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玄機,原名幼薇,字慧蘭,唐武宗會昌二年生於長安城郊一位落拓士人之家。魚父飽讀詩書,卻一生功名未成。小幼薇在父親的栽培下,五歲便能背誦數百首詩章,七歲開始學習作詩,十一、二歲時,她的習作就已在長安文人中傳誦開來,成為人人稱道的詩童。魚幼薇的才華引起了當時名滿京華的大詩人溫庭筠的關注。

一個午後,溫庭筠專程慕名尋訪魚幼薇。他在平康里一所破舊的小院中找到了魚家,就在低矮陰暗的魚家院落中,溫庭筠見到了這位女詩童。溫庭筠委婉地說明了自己的來意,並請小幼薇即興賦詩一首,想試探一下她的才情,看是否名過其實。他想起來時路上,正遇柳絮飛舞,拂人面頰之景,於是寫下了「江邊柳「三字為題。

魚幼薇略作沉思,一會兒,便在一張花箋上飛快地寫下一首詩,雙手捧給溫庭筠評閱。詩是這樣寫的:「翠色連荒岸,煙姿入遠樓。影鋪春水面,花落釣人頭。根老藏魚窟,枝底系客舟。蕭蕭風雨夜,驚夢复添愁。 」溫庭筠反复吟讀著詩句,覺得不論是遣詞用語,平仄音韻,還是意境詩情,都屬難得一見的上乘之作,大為嘆服。

從此,溫庭筠經常出入魚家,為小幼薇指點詩作,似乎成為了她的老師,不僅不收學費,反而不時地幫襯著魚家。他與幼薇的關係,既像師生,又像父女、朋友。不久之後,溫庭筠離開長安,遠去湖北襄陽任刺史徐簡的幕僚。唐懿宗咸通元年,溫庭筠回到了長安,想趁新皇初立之際在仕途上找到新的發展。兩年多不見,魚幼薇已是婷婷玉立、明艷照人的及笄少女了,他們依舊以師生關係來往。

一日無事,師生兩人相偕到城南風光秀麗的崇貞觀中游覽,正碰到一群新科進士爭相在觀壁上題詩留名。待他們題完後,魚幼薇也滿懷感慨地悄悄題下一首七絕:「雲峰滿月放春晴,歷歷銀鉤指下生;自恨羅衣掩詩句,舉頭空羨榜中名。 」

這首詩前兩句抒發了她滿懷的雄才大志;後兩句筆鋒一轉,卻恨自己生為女兒身,空有滿腹才情,卻無法與鬚眉男子一爭長短。幾天之後,初到長安的貴公子李億遊覽崇貞觀時,無意中讀到了魚幼薇留下的詩,大為仰慕。李億這次赴京是為了出任因祖蔭而榮獲的左補闕官職。

就任後,這位來自江陵的名門之後,開始拜訪京城的親朋故舊。溫庭筠在襄陽刺史幕中,曾與李億有一段文字交往,因而李億也來到了溫庭筠家中。在溫家的書桌上,一幅字跡娟秀的詩箋令李億怦然心動。這是一首抒情六言詩:「紅桃處處春色,碧柳家家月明。樓上新妝待夜,閨中獨坐含情。芙蓉月下魚戲,(彩虹別稱)天邊雀聲。人世悲歡一夢,如何得作雙成?」

待他問明詩作者,原來就是那個題詩崇貞觀的奇女子魚幼薇,李億心中更加激動。溫庭筠把李億微妙的神態看在眼裡,暗中已猜中他的心思。好心的他出於對魚幼薇前途的考慮,為他們從中撮合。在長安繁花如錦的陽春三月,一乘花轎把盛妝的魚幼薇,迎進了李億為她在林亭置下的一棟別墅中。金童玉女度過了一段心醉時光。

在江陵,李億還有一個原配夫人裴氏,見丈夫去京多時仍不來接自己,三天兩頭寄信催促。李億隻好親自東下接眷。李億有妻,魚幼薇早已知道,接她來京也是情理中事。魚幼薇通情達理地送別了李億,並牽腸掛肚地寫了一首《江陵愁望寄子安(李億的字)》:「楓葉千枝复萬枝,江橋掩映暮帆遲。憶君心似西江水,日夜東流無歇時。」 魚幼薇獨守空房,從紅楓秋月,一直等到春花漸落,才見良人攜妻來到長安。儘管一路上李億賠盡了小心,勸導妻子裴氏接受他的偏房魚幼薇,可出身名門的裴氏始終不肯點頭。

