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個笑話,說的是明朝萬曆年間,日本豐臣秀吉侵略朝鮮,遇上了明朝李如松的遼東鐵騎,那時候日軍中有個將領,讀三國演義發了瘋,非常崇拜三國中單挑的武將們,跳出來大喊: 「誰和我一騎打!」,明軍以為他神經病,一頓火槍把他打成了馬蜂窩。「一騎打」也叫做單挑,就是單打獨鬥。看來三國演義害人不淺啊,讀古代演義小說,印象最深的莫過於武將單挑。兩軍交戰之際,士兵排好陣型。雙方的將領,乘白馬或紅馬,持長槍或大刀,著銀盔或金甲,縱馬出列,奔至最危險的第一線,高聲喝道:「爾等鼠輩,誰敢出陣與吾交鋒?」

這時,對方的陣營裡,既不用亂箭射他,也不用群起毆他,竟然也是一樣,閃出一員驍將,奔至最危險的第一線,高聲喝道:「汝是何人?速速報上名來,吾槍下不死無名之輩!」接著,就是兩個人的單挑。單挑的結果:不一合,或三五合,或數十合,一方將領被挑下馬來。而士兵們也不做任何反撲,就立即拱手認輸,於是,戰爭結束。

給人的感覺就是,好像只要主將戰勝,則全軍皆勝;只要主將一輸,則全軍皆輸。整個戰爭的勝負,竟完全取決於兩個主將的武藝高低。士兵們僅僅只起擺設作用,並沒有任何實際價值。如果真是這樣,那還要那麼些士兵做什麼?難道士兵們只是站在一邊看熱鬧?難道士兵們不會一擁而上,把單槍匹馬的敵將捉住?於是,就有人說了,在真實的戰場上,武將單挑是完全不存在的,因為這根本不符合戰爭的基本規律。之所以在演義小說中會有武將單挑的情況出現,那完全是小說家的一廂情願,其目的不過是為了寫的精彩好看,吸引讀者罷了。

其實,也不儘然,在歷史上的戰鬥中,武將單挑的事情還是有的,只不過沒有小說中那樣戲劇化,出現的次數也要少得多而已。還有就是,正史上所記載的單挑,往往都算不上真正意義上的戰爭,最多也就是決鬥而已。而且春秋時期戰鬥很禮貌,首先一個攻方派出使者,說明為什麼要打你。然後被打一方也要問為什麼要打我。如果被對方問倒了,戰爭也就打不起來。典型的就是齊國去打楚國,楚國的使者回答的好,戰爭就打不起來。決定要打了,雙方約定好時間,挑好地方,大家吃完了早飯,然後開打。

其實在宋朝之前,武將單挑是一件很尋常的事情,唐朝及之前的軍人很多都是抓壯丁,武裝牧民還能夠騎射,臨時徵召的武裝農民除了打掃戰場啥也幹不好,很多時候在戰場上能夠維持著這群人老實站在原地就不錯了,所以很多時候最有效率的方式就是雙方主將決鬥,一旦斬殺對方的將領,勝負就定了。單挑,也就是武將個人之間的對戰,古代單挑的確存在過,比如三國時代,呂布單挑郭汜,孫策單挑太史慈,都是有史有據的。其他朝代,比較有名的如五代的鐵槍大將王彥章,那是單挑成癮的人物。

主將被擒全軍潰敗也是有的,比如唐代虎牢關之戰,竇建德輕騎出陣負傷被擒,十五萬大軍頓時崩潰,他在河北經營多年,輕徭薄賦,被認為是可以和李淵、王世充爭天下者,結果一戰就覆滅了。單挑並不是我國古代戰爭的主要形式。日本古代也有每戰必先單挑的傳統,先是隊前出一武力超群之部將,先鳴鏑,然後衝陣,和對方的先鋒單挑,一般武士皆以主公馬前為榮。

