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雅圖西部普羅維登斯山聖文森特的一家養老院裡,住有400多位高齡老人,特別的是這裡也是一座幼兒園。這個中心每周向孩童開放五天,可選擇全日、半日或每週兩、三天都行。這些孩子跟爺、爺奶奶一起做任何活動,如唱歌、跳舞、畫畫、煮飯或講故事等等。

這些孩子跟爺、爺奶奶一起做任何活動,如唱歌、跳舞、畫畫、煮飯或講故事等等。(圖/倍可親)
這些孩子跟爺、爺奶奶一起做任何活動,如唱歌、跳舞、畫畫、煮飯或講故事等等。(圖/倍可親)

去年6月,好萊塢電影製作人、西雅圖大學兼職教授埃文·布里格斯在2012-2013學年跟蹤拍攝,錄製了五分鐘紀錄片《現在完成時》(Present Perfect)隨後,她發起募款,希望獲得把紀錄片重新剪輯成電影的經費,15天內募到了超過10 萬美元(最初預定目標為5萬美元)。

孩子們進入養老院前,感覺老人們生活乏味無聊,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毫無生機可言,這是一個讓人沮喪的場景。(圖/倍可親)
孩子們進入養老院前,感覺老人們生活乏味無聊,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毫無生機可言,這是一個讓人沮喪的場景。(圖/倍可親)

一位當地人布里格斯表示,養老院在孩子出現前後有天壤之別,孩子們進入養老院前,感覺老人們生活乏味無聊,每天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毫無生機可言,這是一個讓人沮喪的場景;當孩子們走進養老院,開始跟老人一起唱歌、畫畫或給流浪漢做三明治,又或者進行其他活動時,老人們變得精神百倍、神采飛揚。

當孩子們走進養老院,開始跟老人一起唱歌、畫畫或,老人們變得精神百倍。(圖/倍可親)
當孩子們走進養老院,開始跟老人一起唱歌、畫畫或,老人們變得精神百倍。(圖/倍可親)

孩子們在養老院能從容地做任何事情。比如,紀錄片裡有這麼一幕,一個男童叫馬科斯(Max),在老人院遇到了一位叫約翰的老人。約翰不斷問這個孩子:你叫什麼名字?他一會兒把孩子叫成馬克(Mack),一會兒又叫成馬特(Matt)或麥琪(Match)…這樣的場景屢屢發生,但你能看到男童馬科斯總是保持耐心,一次又一次告訴老爺爺自己叫「馬科斯」。

這個學習中心一方面讓老人重新發現並肯定了自我價值,他們在跟孩子接觸中也獲得了更多樂趣和歡笑。(圖/倍可親)
這個學習中心一方面讓老人重新發現並肯定了自我價值,他們在跟孩子接觸中也獲得了更多樂趣和歡笑。(圖/倍可親)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的也曾報導說,這個學習中心一方面讓老人重新發現並肯定了自我價值,他們在跟孩子接觸中也獲得了更多樂趣和歡笑;另一方面,孩童更清楚地懂得人的衰老過程,從老人那裡收穫了無條件付出的愛,還意識到「大人」有時也是需要幫助的。

另一方面,孩童更清楚地懂得人的衰老過程,還意識到「大人」有時也是需要幫助的。(圖/倍可親)
另一方面,孩童更清楚地懂得人的衰老過程,還意識到「大人」有時也是需要幫助的。(圖/倍可親)

這部片子傳遞了甜蜜、有些尷尬和可笑的信息和故事,不管是哪種,都很深刻和讓人心碎。布里格斯說,希望這部片子能夠激盪一場有關美國老齡化的議題。據統計,美國有43%老人處於獨居隔離狀態,每天孤獨而且憂鬱,而這也反過來影響他們的身心健康。

把養老院和幼兒園開在一起,是一個讓老人再次融入社會的偉大案例。(圖/倍可親)
把養老院和幼兒園開在一起,是一個讓老人再次融入社會的偉大案例。(圖/倍可親)

布里格斯說:「老人擁有豐富的生活智慧和經驗,如果不能好好地加以利用,將是社會的一大損失。而把養老院和幼兒園開在一起,是一個讓老人再次融入社會的偉大案例。」

Present Perfect Trailer (影片取自Present Perfect Film)

文章來源:倍可親
#養老院 #幼稚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