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內政部和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克格勃)在二戰結束後,一直在抓捕曾經幫助過法西斯軍隊的罪犯。1978年夏天,他們終於抓到了一名幫助納粹德國射殺遊擊隊員及其家人的蘇聯婦女安東尼娜•馬卡洛娃(Antonina Makarova)。經審查,她曾親手處死過1500名蘇聯人。

【每殺一個人之前都爛醉】

安東尼娜在二戰尚未爆發時就離開學校來到了莫斯科,打算繼續學習或者找份工作。戰爭爆發後,她加入志願兵,上了前線。1941年秋天,德軍在「颱風行動」中,向莫斯科發動進攻。在維亞濟馬戰役中,共有1百多萬蘇聯人犧牲,另有50萬人被俘。當安東尼娜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了死人堆裡,她驚恐萬分。

但她要回到蘇聯軍隊,必須經過一段漫長而艱難的旅程。她在村莊裡徘徊,請求當地人給她一個藏身處和食物。後來,安東尼娜進入被德軍佔領的洛科特,並在偶遇一名德國員警。德國員警答應為她找份工作,有報酬,還提供住房。但讓安東尼娜沒有想到的是,她充當的是「劊子手」的角色,每天的工作就是處死被捕的蘇聯遊擊隊員及其親屬。

德國員警為了掩蓋真相,一直不讓安東尼娜知道她殺死的是誰,而被殺的遊擊隊員也一直不知道劊子手是什麼人。據說,安東尼娜執行第一次死刑時,已經喝得爛醉,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如果她殺死的人穿的衣服還不錯,她會把它們留下來。

安東尼娜在工作結束後,常常會打扮一番,然後和德國軍官一起跳舞。黎明時分,她還經常來到監獄,近距離凝視那些在清晨就要被處死的人。她處決的人中,有一些是遊擊隊員的家屬,包括婦女、老人和十幾歲的孩子。

1943年夏天,蘇聯軍隊收復了安東尼娜所在的布良斯克地區,絞死了那些為納粹工作的叛徒,安東尼娜卻逃脫了蘇聯的懲罰。因為此前,她和其他妓女患了性病,被德國軍官送到一個偏遠的醫院治病去了。據保守估計,安東尼娜處死的遊擊隊員及其親屬一共約有1500人。

【姓氏錯誤 增加調查難度】

二戰結束後,人們開始追查那些充當納粹幫兇的蘇聯人,安東尼娜名列其中。但人們除了知道她生於1921年,戰前住在莫斯科外,對於她的任何情況一無所知。於是,克格勃把安東尼娜的卷宗保留了很多年,他們不相信這個女人真的已經消失。

調查人員後來經過統計,發現有250名婦女名叫安東尼娜•馬卡洛娃,而且跟這名可怕的劊子手年紀差不多,但最後一一被排除。即使如此,克格勃官員堅信安東尼娜還活著,她犯下了駭人聽聞的罪行,必須受到懲罰。

安東尼娜的一些受害者活了下來,他們為破案增添了希望。他們對調查人員說,他們每晚都會夢到這個女人,死也忘不了她的那張臉。對安東尼娜的調查一直不順,因為調查人員從沒想過要查證她的姓氏。實際上,她的真姓叫帕夫諾娃,馬卡洛娃是上學時老師錯用的。

據了解,安東尼娜出生在一個小村莊裡,是家中老大。由於她話不多,上學第一天忘了自己的姓氏,老師根據他爸爸的名字馬卡,把她的姓氏記作了馬卡洛娃。1976年,一名姓帕夫諾娃的莫斯科官員在辦理去國外的旅行簽證時,寫下了所有近親的名字。這家所有人都姓帕夫諾娃,只有一位女性叫安東尼娜•馬卡洛娃。

【逮捕安東尼娜】

克格勃官員在這一線索的基礎上,又發現安東尼娜在1945年結婚之後,改用了夫姓金斯伯格。克格勃通過繼續追查,發現55歲的安東尼娜•金斯伯格是住在白俄羅斯小鎮利普的婦女。

據說,1945年,安東尼娜在軍事醫院遇到了退伍軍人維克多,並和他結婚。戰爭結束後,安東尼娜跟隨丈夫來到了他的家鄉利普,婚後他們育有2個女兒。他們夫婦在鎮上頗有些名望,因為退伍軍人及其家屬享受政府的各種優待。

克格勃官員立即帶上倖存者和當事人來到小鎮,對安東尼娜進行指認。結果,所有證人都異口同聲地指認她就是當年的劊子手。於是,他們立刻逮捕了安東尼娜。後來,安東尼娜也承認了自己為納粹服務的事實,並詳細敘述了那段恐怖日子的每一個細節。

【女劊子手終被處決】

在拘留中心,安東尼娜看上去就像沒事一樣,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曾經犯了罪。她告訴調查人員,她依然記得每一次執行的死刑,但絲毫不感到愧疚。據她說,她殺人是為了活命。

在法院審判過程中,安東尼娜提出,希望法院判她3年以下的緩刑,並表示可以離開小鎮,到其他地方開始新生活,但法院拒絕了她的要求。經過審判,法院最後判處安東尼娜死刑,而且莫斯科也拒絕了安東尼娜的寬恕請求。1978年8月11日,安東尼娜被處決。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文章來源:照片中國
#蘇聯 #德國 #納粹 #女兵 #劊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