一進林亭別墅的大門,裴氏就喝令隨身侍女,把出來迎接的魚幼薇按在地上,用藤條毒打一頓。魚幼薇不敢反抗、也不敢怨怒,她只希望在夫人出了一口氣之後,便能接受她成為一家人。然而裴氏的怒氣井不是一發就消,第二天、第三天仍是鬧得雞飛狗跳,硬逼著李億把魚幼薇趕出家門。李億實在拗不過裴氏,只好寫下一紙休書,將魚幼薇掃地出門。兩人的婚姻僅僅維持了三個月,五個月的苦苦相思,至此戛然而止。

李億表面上與魚幼薇一刀兩斷,暗地裡卻派人在曲江一帶找到一處避靜的道觀——咸宜觀,出資予以修葺,又捐出了一筆數目可觀的香油錢,然後把魚幼薇悄悄送進觀中,並對魚幼薇發誓道:「暫時隱忍一下,必有重逢之日!」進入道觀後,魚幼薇把滿腔愁情寄託在詩文上,希望李憶早點到來。李億把魚幼薇寄養在咸宜觀,本意也是要尋機前來幽會的,卻無奈妻子裴氏管束極嚴,裴家的勢力又遍布京華,李億不敢輕舉妄動,所以從不曾到咸宜觀看望過魚玄機。

三年過去了,道觀中人去樓空,只剩下魚玄機孤零零一人了。就在這時,她聽說李憶早已攜妻遠赴揚州為官去了。魚玄機覺得自己被人拋棄了,她在冷清的鹹宜觀中深夜秉燭,寫下了一首後來傳誦千古的《贈鄰女》詩:「羞日遮羅袖,愁春懶起妝。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枕上潛垂淚,花間暗斷腸。自能窺宋玉,何必恨王昌。」

她在觀外貼出了一副「魚玄機詩文候教」的紅紙告示。不到幾天工夫,消息就傳遍了長安,自認有幾分才情的文人雅士、風流公子,紛紛前往拜訪。咸宜觀中,魚玄機陪客人品茶論道,煮酒談心;興致所至,遊山玩水,好不開心;遇有英俊可意者,就留宿觀中,男女偷歡。

有一天,咸宜觀中來了一位樂師陳韙。身材魁梧,相貌清秀,神情略帶幾分靦腆的他吸引了魚玄機的眼光。魚玄機茶飯無心,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上燈時分,終於在情思迷離中,攤開彩箋,寫下一首露骨的情詩。第三天清晨,陳韙又來到了咸宜觀。原來他回去後也對美艷含情的魚玄機念念不忘,找准閒暇時間,又急急地來會佳人了。

這年春天的一日,魚玄機受鄰院所邀去參加一個春遊聚會,臨出門前囑咐貼身侍婢綠翹說:「不要出去,如有客人來,可告訴我的去向。」酒宴詩唱,一直樂到暮色四合時,魚玄機才回到咸宜觀。綠翹迎出來禀報導:「陳樂師午後來訪,我告訴他你去的地方,他嗯了一聲,就走了。」魚玄機看綠翹,只見她雙鬟微偏,面帶潮紅,心中懷疑。

入夜,魚玄機把綠翹喚到房中,厲聲問道:「今日做了何等不軌之事,從實招來!」綠翹嚇得縮在地上,顫抖著回答:「自從跟隨師父,隨時檢點行跡,不曾有違命之事。」魚玄機逼近綠翹,仔細檢視全身,發現她胸前乳上有指甲划痕,於是拿起藤條沒命地向她拍打。綠翹矢口否認自己有解佩薦枕之歡,被逼至極,她對魚玄機反唇相譏,歷數她的風流韻事。

魚玄機一把抓住綠翹的脖子,把她的頭朝地上撞。等她力疲鬆手時,才發覺綠翹已經斷氣身亡。魚玄機定下神來,趁著夜深人靜,在房後院中的紫藤花下挖了個坑,把綠翹的屍體埋了進去。過了幾天,陳韙來訪,問起:「為何不見了綠翹?」魚玄機回答說:「弄春潮逃走了。」陳韙不敢多問。

到了蟬鳴蛙叫的夏日,有兩位新客來訪。一客人下腹脹極,忙到紫藤花下小便,見有一大群蒼蠅聚集在花下浮土上,驅趕開後又復聚過來。客人心中生疑,回家後告訴了作衙役的哥哥。官衙派人挖出了綠翹屍體。魚玄機被帶到公堂,主動一五一十地交待了殺人經過。因罪行惡劣,她被處以斬刑。這年她才24歲。

文章來源:E都市
#魚玄機 #魚幼薇 #溫庭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