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多年前,納粹瘋狂迫害、屠殺猶太人,世界上很多地方都對猶太難民關上了大門。大批從納粹屠刀下逃生的歐洲猶太人遠涉重洋來到上海。上海成了猶太難民的「諾亞方舟」,其接受的難民超過了加拿大、澳大利亞、印度、南非、紐西蘭五國所接納猶太難民的總和。時至今日,還有許多猶太難民及其後代來到上海,探尋這塊曾收留過他們父輩的土地。

1937-1941年,大批從德國、奧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波蘭逃出的猶太難民從西伯利亞輾轉逃到日本神戶。因日本政府拒絕,想去美國、加拿大的猶太難民先後來到了上海。上海是二戰中世界上唯一的一個不用簽證或任何官方文件就能入境的地方。2萬多名猶太難民在大屠殺期間逃到上海,上海人民把自家大門連同自己的心扉向這些難民打開。這裡是安全的避風港,他們其中一些人在戰爭結束後還逗留了許多年。

舟山路是當年猶太難民隔離區最繁華的街道,至今還保留著許多猶太風格的建築。住在那裡的幾位老人,都對那段猶太人住在這裡的歷史耳熟能詳,還表示很喜歡這些老房子。據這些老人回憶,當時與隔離區猶太人雜居的上海民眾友好而善良,他們讓出房間安置猶太難民居住,幫助他們尋找臨時工作,借給他們一些生活用具,霍山路小學接收猶太難民兒童進校讀書等。上海的猶太社團是遠東地區最大的猶太社團,他們設立了自己的辦事處,修建了猶太會堂、學校、醫院,成立了各種俱樂部和商會,並創辦刊物,成立政治團體,甚至還擁有自己的一支部隊。

與有強烈排猶、反猶傳統的歐洲相比,深受儒家思想影響的中國人對異族歷來以和為貴,中華民族寬容、禮讓的傳統美德,使來到上海的猶太難民得以遠離敵視與迫害,在寬鬆的環境中生活。二戰期間在上海生活了10年的俄羅斯裔猶太老人薩拉,對中國人的寬容與善良由衷地讚歎。薩拉說,「從中國人那裡,我們學到了很多優良的品質。中國人謙虛禮讓,尊老愛幼,不管有沒有受過教育,他們都那麼彬彬有禮。中國人對人一視同仁,我想像不出猶太人還能在別的地方像在中國一樣生活得自由自在。」懷著對中國美好的感情,一些避難上海的猶太人參加了中國抗日戰爭,並與中國人民結下深深的戰鬥友誼。奧地利醫生雅各布·羅生特1939年逃難到上海,兩年後化裝成一個德國傳教士,來到中國山東抗日根據地,參加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戰爭,被中國人尊稱為「奧地利的白求恩」。

1941年珍珠港事件後,日本當局將滬上的英美人士視為「敵國僑民」,並將他們關押在上海郊區的集中營內。納粹蓋世太保駐日本首席代表梅辛格來到上海,向日本當局提出屠殺猶太人的「上海最後解決」方案。該方案因德日之間的分歧未能實施。1945年8月,日本投降,9月3日,虹口猶太人隔離區正式撤消。對於上海猶太難民而言,戰爭終於結束了。

1949年之前,猶太難民就陸陸續續離開中國,雖然有序,但是過程比較困難,一波三折。1945年二戰結束之後,猶太難民想要進入歐美國家還是非常困難的,到1946年只有少數人能夠離開上海。直到1947年歐洲的大門才為猶太難民敞開,於是有不少人就回到歐洲去了,到了1948年美國允許全世界的猶太人可以進入美國,許多猶太人就開始離開上海到美國去。到1949年的時候,在上海的猶太人只有2000名,都是老弱病殘,他們中也有少數人對中國有感情,選擇留下建設新中國。到1950年,上海已不存在猶太人社區。從上海到美國的猶太難民一無所有,但是進入美國之後,趕上了美國經濟復甦,經濟環境好,再加上這些難民非常勤奮,於是很快就融入美國社會,創造了新的生活。其中很多人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像卡特政府的財政部長,後來他還當了柏林猶太人紀念館的館長。

二戰中有600萬猶太人在歐洲慘遭殺害,而遷移和逃亡來到上海的2.5萬猶太人,除了病老死亡外,其餘的都奇蹟般地生存下來了,而且還出生了408人。他們被稱為「上海牌」猶太人。其實,那些戰爭結束後離開上海返回家園的猶太人,那些因為上海而延續的猶太人的血脈,一直將上海當作自己的家,把自己當做「上海牌」猶太人。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文章來源:偷窺歷史
#上海 #難民 #猶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