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既庶且富,娛樂無疆。都人士女,殊異乎五方;游士擬於公侯,列肆侈於姬姜。」這方面的事例真不勝擺列,比喻漢武帝時的武安侯田蚡,就「後房婦女以百數」。以致連一些儒者也過著縱慾的生存,如前漢的大儒張禹,常把他的弟子帶入後堂宴飲,「婦女相對,優人筦弦鏘鏘,昏夜乃罷。」又如後漢的馬融,才高博洽,為世通儒,但是他「居宇樂器,多存侈飾。常坐高堂,施降紗帳,前授生徒,後列女樂。」

這種淫侈之風,到了西漢末年時愈​​演愈烈,一些官僚、貴族、富豪大多仿效天子,「設鐘鼓,備女樂」。有些權門外戚,竟猖到「與人主爭女樂」,如外戚王譚、王商、王立、王根、王逢時兄弟五人,曾於同日封侯,世稱五侯。他們爭為奢侈,「後庭姬妾,各數十人,僮奴以千百數。羅鐘罄,舞鄭女,作倡優」,相互攀比,縱慾作樂。成帝逝世後,陵墓尚未建成,王根就「聘取故掖庭女樂五官殷嚴、王飛君等,置酒歌舞」。

武帝時,又多取好女至數千人,以填後宮,及棄天下,昭帝幼弱,霍光專事,不知禮正,妄多藏款子、財物、鳥獸、魚鱉、牛馬、虎豹、生禽凡百九十物,盡瘞藏之。又皆以後宮女置於園陵,大失禮,逆天心,又未必稱武帝意也。昭帝晏駕,光復行之。至孝宣天子時,陛下(元帝)惡有所言,群臣亦隨故事,甚可痛也。故使天下承化,取女皆大太過,諸侯妻妾或至數百人,豪富吏民蓄歌者至數十人,因此內多怨女,外多曠夫,其過自上生,皆在大臣循故事之罪也。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文章來源:狗狗萌萌噠
#古代 #皇帝 #意淫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