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陸霧霾嚴重,許多大城市幾乎終日壟罩在雲霧中,見不到陽光。甚至還有明星攜家帶眷出國,目的就是要避開恐怖的霧霾!不過,你知道嗎?1952年12月5日的時候,英國倫敦的人也曾被霧霾恐懼過,甚至坐在家裡,也無法避免一團團的霧氣,這「隱形的殺手」,曾造成上千人死亡。

1952年英國也曾被霧霾壟罩。(圖/Mashable)
1952年英國也曾被霧霾壟罩。(圖/Mashable)

在這個絕望的時代,卻有些無名英雄默默付出,改變了倫敦的困境,他就是《Arthur Guinness, Son and Co Ltd》的主編休˙比弗爵士(Sir Hugh Beaver),同時,這本雜誌就是日後《金氏世界紀錄》的前身。休˙比弗是粉塵監測站委員會的主席,他率領的調查團隊報告指出:「絕大部分的污染源,直接來自於化石燃料的燃燒。」並且替倫敦做了很多能源上建議。

霧霾讓人身體健康狀況變差。(圖/傳送門)
霧霾讓人身體健康狀況變差。(圖/傳送門)

原來,1952年曾發生了這樣一件事:從北極南下的寒潮先後到來,氣溫低到了極點,而在降溫過去後,風停了,一輪反氣旋造訪了無風的倫敦,形成了冷而停滯的空氣,受困於一層暖氣團之下。為了取暖,成千上萬噸未經過脫硫處理的煤,被投入家庭煤爐和市區內的小火力發電廠的火爐裡。

同時,從這些地方的排氣口裡,數千噸煤灰、焦油和混雜著二氧化硫等各種有害化合物的氣體,被源源不斷的排放到大氣之中。因為這樣,霧霾越來越大,最後也對人們產生了不良影響,包括過敏、咳嗽,甚至隔天出門時,發現這些霧霾讓能見度不到10公尺。

倫敦街道滿滿是迷霧。(圖/加拿大家園網)
倫敦街道滿滿是迷霧。(圖/加拿大家園網)

倫敦市中心的Sadlers Well劇院也宣佈停演,因為人們看不清舞臺。到了12月7日和8日,市區空氣中二氧化硫的含量已經高達3.83mg/m³,二氧化硫在空氣中其他氮氧化物的催化下,逐步轉化為硫酸鹽。當含有稀酸的濃霧微粒蒸發時,酸霧就籠罩了整個城市。

毒霧之下,大量的人感到呼吸困難,倫敦城內到處都可以聽到咳嗽聲。極端天氣期間的死亡率是平時死亡率的3到4倍,倫敦官方發佈的,在濃霧彌漫的4天時間裡死亡的人數就達4075人,一般認為這是低估了實際死亡人數,2個月後,又有8000多人陸續喪生。

霧霾讓能見度變低、過敏增加。(圖/加拿大家園網)
霧霾讓能見度變低、過敏增加。(圖/加拿大家園網)

參加救援的醫生Horace Pile回憶到,他曾經想把一個患者送到醫院救治,但是醫院裡因為大霧來就診的人太多,所以根本無法收治。對於1952年的倫敦霧霾,英國政府一開始是消極的,他們否認霧霾和健康有關,而是歸咎於病人們本身就患有呼吸道疾病。

究其原因,是因為當時無煙煤尚未普及,並且價格昂貴。想要改造居民的暖爐,限制火力發電廠的發展,還要清潔能源,就勢必要掀起一場價格高昂的能源革命,英國當時因為剛經過二戰的,不想要負擔這筆金額。

休˙比弗爵士(Sir Hugh Beaver)。(圖/加拿大家園網)
休˙比弗爵士(Sir Hugh Beaver)。(圖/加拿大家園網)

直到休˙比弗爵士(Sir Hugh Beaver)提出報告,同時,倫敦地方議會(成立於1889年)在1953年1月也出了一篇報告,明確指出12月5日這場毒霧對居民健康造成了惡劣的影響。

委員會為如何治理倫敦霧霾給出了很多建議,包括:使用經過處理的能源(無煙煤等),政府應當為人們發放補貼以鼓勵清潔能源的使用,在都內規定無煙區,禁止燃燒會帶來大量污染的能源,大規模改造城市居民的傳統灶具,減少煤炭的用量……等等。

英國政府決定改進,空氣品質不斷改良。(圖/加拿大家園網)
英國政府決定改進,空氣品質不斷改良。(圖/加拿大家園網)

這些建議,最後都成為了1956年英國《空氣淨化法案》(Clean Air Act 1956)的內容。1968年,英國政府對《清潔空氣法》進行了修訂和擴充,1974年,政府頒佈《污染控制法》(Control of Pollution Act),規定機動車燃料的組成,並限制了燃料中硫的含量。到1975年,倫敦的霧霾天數已經從每年幾十天減少到15天,1980年降到5天。

根據大陸官方數據顯示,2016年北京空氣品質達標天數198天(不達標天數167天),共發生重污染39天,其中PM2.5重污染38天,較2015年減少7天。

文章來源:哒哒良品

#霧霾 #英國 #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