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珪是唐初四大名相,此人性情沉靜恬淡,為人正直,安於所遇,與人交往不苟且附和,《新唐書》記載了他和唐太宗李世民之間的一次對話。一天,王珪覲見,看到「有美人侍帝側」。李世民指著美人說:「廬江王李瑗不行道義,殺其丈夫而納其為妾,怎會不滅亡?」王珪趕緊起身回答:「陛下,您認為廬江王做得對,還是不對呢?」李世民說:「殺了人,卻納那人之妻,竟然還問我是對是錯,為什麼?」王珪沒辦法,就講了些善善惡惡的道理,接著又說:「如今,陛下知道廬江王滅亡的原因,他的美姬卻在你的身邊,我看陛下認為這樣做是對的。」李世民聽後,發出一聲嘆息,認為王珪所言極是。

無德九年(626年)六月,曾與太子李建成關係密切的廬江王李瑗因「謀反」被殺,李世民後霸占了他的愛妾。李世民和王珪的這次對話,史料中沒記載時間,應在李世民稱帝之後,說不定還要更晚一些。王珪這話,顯然是有所指的。此前,李世民發動「玄武門兵變」,殺了太子李建成、齊王李元吉以及諸子,同樣也霸占了弟弟李元吉的女人,齊王妃楊氏。「殺人而取妻」、「知惡而不去」,是李世民經常幹的事,難怪李世民會對王珪的話似有所悟,「嗟,美其言」。

不可否認,李世民是一代明君,但政治和私生活是兩碼事,他並沒有因為私生活影響了政治建樹。李世民好色,性功能也很強大,這一點,可以從他生十四個兒子、二十一個女兒的戰績上略見一斑。《舊唐書》所載「太宗十四子:文德皇后生高宗大帝、恆山王承乾、濮王泰,楊妃生吳王恪、蜀王愔,陰妃生庶人祐,燕妃生越王貞、江王囂,韋妃生紀王慎,楊妃生趙王福,楊氏生曹王明」中的楊氏,就是李元吉的妻子,曹王(李)明即李世民與楊氏生的兒子。

李世民的原配長孫氏,從秦王妃到太子妃,後來成為長孫皇后。「玄武門兵變」前,秦王妃長孫氏和齊王妃楊氏互為妯娌,關係和睦,交往密切,楊氏也曾勸李元吉不要與李世民為敵,但李元吉不聽。對於這一點,李世民對楊氏是心存感激的。楊氏長得很漂亮,如呂撫《綱鑑通俗演義》說她「光彩發越,嬌啼宛轉,百倍撩人」,蔡東藩《唐史演義》說她「嬌啼宛轉,楚楚可憐……秀色可餐……令人魂銷魄盪」。李元吉死後,楊氏請死,李世民順勢將其收納。

因為這層關係,李世民對死去的死對頭李元吉網開一面。貞觀二年(628年),追封李元吉為海陵郡王,諡曰剌。至於楊氏在後宮是什麼狀態,史載不詳,但所載楊氏「有寵於上」是肯定的。貞觀十年(636年),長孫皇后去世,李世民立即把心偏向了楊氏。《新唐書》載,「帝寵之,欲立為后」,想立這個名義上的弟媳為新皇后。這時,以犯言直諫著稱的魏徵坐不住了,說了一句話。

《新唐書》載,魏徵諫言「陛下不可以辰嬴自累!」《資治通鑑》載,魏徵諫言「陛下方比德唐、虞,奈何以辰嬴自累!」記載雖稍有出入,但魏徵的意思很明顯,說陛下您是一代明君,自比堯舜,何必因為一個「辰嬴」而束縛和牽累自己呢?很顯然,魏徵把楊氏比作了辰嬴。說起辰嬴,這裡有個典故,《春秋左傳》載,辰嬴是美女,秦國人,先嫁晉懷公,後嫁給晉懷公伯父晉文公,生公子樂。晉文公死後,有人提議立辰嬴的兒子公子樂,趙盾堅決反對,說「辰嬴賤,班在九人,且為二嬖,淫也」。魏徵把楊氏比作辰嬴,顯然是對楊氏看不起,認為他先嫁李元吉,後嫁李世民,「既賤且淫」。這樣的女人,不貞不烈,不配母儀天下。再者,楊氏一旦生下皇子,亦為嫡出,李世民必深愛之,將來出現太子之爭,那麼如今的太子李承乾將何去何從?李世民深諳歷史,也知曉辰嬴的典故,聽了魏徵的話後,「乃止」。

李世民之所以提出要立弟媳楊氏為皇后,應該說是他早有這種衝動,且可能事先許諾過楊氏。魏徵一句話,就讓精明的李世民打消了立楊氏為皇后的念頭。出於對楊氏的愧疚,貞觀十六年(642年),李世民又追封李元吉為巢王。後來,楊氏為李世民生下幼子(十四子)李明,但在後宮中沒有任何名號,史稱巢王妃。不過,自魏徵諫言後,李世民至死沒再立皇后。貞觀二十一年(647年)左右,楊氏去世。同年,李世民封李明為曹王。唐高宗李治即位後,詔令曹王李明做了李元吉的後嗣。李世民晚年最寵愛的女人是徐慧,她雖然備受寵愛,但同樣也沒能當上皇后。說起來,李世民還是一個對長孫皇后有感情的人。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文章來源:劉秉光
#李世民 #明君 #楊氏 #長孫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