三國時期,主要是步騎兵作戰的年代,衝鋒陷陣的是士兵和下級軍官,主將處於保護地位。但有時為了攻堅挫銳,主將也要親自上陣,以激勵士卒,比如孫氏三代就有這個傳統,但很少造成兩方主將對打的局面。說單挑,就是擺開陣勢對壘也是不得已而為的,關羽對顏良,是突然襲擊,不是陣前對打,呂布與郭汜,是事先有約定,算是個特例。

說到單挑,就要說說單挑中的暗箭傷人,三國裡對這個很不屑,其實中國古代,這種事情幹了也沒什了不起,大將也幹,楊繼業在陳家穀口就是被遼國大將耶律國寶用冷箭射中後俘虜的(後楊絕食而亡,並非碰死李陵碑),但是在歐洲中世紀,這是犯法,他們禁止戰鬥中使用弩箭,目的是維護貴族騎士的尊嚴,然而蠻族不懂也根本不想遵守貴族們的規矩。說到底,單挑就是為了激勵士氣,也是武士們為了炫耀自己的本事,通常大家都會遵守單挑的規矩,如不遵守,即使勝利了,也被天下人所不齒。

那麼,在真正意義上的戰爭中,究竟有沒有出現過以主將單挑來決定整個戰爭勝負的情況呢?答案還是有的,那就是在古老的春秋戰國時代。春秋戰國時代,曾經流行過車戰,即是武將單挑的原始雛形。人們知道,在大規模的集團軍作戰中,主將是不允許親臨第一線殺敵作戰的。因此即可反知,凡需要主將親自上前線殺敵的戰爭,其戰爭規模一般都不會太大。但是有的部落人員並不十分多,在戰爭中總是落於下風。於是,為了在群毆中獲勝,也就發明了戰車。

戰車,由四匹馬拉著,車上一般載三個人。主將持長戈居左,副將持長戈或其他輔助武器居右,中間是負責駕車的駕駛員。三個人和四匹馬,都要裹上皮革,罩上鎧甲,全副武裝,這樣才不至於衝進敵陣時輕易受傷。

緊接著,戰車上的兩個身材壯碩臂力過人的將領,一左一右,同時揮舞著超長的長戈,狂刺亂掃,就像在亂茅草堆裡割草一樣。主將衝鋒在最前沿,口裡大喊著口衝鋒口號。緊緊跟隨著戰車的眾多士兵們,手持刀槍劍戟,快速地趕上前來,將那些搠翻在地的受傷敵兵們,一個個的就地處決掉。一輛戰車如果只帶著一千個士兵進行衝殺,那麼,幹掉五六千甚至上萬個敵人也不在話下。如此強大的威力,完全取決於戰車及兩個操戈的將領。而緊跟戰車的士兵們,則只能起到配合作用。他們心情緊張的緊緊地跟隨著戰車,既不敢衝的太前,也不敢落的太後面,戰車勝,他們就殺敵立功,戰車敗,他們就鳥獸散。因此,在古老的車戰時代,作戰的主力是將,而不是兵。

當雙方都有戰車的時候,就要比誰的駕駛技術更高,誰的將領武藝更強,而雙方的士兵都會自覺的躲在雙方的戰車之後,誰也不敢輕易冒頭。這樣一來,兩軍決戰,兩邊的主將也都在戰場的最前沿。於是,整個戰爭就變成了戰車與戰車的較量,將領與將領的過招。如果某方的戰車翻了,或將領死了。那麼,勝敗立見,戰局立定,士兵們很自然地也就會或逃或降或死。主將專找主將決鬥。主將勝,則整軍全勝;主將敗,則整軍全敗。這大概就是武將單挑的雛形吧!

後來,隨著時光的推移,當戰爭規模越來越大的時候,武器越來越先進的時候,將整個戰爭的勝負託付在主將一人之身的做法,就是非常危險與愚蠢的了。縱觀數千年古代戰爭史,作戰的方法在不斷的淘汰與更新,主將也從原先最前沿的危險位置上,逐步後移,一直移到了最後面的安全位置上。那種雄性的號召「跟我一起衝!」也最終演變成了冷酷的命令。

【本篇文章非正式學術論文,如有不同史實觀點,歡迎留言指正】

文章來源:頭條問答
#古代 #打仗 #單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