡宗南、戴笠、杜聿明、鄭洞國、蔣先雲等一干高材生攥在手心裡,收放自如。可是,蔣介石萬萬沒想到,也是這一句「娘希匹」,他在林彪心中的形象就毀了。

蔣介石初識林彪是在1925年冬天。那時,孫中山逝世了,汪精衛成了國民黨的首腦人物。汪精衛繼續孫中山的聯俄聯共政策,準備北伐。而此時蔣介石因為遭到前蘇聯顧問季山嘉和汪精衛的打壓和排擠,心裡很不爽,就到黃埔散心。恰巧黃埔四期步科的學生正在上戰術課,教員以惠州攻堅戰為例,要學員分析這次戰鬥的取勝要素。這一仗是蔣介石親自指揮的得意之作,經過教室時,蔣介石被吸引住了,悄悄在教室後面聽。學員一個接一個上台,手舞足蹈,連比帶劃,口若懸河……蔣介石大不以為然。

不久,一個瘦小的學員上台了,神情有幾分羞澀,話也說不怎麼利索,卻在黑板上畫了一幅準確而細緻的惠州地形圖。看著這幅地圖,蔣介石暗暗點頭,他悄聲向後面的學員打聽了這個學員的名字:林彪。下課後,蔣介石在校長室接見了林彪。透過對林彪的深入了解,蔣介石越來越意識到這個文靜秀氣的年輕人是個難得的將才,於是就展開了拉攏攻勢。可是,就在蔣介石正在施展甜言蜜語之際,校長辦公室秘書陳立夫敲門而入,報告說,汪黨代表精衛有請蔣校長前往議事。自從廖仲愷死後,汪精衛便接任了軍校黨代表職,隨即把手插到了黃埔,明顯是想擠走蔣介石。

所以,聽了「汪精衛」這三個字,蔣介石不由得大感掃興,一句「娘希匹」脫口而出!但汪精衛畢竟是廣東政府的一把手,蔣介石又不得不低人一等地去與之周旋,於是,氣得昏頭昏腦的蔣介石竟然忘了林彪還在旁邊,摔門而出,逕自去會見汪精衛去了。林彪原本看見蔣介石粗言爛舌就大生惡感,又看到他招呼也不打就這麼走了,自尊心頓時受到了極大傷害,就對蔣介石產生了很不好的印象。

蔣介石並不知道林彪怨恨自己,幾個月後,又來找林彪談心。蔣介石是校長,林彪是學生,客觀地說,如果蔣介石這次把握得好,完全可以彌補上一次留下的遺憾。但,蔣校長又弄砸了。林彪畢業在即,蔣介石一心拉攏林彪,使出了他慣常的伎倆:拍胸脯許諾,許諾林彪畢業了就可以來總司令部工作。得到這樣的許諾,林彪異常激動。可是,還沒等林彪充分表決心,蔣介石忙著籌劃北伐事宜,就匆匆打發他回去了。這麼一來,蔣介石的承諾就顯得很沒有誠意了。最後,在聶榮臻的薦舉下,林彪去了葉挺獨立團——蔣介石從此永遠地失去了林彪。

第一次反圍剿時,蔣介石的軍隊在龍岡紮紮實實地吃了一次敗仗。當得知這一仗正是由林彪所指揮時,蔣介石咬牙切齒地說:「黃埔四期的搗蛋鬼最多!」到了第四次反圍剿前,蔣介石已經對林彪頗為忌憚了,以至於行動時,不得不反覆提醒手下,說:「要重視那個林彪,不要以為他在黃埔不顯山,不露水的。此人胸有丘壑,是當代韓信,這幾年交戰,更讓我有這樣的感覺。」第五次反圍剿前,蔣介石又在廬山軍官訓練團強調:「林匪狡詐無比,愛迂迴,善穿插,不作正面硬拼,靜如處子,動如脫免。諸位與其作戰,切記要多動腦筋。」

遼沈大戰時,蔣介石對東北將領訓話時又說:「林彪一貫是打巧仗的,神出鬼沒,行動飄忽,攻堅不是他的專長。陳軍長性格倔強,輕易不服輸,韌勁十足,正是林彪的剋星。但是他腦子好使,心氣也高,休想讓他在一個地方犯兩次錯誤,現在東北共軍正在進行大練兵,將來瀋陽城是擋不住他們的。」可以說,蔣介石對林彪是又愛又恨。後來,林彪大出風頭時,偏居台灣的蔣介石在國民黨一次中常會議上公開地說:「我不相信林彪這個人會忠於毛澤東。」據陶希聖回憶,林彪死訊傳到台北時,蔣介石竟曾因此落淚。

曾做蔣介石的私人醫生達四十年之久的熊丸(Hsiung Wan)也於1993年證實了這事的可靠性。該年10月,他在美國發行的中文​​報紙《世界日報》(the World Journal)發表了一篇文章,裡面有說:「我唯一一次見到蔣總統流淚是在他聽到林彪死的消息時。」

文章來源:我們愛歷史
#蔣介石 #韓信 #林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