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所周知,西漢王朝有個不怎麼友善的鄰居「匈奴」,據《史記匈奴列傳》中記載,匈奴,其先祖夏後氏之苗裔也,曰淳維。唐虞以上有山戎、獫狁、葷粥,居於北蠻,隨畜牧而轉移。雖然是遊牧民族,而且人口尚不足漢王朝一個郡,但是強悍起來,能將漢朝打得毫無招架之力。

劉邦曾不聽勸,帶領三十二萬步騎大軍,北伐過匈奴,結果在白登山被圍七天七夜,差點成為匈奴的俘虜。後來聽從婁敬建議,對匈奴實行和親政策,以漢朝宗室女嫁給匈奴單于為閼氏,歲送一定量的絮、繒、酒、食等給匈奴;雙方約為兄弟;開放「關市」,兩族人民互通貿易。這樣做有效果嗎?當然有,相對來說緩和了軍事衝突,有利於漢朝國內的經濟發展。但因為此就可以為漢朝帶來永久的和平嗎?當然無法!於是,西漢這位重要宦官「中行說」就登場了!

西元前174年,匈奴梟雄冒頓單于病死,其子老上單于即位,按常規來講,又到了漢朝嫁宗室公主的時候。當時正值漢文帝即位不久,漢朝國內局勢很不穩定,各路諸侯對帝位虎視眈眈,國力更沒有恢復,跟匈奴打持久戰,那純粹是在找死。

漢文帝從宗室裡挑選了一位宗室女,封為公主,遠嫁匈奴,主角中行說就出現在此次陪嫁行列裡。當時行說應屬於宮廷管事太監,但他是燕人,生長於北方,靠近匈奴,熟知匈奴情狀,於是漢文帝就安排他從旁輔助公主,到匈奴開展一次隱秘的間諜活動。

但是中行說很有個性地說不,估計在他看來,老子雖然是閹人,但是在宮裡吃好睡好,就算有小人作祟背地搗鬼,也好過去匈奴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可就是抵抗不了住形勢比人強,只好乖乖地跟著去匈奴,刹那間一股憤恨的情緒在他的心底四處亂竄,無奈之下呐喊了一聲,「必我行也,為漢患者」此言出自《史記·匈奴列傳》。此去山關八千里,和親隊伍一到匈奴,中行說果然言出必行,非常「光明磊落」地投靠了匈奴,並且深受老上單于的寵信。

此時,他的報復計畫也開始了。首先是來匈奴和親的宗室公主,當時的匈奴人,每一次入代郡、上穀、雲中大掠,一旦有失利,匈奴人就會刁難羞辱和親的漢人。每一次匈奴人鞭打公主,中行說就會在一邊挑唆,更多的時候是代匈奴人執鞭。每一次漢女來和親,中行說都會在旁邊給單于出主意。例如他細數各封王的子女,從中分辨公主的真偽,然後以漢人欺詐為由,大肆進攻漢朝邊界,掠奪人口去草原充作奴役。

在和親期間,匈奴人的文化格局受到漢朝文化的強烈影響,例如匈奴貴族非常喜愛漢朝的蜀錦、綢緞,以及各種茶酥點心。他們認為絲綢製成的衣服,比獸皮製作的衣服輕巧美麗,而且匈奴人對於自已民族茹毛飲血的生活方式,也產生了較大的懷疑,他們羨慕漢人的飲食清潔、精緻、精細。

這讓中行說感到深深的恐懼,他擔心長此將往,匈奴人的血性飲食結構都要被改變,體格不再強健。於是,他思慮了許久之後,便向單于進言:「匈奴的人口總數,抵不上漢朝的一個郡,然而所以強大的原因,就在於衣食與漢人不同,不必依賴漢朝。如今單于若改變原有風俗而喜歡漢朝的衣物食品,漢朝給的東西不超過其總數的十分之二,那麼匈奴就會完全歸屬於漢朝了。假如把從漢朝得到的繒絮做成衣褲,穿上它在雜草棘叢中騎馬賓士,你就會發現衣褲破裂損壞,完全不如匈奴的旃衣皮襖堅固完美。更不用說從漢朝得來的那些食物,它們完全不如匈奴的乳汁品方便美味。」

中行說的進言相當有用,甚至於在老上單于的寵信之下,他當起了野蠻民族的文化掃盲導師。例如他教會匈奴人算數,讓匈奴單于和貴族能夠統計自己有多少牛羊、多少奴隸,他也教導了匈奴人學會認漢字。在教會了匈奴人一些基本的漢字後,中行說又教老上單于一些基本的國家禮儀。例如漢朝皇帝有玉璽,他也給單于發明了銅制璽印。漢朝皇帝一般傳達命令用詔書,他也讓單于下詔書去傳達命令。

漢朝皇帝給匈奴單于詔書,一般只有一尺一寸,開頭文辭都是:「皇帝敬問匈奴大單于無恙」。而在中行說的鼓動之下,匈奴單于給漢朝皇帝的詔書,特地加長到一尺二寸,並且把印章和封泥的尺寸都加長加寬,甚至將詔書開頭文辭改成:「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單于敬問漢皇帝無恙。」

西元前166年,文帝前元十四年冬,在中行說的教唆之下,老上單于率匈奴騎兵14萬,大舉侵犯漢朝邊境,一邊殺人一邊搶劫一邊放火。邊境上的人和物都被搶殺得差不多了,匈奴的騎兵一鼓作氣攻向了內地,一直攻到了朝都(現寧夏彭陽古城鎮)和蕭關(現寧夏固原縣東南),大漢的北地郡(郡中心在甘肅環縣東南的馬嶺鎮)都尉孫卬在與匈奴的作戰中身死殉國,匈奴的騎兵一路壓到了彭陽縣境內,這裡距離長安只有約150公里。漢王朝舉國震驚,漢文帝劉恒震怒不已,本來打算御駕親征的,被薄太后給勸阻遂放棄。嚴將軍程不識和飛將軍李廣都是在此次與匈奴的大戰中登上歷史舞臺的。

自此往後,匈奴屢犯漢朝邊陲,大漢朝國內對中行說這種叛國行徑是深惡痛絕的,西漢文學家賈誼在《治安策》裡這樣說道:「陛下何不試以臣為屬國之官以主匈奴?行臣之計,請必系單于之頸而制其命,伏中行說而笞其背,舉匈奴之眾唯上之令。」意思就是,陛下你怎麼不派我去做屬國官,掌管匈奴事務呢?依照我的方法,一定會把單于勒死,抓住叛徒中行說,用鞭子抽死他,降服匈奴的官民,只聽陛下您的命令。可見,中行說的這種任性做法,嚴重地傷害了漢朝人民的民族自尊心!

然而本該遺千年的禍害中行說卻在接下來的幾年裡病死了。病死之前,還鬼使神差地發動了「細菌戰」,因為他發現被一些病死的牛、羊浸泡過的池塘會變得有「毒」,士兵們喝完池塘裡的水後,輕則腹瀉,重則死亡。所以他建議匈奴軍隊,把一些病死的牲畜,埋到漢軍進軍路線的一些水源上游,漢軍食用後,確實有許多人出像中毒症狀。後來漢軍識破了匈奴人的奸計,對中行說發動的細菌戰有所防備。但若干年後,漢武帝時期的名將霍去病,據說就是食用了這種水源裡的水,病死他鄉。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文章來源:林叔帶你漫讀歷史
#漢朝 #中行說 #宦官漢奸 #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