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一名29歲男子Max Bocanegray,4年前原本只是一名平凡的攝影師:有著一份平淡的工作,沒事與好友去衝浪。但後來,Max靠著把「鄰居」墨西哥人偷運進美國致富,狂賺數萬美元,還混成了美墨邊境的「蛇頭」老大。本以為不會被發現,然而他最終還是被捕入獄,「告密者」竟是最親密朋友。

最近Max剛出獄,講述了自己當「蛇頭」的瘋狂日子。他說:「是這項事業造就了我,如果我早知道會被抓,那我肯定還要更拼命。」Max踏入這行,完全出於巧合。當時身為攝影師的他在為一名叫博斯的DJ拍攝宣傳照,這名DJ身上經常有大把的現金。

剛開始他以為DJ是販毒的,於是便問他:「你的錢都是哪來的?毒品嗎?」他回答:「不是,我蛇頭。」於是Max說:「我也想幹。」這段對話結束幾分鐘之後,Max就開著卡車跟在博斯的後面,朝著美國和墨西哥邊境小鎮法爾菲裡厄斯駛去。

很快,這就成了Max的全部生活。白天的時候他優哉遊哉地繪畫、衝浪、玩水。而到了晚上,他則開上車往南邊去,拉上一群人之後再返北方。2011年,他認識了他的好朋友,德州農工大學研究生Sluyter,並把他引薦給了博斯。從那以後,他們3個人開始合夥進行人口走私,並有了一個酷炫的稱號「土狼兄弟」。

在走私過程中,Max的家算是一個中轉站。他有時會和那些偷渡者在他家休息、看電視。然後他送其中一部分人去休士頓,剩下一些人會被送往別的城市。整趟行程大約會花6個小時。每位偷渡者需付給Max 500美金(約1萬6千元台幣),人多的時候,他每晚進賬幾千美金。

而他很快意識到,如果他多找幾個幫手,則會賺更多的錢。他說:「我靠花天酒地招募新人,很多人會問我你哪來的那麼多錢,我說我一個月就能賺夠你的大學學費。」

Max首先把鄰居Ryan拉下了水。Ryan是一名大二學生,Max讓他負接人和開車,並告訴他:「要是被警察攔下,就說這些人是搭便車的。」Max還給他傳授了些「小竅門」:帶上一瓶空氣清新劑和一大桶水,讓長得最白的偷渡者坐在副駕駛,不要讓任何人交頭接耳,最重要的是,永遠不要一次性帶超過5人偷渡。

Max很會打點關係,憑藉著強大的人際交際能力,搞定了各級官僚:甚至還曾自掏腰包,為郡長拍競選短片,還跟當地的巡邏警察一起在健身房鍛煉,完美地隱藏了自己的「蛇頭」身份。

2012年夏天,「土狼兄弟」招募到20名幫手。他們來自於各行各業:有脫衣舞孃、房地產仲介、酒保、家庭主婦、退伍軍人和按摩師。「土狼兄弟」漸漸發展壯大,逐漸成為了德克薩斯州規模最大的偷渡團夥。靠著高達幾萬美金的月收入,原先一文不名的攝影師,過上了紙醉金迷的生活。

他回憶:「我們在德州峽谷湖上租了一艘大遊艇,邀了很多辣妹給大家灌酒,每個人都喝得爛醉。」對自己的犯罪行為,「土狼兄弟」反倒引以為豪,Sluyter說:「光是說說就感到自豪,有幾個人敢說,自己偷運過墨西哥人?」

幾年後,Max在回憶這段時期的歲月時說:「看起來我賺了很多房子、錢、女人,但錢都沒有留下,全花在拉斯維加斯(賭城)了。錢可真不是好東西。我原來以為有錢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事,但現在我的感覺正相反。」

2012年夏天之後,Max他們的生意突然變得不那麼好做,警察盯上了他們這夥人,越來越頻繁地臨時抽檢。終於在2012年10月15日,Max被警方從家中帶走,出賣他的正是他曾經最好的朋友,德州農工研究生Sluyter。

Sluyter的理由是:他想在研究生畢業之後金盆洗手,換一種生活,他受夠了大麻、通宵派對,也受夠了蛇頭生意,他想做個好人。Max最終因為好友的「出賣」,被判刑40個月。

出獄後,Max堅稱自己是在做好事,他說:「我很確定我幫了他們,請叫我俠盜羅賓漢,他們因為我,免遭受很多罪。」Max會分給墨西哥人煙抽,在他們找不到地方住的時候,給他們提供臨時住所,並且言出有信。

他至今仍清楚地記著第一次南下接人的場景。當時他接了一對墨西哥兄妹。哥哥向他講述了親眼目睹自己妹妹被強姦,其中一個妹妹慘遭殺害的情景,他們只想來美國賺錢,改善父母的生活。

有些蛇頭會搜刮偷渡者,收取1000美金(約3萬2千元台幣),然後把他們扔在路邊不管。他們會說:「你們能拿我怎麼辦,有本事就報警啊。」但Max表示,何必這樣做,他們只想過上更好的生活,而他只是一個想賺錢買新鞋的美國人而已。

最近,Max出獄的消息上了新聞,有製作人找上門來,想要把他的故事改變成電影。Max欣然接受。他說他這一路走來,無怨無悔。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文章來源:鳳凰網
#蛇頭 #美國 #墨西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