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島聯邦監獄建於1860年,作為一個軍事堡壘和監獄,是美國最可怕的地方之一。它是一個位於舊金山海灣的岩石島,被冰冷的海水和懸崖峭壁包圍。監獄的最初建造者認為沒有人能從這裡逃走。有人說,一旦有罪犯被關進惡魔島,他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如何逃脫。據一位在這裡工作了29年的獄警說,從1934年到1963年,儘管有許多次嘗試,但從來沒有罪犯越獄成功,除了1962年6月11日那次,三名囚犯神秘消失了。

法蘭克·莫里斯(Frank Morris),是一個高智商罪犯,1926年出生在華盛頓,父母雙亡。他在寄養家庭度過童年,13歲時第一次被捕,之後犯下了從藏匿毒品到武裝搶劫的各種罪行。1960年,他在入室行竊時被抓住,並送到了惡魔島。

莫里斯的獄友是安格林兄弟,約翰(John Anglin)和克拉倫斯(Clarence Anglin),他們1930年誕生在一個有13個孩子的家庭,父母是在農場工作的移民。50年代初,安格林兄弟和其他人組了一個團隊搶劫銀行。被逮捕後格魯吉亞服刑。多次越獄失敗後,兄弟倆在1960年被轉移到惡魔島。

但這起越獄行動本來還有第四名犯人,艾倫·克萊頓(Allen Clayton),他是一個殺人犯和職業罪犯,於1955年被捕,遭判無期徒刑。在佛羅里達州越獄失敗後,他1957年被轉移到惡魔島。艾倫是沒有參加實際越獄的唯一同謀,因為他來不及挖通自己房間內的通風管道。49歲時,他在獄中死於急性腹膜炎。

法蘭克和其他囚犯花了幾個月時間想出這個計劃,又花費數月時間打通了各個牢房的通氣管道。計劃一旦有機會就半夜溜出去,逃向海灣,遁入大海。理論上,沒有任何人會注意到他們失蹤。獄警會在夜間檢查牢房,莫里斯和他的同夥用衛生紙和自製香皂雕刻了假的頭部模型,然後從理髮店弄到了頭髮,從維修車間弄到了塗料,讓模型更逼真。他們把衣物和毯子堆在被子下,把模型放在枕頭上。

幾個月裡,四個犯人在晚上放音樂的時間,用任何他們能找到的,廢舊鋸片、勺子、甚至從吸塵器上拆下的零件,來挖掘擴大通風管道。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些洞寬到足夠成年男子爬過。但是,計劃在最後行動時出現了問題,艾倫無法通過牆壁上的洞。其他人不願等待,因為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艾倫作為最初的參與者之一,被留在了這裡。雖然他承認自己參與了計劃,但卻一直沒有背叛他的同伴,直到病逝,他也沒有供出整個計劃。

通過加寬的風道孔,他們進入到工具走廊,然後通過通風井爬到屋頂。在打通風井的時候,一聲巨響迴蕩在整個監獄,但由於沒有進一步的動靜,警衛決定置之不理。逃犯們用自己的裝備,從廚房排氣管向下滑到地面。自由越來越近了,攔在他們面前的只有12英呎高的帶刺鐵絲網。在監獄裡,他已經積累了一些物資,包括50多個雨衣,他們用來做成救生衣和一個的橡皮筏,用偷來的手風琴拆下木板做成一個槳。在10點後一段時間,他們的充氣筏到了東北海岸線附近的發電廠,這是探照燈和監獄塔樓的一個盲點。

越獄在第二天早上才被發現,引發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搜捕。警方搜索了惡魔島和周邊海灣的每一處,緊接著,他們又搜索了附近的天使島,可是一無所獲,莫里斯和格林兄弟的確逃脫了。24小時後,當局沒有發現屍體,沒有船,什麼都沒發現。獄警認為,他們被洋流帶到太平洋,但格林兄弟都是游泳高手,誰也不知道他們究竟在哪裡。

下面10天,多個軍事和執法機構參與了搜索。逃逸四天後,海岸警衛隊在天使島發現了船槳和一個包裹在塑料布里面的錢包,裡面有寫著姓名、地址的照片。6月21日,在天使島海灘發現了雨衣的碎片,海岸警衛隊和聯邦執法官加緊調查。第二天,在惡魔島50碼外的海上又發現泄了氣的救生衣。然後,直到幾個月後,才有新的證據出現。一艘挪威船隻在海灣航行時,在距金門大橋(Golden Gate Bridge)20英里的地方發現了一個漂浮物,當時他們不以為然,但後來的描述中,與逃犯們的線索吻合。

逃跑後的第二天,一名男子致電舊金山一個律師事務所,電話中他自稱是約翰格林,「你知道我是誰嗎……有看報紙嗎?。」這名男子隨即掛斷了電話。調查人員認為,莫里斯他們得到了外界的幫助,有一艘船從天使島接應他們,然後把他們送到了舊金山的13號碼頭。1993年,惡魔島的一名前囚犯告訴電視台,他曾幫助策劃了惡魔島越獄。他說,是克拉倫斯的女友在接應他們,開車幫他們逃到墨西哥。截至2015年,格林兄弟的侄女,仍相信格林倆生活在巴西里約熱內盧,現在他們已經80多歲了。

雖然自1964年以來該設施已被關閉,它仍然是舊金山的熱門地點之一,遊客、研究人員和犯罪歷史學家每天湧向保存完好的監獄,調查它的隱情、探索這個陰森恐怖的地方,同時也挖掘這個現代史上最偉大越獄行動背後的故事。

#惡魔島 #越獄 #Allen Clayton #Frank Morris #John Angl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