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楚國的楚文王接到一個盛情邀請。「請您來揍我!」這個明顯帶有自虐傾向的要求是息國國君提出來的,息侯提出這個膛目結舌的要求說到底不過是衝冠一怒為紅顏。

息侯的新婚老婆被人調戲了!前不久,息侯從陳國娶了一個老婆,史稱息媯。這位息媯在經過蔡國時,被蔡國的國君姬獻舞留了下來,要請她吃飯。

從禮上來說,這頓飯本不該吃,但息媯還是去吃了,因為姬獻舞是她的姐夫,她的姐姐嫁的就是這位蔡侯。《左傳》如下記錄蔡侯請息媯吃飯時的理由:蔡侯曰:「吾姨也。」姐夫請小姨子吃飯,天經地義。但吃飯時,姬獻舞搞了小動作,大有姐夫調戲小姨子也是天經地義的意思。也不能全怪姬獻舞先生不講究,實在是這位息媯太漂亮。後人傳言她艷如桃花,遂名桃花夫人。

數天后,望眼欲穿的息侯終於見到了自己的新娘子,跟傳說中的一樣漂亮,同時,他也聽妻子哭訴了在蔡國受到的無禮待遇。老婆自己都沒見上一面,就被連襟姬獻舞截了流,這口氣怎麼咽得下去?但要真的去攻打蔡國,為老婆討個公道,息侯又有點偃旗息鼓的意思。

蔡國不是什麼大國。但有個麻煩的地方,蔡國的朋友多。蔡國是個混街道的小國,天天跟在宋齊魯這些大​​國後面打醬油,積累下來不少人脈,只怕一開戰,真有不少中原老大哥願意罩著它。蔡國不可怕,可怕的是蔡國後面的關係,想來想去,也只有請幫手了,而放眼天下,敢跟中原大國叫板的大概只有楚國。

於是,息侯給楚文王送了那封初看嚇人一跳的求打信。息侯表示,楚國可以來進攻我,我就向蔡國求救,到時你就可以順理成章地攻打蔡國,一定能夠大獲成功。楚文王正找不到門路向中原進軍,這下有人勇於犧牲自己充當帶路黨。楚文王沒有猶豫。

公元684年,楚軍進攻息國,息侯依計向蔡國送去了求救信,接信後,姬獻舞親自率兵來救苦救難。想來,姬獻舞先生大概想著要是打贏了楚軍,少不得息侯要請自己吃飯,一吃飯就又可以看到桃花小姨子了。剛來到息國,蔡國就進入了楚軍的包圍圈,姬獻舞奮力殺出重圍,直奔息國的都城。

姬獻舞搞不清楚為什麼自己興兵來救息國,息國卻不按說好的時間地點來接應,現在又不肯放他進城。他已經沒有時間去考慮這些了,楚軍已經追上來了。姬獻舞只好再次腳底抹油,掉頭就走。基本上,逃脫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因為在春秋,大家還是比較注意保持君子作風,一般不趕盡殺絕。更不會刻意活捉對方的國君。畢竟抓了回去,殺了會引起國際社會的公憤。

但這夥南來的荊蠻子顯然不懂中原行規,竟然緊追不放,一直追到莘野這個地方,將姬獻舞給活捉了。第二天,姬獻舞明白了自己失敗的原因。息侯拿著酒肉前來稿勞他口中的侵略者楚軍。這個事情說起來是姬獻舞非禮小姨子在先,但息侯設計陷害前來救援自己的盟友國也並不光彩,而且還破壞了春秋的傳統,以前大家都是有難必救。自此之後,要再想搬救兵,就得先派一個世子(至少是公子)過來當人質。

姬獻舞先生有了囚犯這個全新的身份。開始好好改造自己,爭取早日重新做人。他對自己調戲小姨子這件事情有沒有反省就不知道了,可以確定的是,他對息侯的仇恨卻與日俱增。「我調戲你老婆是不對,但你可以批評我啊,大不了告訴我老婆,實在不行你還可以到老丈人那裡申訴啊,怎麼可以勾結南方的荊蠻子陷害我?」

於是,在楚國的姬獻舞第一個思考的問題不是怎麼逃跑,而是怎麼報復息侯。在楚國呆過一段時間後,姬獻舞大概也了解了自己的監獄長楚文王,知道這位寡人有疾,寡人好色。

那就好辦了,跟我有共同語言。姬獻舞找到楚文王,經常跟這位文王聊聊天,說得多了,楚文王心裡也惦記上了。「是怎樣的一個女人,會引起蔡侯失禮,最後還亡了國?」

百聞還是不如一見吧。四年後,楚文王再也忍耐不住,發兵前往息國,號稱要與息國舉行會面,是帶著兵去的,大概以軍事演習為藉口吧。

到了息國,楚文王表示自己還帶了一些南國的土特產,請息侯一起過來吃個飯。息侯乘興而來,當場被拿下,楚國趁機滅亡息國,將息媯掠了回去。見到息媯,楚文王發現姬獻舞並沒有說謊,息媯確實是一個美女。欣喜之下,楚文王將息媯接進宮,三年後,生下兩個兒子:堵敖和以後的成王。

楚成王發現這位息媯回到楚國之後,從來不主動說話。據說,這也是息媯得名桃花夫人的緣由之一,正所謂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嘛。楚成王很鬱悶,「夫人,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為什麼從來不跟我說話呢?」息媯回以一聲幽幽的嘆息:「我一個女人,侍奉了兩個丈夫,本該殉節而死,我又不敢死,還能說些什麼呢?」

楚文王聽出了息媯語氣裡的不滿。看來,要想讓息媯開朗起來,得讓她出一口氣。而這個事情說來說去,還是蔡國引起的。想了一下,楚文王說:「我替妳攻打一次蔡國吧。」於是,這一年的秋天,楚文王特地進攻蔡國,大勝而歸。據說,息媯果然心情開朗了許多,也算一起為博佳人一笑的烽火戲諸侯吧。楚文王藉著耍流氓的機會,滅息國,敗蔡國,將楚國的聲勢擴散到中原腹地。

文章來源:腦洞歷史觀
#姬獻舞 #楚文王 #息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