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已經消失的民族,全民尚武,以戰死沙場為榮;有一個王朝,立國近200年,先後與同時代的宋、遼、金、蒙古相抗衡,卻在中國的歷史長河裡被久久遺忘,《二十四史》裡沒有它的一席之地。這個尚武的民族叫黨項族;這個神秘的王朝,叫西夏。一千年前,中國西北的歷史版圖上,有一顆璀璨的星。北宋寶元元年(公元1038年),黨項族首領李元昊在首都興慶府(今銀川)稱帝,國號「大夏」,又稱「大白高國」——因為黨項人崇尚白色。

宋人因其在西方,稱之為西夏。西夏國有多大呢?看地圖我們就知道:它的疆域範圍包括今天的寧夏,以及甘肅、青海、內蒙的一部分,囊括了河西走廊,不能算彈丸之國,但是國內三分之二以上是沙漠。西夏國的地理位置如何?險惡之極的四戰之地。夾在回鶻、吐蕃、宋朝、遼朝、金朝、蒙古諸強之間,像一塊人皆可食的「夾心餅乾」。

黨項族是游牧民族,經濟主要是畜牧業、農業為主,對外貿易要看中原王朝的臉色,比如北宋與其議和時開設的榷場。西夏的人口,最多時不超過300萬,最少時只有120萬。而周邊諸強國:遼朝在300萬-800萬之間,金朝的人口超過5000萬,宋朝更是最高達一億。那麼,問題來了。如此弱小的王朝,為何能與強大的宋、遼、金鼎足而立?要知道,西夏國先後歷經10個皇帝,國祚190年,如果加上奠定根基的拓跋思恭建立夏州政權,長達347年之久,比宋、遼、金立國的時間都長!小小的西夏,憑什麼屹立不倒?

答案四個字:「敢戰!敢死!」從零星的元代黨項人後裔資料記載看,黨項人的相貌普遍「面色黎黑,善騎射,有身長至八九尺者。」也就是說,黨項人身材高大魁梧。史料記載,黨項族「民俗勇悍,其民習於用兵,善忍飢渴,能受辛苦,樂鬥死而恥病終。此中國(宋朝)之民所不能為也。」樂於戰死,恥於病死。這是何等剽悍的民族!

西夏人民風質樸,講義氣,講鄉情,重然諾。史書上記載:「民俗強梗尚氣,重然諾,敢戰鬥。」不過,一旦得罪西夏人,他們又是最可怕的敵人。《舊唐書.党項羌傳》記載:黨項人「尤重復仇,若仇人未和,必蓬頭垢面,跣足蔬食,要斬仇人而後復常。」仇人不死,蓬頭垢面吃糠咽菜也不在乎,一定要把仇人殺掉才算結束。西夏人崇尚武力,人人會騎射,樂於戰鬥,以戰死沙場為榮,連民間歌謠都是這樣唱:「寧射蒼鷹不射兔,寧捕猛虎不捕狐。」原始、豪邁、無畏,與漢族迥異,西夏人真的是難以想像的尚武民族。

古希臘斯巴達人以全民軍事化聞名於世,斯巴達男人從20歲到60歲都是戰士。西夏比斯巴達更狠:男子從15歲到60歲,都要上戰場打仗。西夏的兵制延續了游牧部落的傳統:全民皆兵,百姓和戰士二位一體,平時生產,戰時打仗。據《隆平集·西夏傳》記載:「凡年六十以下,十五以上,皆自備弓矢甲胄而行」,西夏的士兵除由官府發給很少的軍事裝備外,作戰時自籌糧餉。

糧餉從哪來?西夏物資貧乏,士兵只有透過掠奪境外財物來獲得,久而久之便培養了黨項民族狼一樣的生活習俗,當時,北宋的邊界居民苦不堪言。我們熟悉的北宋名將狄青、韓琦、范仲淹、種師道,都是憑藉抵禦西夏成名的。西夏的常備軍隊,共有50萬人,考慮到國家的總人口,實在是個非常可怕的數字。西夏軍驍勇善戰,最著名的是他們的重甲騎兵——「鐵鷂子」。

《遼史·西夏傳》記載:西夏騎兵「衣重甲,乘善馬,以鐵騎為前鋒,用鉤索絞聯,雖死馬上不落。」而《宋史·兵志》的記載更是栩栩如生:西夏「有平夏騎兵,謂之『鐵鷂子』者,百里而走,千里而期,最能倏往忽來,若電擊雲飛。每於平原馳騁之處遇敵,則多用鐵鷂子以為衝冒奔突之兵。」那個時代,重甲騎兵在少數民族政權都是王牌主力部隊,金朝有「鐵浮屠」,西夏有「鐵鷂子」,想想當時的大宋,可謂不容易。

戲曲影視裡,有一齣《十二寡婦征西》,說的是穆桂英等楊門女將出征西夏的故事。但這只是後人戲說,真實的歷史正好相反。西夏女兵出征大宋。有剽悍的男人,就有剽悍的母親和妻子。西夏兵制不限男女,正規軍中,有15%的女兵,這在中國歷代是絕無僅有的。西夏的女兵部隊稱為「麻魁」,經常成建制地參加戰鬥,在與北宋的交戰中還有取勝的記錄,宋朝的記載上稱之為「寨婦」。

更令人稱奇的是,西夏的皇太后也親赴前線打仗。公元1081年,宋神宗興師伐夏,五路大軍兵逼西夏國都,危難之際,西夏的梁太后親率大軍抵抗,在六盤山永樂城一戰,大破宋軍。此外,西夏往後還有個小梁太后,也曾領兵作戰。這等牝雞司鳴的事情,漢族政權做不出,難怪重視禮教的宋人蔑稱其為「西虜」、「西賊」。

13世紀,是蒙古人的世紀,是其他民族的末日。西夏人再英勇敢戰,在成吉思汗鐵騎的碾壓下,終於走到了盡頭。但西夏人頑強地把這一過程,整整拖了22年。一代天驕成吉思汗,滅國無數,但偏偏碰到西夏這塊難啃的骨頭,六次征伐,整整22年,死傷了無數「草原雄鷹」,自己還中箭負傷,卻到死也沒親眼看到西夏滅國。西夏人都是硬漢,其國人有句諺語:「心怯也別趴下,箭盡也別投降!」因為太過仇恨,成吉思汗臨死前的遺囑是:「秘不發喪,等待夏主獻城投降後,將興慶府屠城!」

公元1227年,夏末帝在被圍程半年彈盡糧絕後,開城投降,西夏滅亡。蒙古軍大肆殺戮人口,將皇宮、殿堂、廟宇焚燒殆盡,此後還嚴令「講黨項語、穿黨項服、行其風俗者一律殺戮」,一度璀璨的西夏文明就此消亡。官史,向來是後朝修前朝。但元朝史家只修了宋、遼、金,卻把西夏放在了《宋史》的「夏國傳」之中,有學者稱是因為西夏先後向宋、遼、金稱過臣,不算獨立王朝只算「藩國」,故進不了二十四史。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文章來源:快哉風
#西夏 #黨項 #成吉思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