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被認為「史上保存最完整的西漢列侯墓園」海昏侯墓的發掘中,出土一副漆器的「孔子屏風」。其表面有孔子生平的文字以及孔子畫像,人物下還有題字,題字部分除能辨認「孔子」「顏回」「叔梁紇」等人名外,還能看清楚「野居而生」字樣,而這可能是迄今為止大陸發現的最早的孔子畫像。

對於中國藝術而言,儒釋道三家的影響可謂最大,佛教造像、敦煌莫高窟,山水、文人畫之於道家,佛道藝術在今天皆為顯學,而儒家藝術卻很少有人提起。孔子,其創立儒家思想的學說至今依舊影響著中國,猶如基督教之於西方文明一般,儒家思想如同烙印一般成為民族文化的符號,也同樣成為思想史、美術史研究上極為特殊的個案。

歷代帝王對孔子不斷地推崇,使得孔子像即天然帶著」聖像「的屬性,然而這種過強政治目的性卻又迥異於聖像。歷朝歷代出於不同的目的,反對或攻擊儒學,也給現代中國人留下了一個或是「至聖神明」或是「封建惡魔」的爭議印象,這種偶像化、妖魔化的過程,圖像的變遷本身便是思想、文化各個方向變遷的佐證,並為我們展現歷朝歷代的審美特徵和表現手法。

在孔子生活的年代,人們更加注重內在的修養和學識,而對外在的形象沒有太多的褒貶,「故德有所長而形有所忘」。而對中國藝術,尤其是造型藝術對於「成教化,助人倫」這一面顯然更為重視,孔子像的出現亦是為此目的。帝王祭祀、弟子追思、普及儒學教化民眾基本為孔子像的三種實用目的,並伴隨著歷朝歷代的時代特徵形成時空交錯式的孔子形象。

已知最早的孔子像,是孔子的弟子子貢為表達思念之情,而作有楷木雕刻《孔子夫婦像》,楷木是孔子故鄉山東曲阜孔林中一種特有的樹種,由服喪的子貢帶來。孔子於73歲去世後,弟子皆來服喪三年,唯子貢服喪六年,為孔子結廬守墓,《孔子夫婦像》便雕刻於服喪之時,並在此後成為孔子嫡系後裔傳家之寶。但可惜的是子貢所刻原件早已遺失在浩瀚的歷史長河中,目前存於曲阜孔廟的《孔子夫婦像》為南宋仿制。

「孔子見老子」是東漢時期畫像石最常出現的題材,其中最為著名則是山東嘉祥武梁祠中出土的畫像石。在上圖的畫像石中,老子孔子皆戴高冠,互相躬身,兩人之間有一推車小兒,一般認為是項囊。而在其上的飛鳥,據清代學者阮元考據認為所執之鳥必為斑鴻,因為他拜訪老子時的身份是史,而據周禮,官吏在正式會晤時需執一只相應的鳥以示身份。

唐朝對儒學、孔子的尊崇則達到了新的高峰,唐玄宗時期更是封孔子為「文宣王」,冕服孔子像的形制正式誕生,正是在此時誕生了孔子的「標準像」。吳道子所繪的「先師孔子行教像」,是歷代引用和模仿最多的、影響最大的孔子圖像之一。畫面中的孔子寬衣博帶,腰配長劍,神態恭謙,成為後世孔子像創作的藍本,直至今人所繪孔的子像都可以從這張畫中找到影子。

宋元之際,民間關於孔子相貌「七陋」說逐漸形成,成為後世肖像類孔子像繪制的標準之一。所謂「七陋」即「七竅之陋」:眼露白,耳露輪,口露齒,鼻露孔。七竅豁露,不甚美觀,所以七露又寫作七陋。自晉唐以來,以絹、紙直接手繪的孔子像增多,然因材料本身,流傳到現代的少之又少。今天能見到最早的手繪孔子像便是出於這一時期,即馬遠的《孔子像》,此畫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版畫技術的普及,也使得孔子聖跡圖等一系列反映孔子言行的連環畫開始流傳。

明清時,孔子重回「聖人」、「先師」,不再是文宣王,自唐朝始的冕服孔子像被官方取消,並在太廟中重新以牌位的形式祭拜。然而這並不代表儒家式微,明清時對孔子的崇拜和信仰已經深深紮根於社會,並成為道德與倫理的典范。神話神仙似得孔子在官方語境下消失,只在民間還保留著供奉的習俗。而在孔子像的形式上亦繼承前朝形制,並沒有任何大的發展突破,依舊按照「七陋」的特徵進行創作。

而孔子聖跡圖等連環畫受益於版畫技術的發展,出現了不同的版本。手繪本的發展則吸引了當時諸多名畫家以此題材創作,包括文徵明、陳洪綬等人皆為後世留下佳作。並在此時,更多的藝術家開始以「三教像」為題材創作出諸多佳作,並形成釋、道、儒的排位方式。出於中國畫對道教的天然親和,藝術家往往對老子較為側重,孔子更多以慈眉善目的老人形象出現,神態衣著更似現實中人,而佛道則如神仙中人般。同時社會的發展,帶來繪畫材質的多元化,年畫、各類材質的孔子塑像、擺件等大規模出現,這種多樣化的趨勢反應人們對孔子崇拜的多元化,人們在祭祀祈福時也不再拘泥於像與牌位。

今日曲阜孔廟大成殿的孔子像,為根據雍正年建立的孔子像藍本重塑後,在形式上以塑像與神位共存的方式,七陋的容貌,但在禮儀規格上則為帝王級別,我們沒法探尋千年前猶如「喪家之犬」而鬱鬱不得志教師的具體面容,但在時空的交會中,他千年前的面容在不同朝代以不同面貌跟帝王、神靈、聖人的身份交織在一起,成為代表中國文化中一個複雜的視覺圖像。

文章來源:歷史真相大揭密
#孔子 #儒家 #畫像 #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