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凱有一妻十五妾。這個數字,對於中國歷代帝王級別的統治者來說不算多;但作為中華民國的大總統,無疑是最耀眼的。袁世凱曾操著濃重的河南口音說:「從前咸豐帝玩賞四春,我今天卻有十幾個春哩。」比大清皇帝還「性福」,袁世凱的言語中帶著幾分得意。招妻納妾,是封建社會中有權勢男子的「必修之課」,一則為了傳宗接代,二則為了生理需要。

早年的袁世凱作為朝廷命官,地位尊崇,權勢顯赫。可能是因為「權力是最有效的春藥」的緣故吧,隨著官位的不斷升遷,使原本好色的袁世凱對女色的貪婪異常強烈,變得越來越荒淫放蕩。尤其是原配夫人一天天人老珠黃,成了黃臉婆後,袁世凱更是甩開膀子在女人問題上做文章,「不管髒的臭的」,把一個又一個他看上眼的漂亮女人弄到自己床上,「置辦」為妾。

不過,袁世凱的眾多妻妾中,除了正妻于氏為人端莊謹慎、賢慧明理外,其他姬妾的「文化層次」和「綜合素質」普遍比較低,要麼出身貧賤、要麼亂了輩份,其中竟然還有三人屬於妓女改良。這麼看來,袁世凱在「置辦」姬妾的問題上,就很有一些「飢不擇食」的味道。為了應付這些姨太太,袁世凱每天都要服用鹿茸、海狗腎等補藥,天天一把人參一把鹿茸地放在嘴裡嚼著當飯吃。更荒唐的是,他還僱傭了兩個奶媽,每天喝兩個奶媽所擠出的人奶​​滋養身體,用以滿足性生活需要。夜間休息,袁世凱制定了姨太太輪流值宿的制度。輪到誰,就由誰責令丫頭們把用具搬到袁世凱的臥房裡,每個姨太太輪值一周。

家裡有這麼多的女人,袁世凱卻還不知足。有一次,袁世凱居然把兒媳「誤認」為自己的某妾,於是淫性勃發。後來,袁世凱自知理虧,自訂一規說:「自己本性如此,出於無奈,雖然調戲到自己的兒媳,純係誤會,本非出自本意。……我平生最重紅色,見到紅色,就肅然起敬。因此,女兒及兒媳如果穿一種紅褲子,我一望而知,就不會犯此錯誤。」於是,袁府裡他的女兒及兒媳、婢女僕婦甚至其姬妾之不願淫亂者,以後都穿上了紅褲子,成為袁府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在眾姬妾中,袁世凱最喜歡的就是被稱為「洪姨太」的六姨太了。洪氏是她的哥哥洪述祖——那個奉命刺殺宋教仁的劊子手,向袁世凱實施「行賄賂」的工具,活脫脫一個美人胚子,加上能說會道,聰明伶俐,深得袁世凱的喜愛,成為房中的寵物。袁世凱對這位王熙鳳似的六姨太信任有加,不但讓負責管理自己的小金庫,更是對她言聽計從,百依百順,不知不覺步上了商紂王與蘇妲己的後塵。袁世凱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改制稱帝,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受到了一心想當皇貴妃的六姨太「枕邊風」的鼓動。

袁世凱改元洪憲當上皇帝後,便冊封眾妻妾為皇后、妃、嬪,並準備恢復封建王朝的「三宮六院」制度,同時他還從各姨太太的房內精挑細選了四名使女,預定為內廷「女官」。由於當時舉國上下「倒袁」形勢急轉直下,袁世凱還沒有來得及與她們同房,便由長子袁克定出資遣散了。

長期、無休止的縱情聲色,使原本身體健壯、精力充沛的袁世凱,很快就成了「藥渣子」,身體迅速垮了下來。更糟糕的是,袁世凱因為平時過量的獵取美色,造成腎功能衰竭,繼而產生了「尿毒病症」。與此同時,因為袁世凱顛覆共和、強奸民意而引發的國民責罵和軍閥征討,席捲了大半個中國,使袁世凱的威信一落千丈;而袁世凱賴以起家的北洋兄弟們卻在一旁袖手旁觀,心懷叵測。內外交困下,1916年6月6日,年僅58歲,只當了83天皇帝的袁世凱,在舉國上下的唾罵聲中,絕望地到陰曹地府中向咸豐帝報到去了。

樹倒猢猻散。袁世凱死後,那些曾經整日裡與他「無限枕席風光」的姬妾們,一陣「哀嚎」之後,也就恢復了本來的音容笑貌。只有在袁世凱眾姬妾中資格最老,而且性情渾厚的高麗籍大姨太閔氏(即金氏),吞金自盡,甘心殉節,與袁世凱一起下葬。這或許是對袁世凱在天之靈的一種安慰吧。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文章來源:劉秉光
#袁世凱 #姨太 #荒淫糜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