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獲2005年最佳導演等7項奧斯卡提名的電影《慕尼黑》,故事以1972年慕尼黑奧運會上十一名以色列運動員被巴勒斯坦武裝人員屠殺的真實慘案為藍本,重點講述了以色列情報部門摩薩德特工的復仇行動。摩薩德的那次復仇行動是現代間諜史上最有名的事件之一,其跨時之長、地域之廣,計劃之複雜而周密,其間歷經種種政治事件如戰爭、外交糾紛而仍決心不輟,都是前無古人的。雖然電影《慕尼黑》有些評論還是認為電影過於血腥,但即便如此,可以肯定的說,真實的事件比電影更殘忍、冷酷。

【奧運史上最血腥黑暗的一頁】

1972年9月5日凌晨4點22分,八個平均年齡不到20歲的巴勒斯坦武裝分子悄悄來到了慕尼黑奧林匹克村。這八個人是一個名叫「黑九月」的恐怖組織成員。他們帶著衝鋒槍、手榴彈,越過柵欄,直奔奧運村中以色列選手居住的31號建築物。4點25分,恐怖分子將萬能鑰匙插進康諾里大街31號1號房間的門鎖裡。他們的行動被屋內一名以色列運動員察覺。隨後,恐怖分子與以色列運動員們展開搏鬥。25分鐘後,兩名以色列運動員被打死,其餘九人被劫為人質。

發生了這樣的事件,整個聯邦德國乃至全世界都感到震驚。恐怖分子要求釋放被以色列政府關押的234名巴勒斯坦人,然後派一架飛機把他們和人質送到埃及開羅,如果到那時以色列仍不交出被關押的巴勒斯坦人,他們就在開羅處死運動員。聯邦德國的邊防警察部隊準備在恐怖分子到達機場後,在飛機起飛前發起進攻性襲擊。

9月6日上午10點20分左右,兩架直升飛機從奧運村附近一塊草坪上騰空而起,朝著慕尼黑菲斯騰費爾德布魯克機場飛來,機上載著九名以色列人質和八名恐怖分子。四個恐怖分子走出直升飛機,去檢查客機。機場的燈光造成許多陰影,使人難以辨別誰是人質,誰是恐怖分子,狙擊手們頓時感到困難起來。然而,不到五分鐘,五個狙擊手便從昏暗中從遠處開火了,慌慌張張的,一上來就沒打中目標,從而失去了奇襲的威力。

雙方對射了足有一個多小時,恐怖分子狂傲地拒絕了聯邦德國警方的幾次勸降。聯邦德國臨時決定在6輛裝甲車的掩護下,突擊隊員直接向上衝。然而,就在裝甲車開動的同時,一名恐怖分子向一架載有5名以色列人質的直升飛機裡扔了一顆手榴彈,直升飛機頓時化為一團烈火。緊接著,另外兩名恐怖分子槍殺了第二架直升飛機內的4名人質。戰鬥結束了,一共有九名以色列人質、兩名聯邦德國警官和5名恐怖分子死在機場上,另有三名恐怖分子被捕。

9月6日慘案發生後,聯邦德國全國降半旗,奧運會暫停一天,八萬人湧進奧林匹克運動場悼念在慘案中遇難的十一名以色列運動員,此刻全世界熱愛和平的人們都在為奧運會史上最恥辱哀傷的一幕而傷心流淚。

【摩薩德持續九年追殺「黑九月」】

奧運會發生慘案舉世震驚,而以色列摩薩德立即發起了「上帝之怒行動」,對慘案的11位幕後策劃者決心以血還血。

哈姆沙里是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駐巴黎的代表,有證據證明他策劃了「黑九月」事件。1972年12月6日,摩薩德特工先破壞電話線,後藉修電話之名進入哈姆沙里家,並將一枚遙控炸彈偷偷安裝到電話機內,一旦拿起話筒就解除了炸彈保險。兩天後,特工假扮記者與哈姆沙里通電話,在通話中確認其身份後,躲在附近車裡的特工立即遙控引爆炸彈。哈姆沙里身受重傷,一個月後在醫院不治身亡。

1974年1月24日,以色列特工潛入另一位恐怖分子的組織者——侯賽因·阿巴德·希爾在塞浦路斯奧林匹克飯店的房間,在床下安裝了由彈簧觸發解除保險的遙控壓力炸彈。晚上10點,希爾回到房間上床休息,其體重使彈簧壓縮解除了炸彈保險。在遠處監視的以色列特工看到臥室的燈熄滅,斷定希爾上床就寢了,便遙控引爆炸彈。一聲巨響後,希爾和他的床都化為灰燼,飯店中的其他人則安然無恙。

布阿迪是以色列要清除的另外一個「黑九月」頭目,在哈姆沙里被暗殺後,布阿迪提高了警惕,對電話特別當心。但摩薩德的暗殺手段何止電話一種。特工用一輛貨車擋住過路人的視線,只用了不到30秒就打開了布阿迪的雷諾車門,並在座位下安放了炸彈。布阿迪上車前特意謹慎地檢查了引擎、排氣管之類的關鍵部位,但萬萬沒想到車子剛一啟動便被炸身亡。

在九個月的時間裡,摩薩德行動小組就殺了九個人,而這項追殺行動一直到1981年才宣告結束,前前後後持續了九年。

文章來源:觀影窺史
#以色列 #奧運 #摩薩德 #恐怖分子 #巴勒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