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瑜談勝選關鍵 823大雨戳破綠營國王新衣(影片取自YouTube/中天新聞CH52)

軍歌〈夜襲〉裡有一句歌詞─「挺進在漆黑的原野上」。韓國瑜在北農、在選黨主席時的處境,就像這句歌詞一樣。直到高雄市長選戰打到最後,月亮才現身幫他照路。禿子跟著月亮走,支持者則跟著禿子走。一開始,韓國瑜不被看好。高雄市是民進黨的「西瓜區」,還是個大西瓜。二○一四年高雄發生氣爆,陳菊非但沒有被震垮,年底尋求連任,還以將近一百萬票當選。韓國瑜打陳其邁,怎麼可能當選?

一開始,他的「團隊」只有三個人,小吳、小黃和他,他們自我調侃為「三子」─禿子、胖子和瘦子。禿子帶著胖子和瘦子,大膽挺進深綠區。

韓國瑜第一次與深綠「石化工會」成員碰面,所有人用懷疑的眼光看他。「國民黨的黨部主委,怎麼會來我們這個地方?」韓國瑜見招拆招,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我們今天不談政治,只交朋友!來來來,大家喝!喝酒!」他們對韓國瑜刮目相看:「這個韓國瑜,跟以前的主委不一樣!」接下來,他又去了第二次、第三次,等到第三次的時候,韓國瑜的幕僚私底下做了個測試。

「如果以十個人計算,過去支持陳菊或楊秋興的比例是多少?」「八比二!」但是理事長私底下透露,「韓國瑜來到第三次,可能已經有十萬票跑到他那裡去,陳其邁少掉十萬票,一來一回,韓國瑜等於拿了二十萬票。」

國營事業、公家機關把韓國瑜拒在門外,企業界因為怕生意受影響,也不敢跟他見面。他想到北農總經理時期,與高雄市青果公會理事長李界旺往來頻繁,或許可以到他那裡拜會。沒想到,對方跑到大門口來擋駕,當看到他一臉的尷尬,不想為難他,掉頭就走。他只剩宮廟可以拜。

韓國瑜說,他不知道誰推薦他,但有一天吳敦義親自南下找他,要他接黨部主委,他當然清楚家人絕對反對。「但吳敦義有句話打動了我,他對高雄很有感情!衝著這句話,我願意留下。」

回家之後,他把決定告訴李佳芬,果然,她的反應激烈:「你退了就退了,不要再玩了!我從來不對國民黨抱任何希望,或許交到你手上,還有一點希望,但是黨主席選舉慘敗,證明他們不要你!況且,你對高雄這個城市那麼陌生,主委要怎麼當?」

李佳芬再度重申:「韓國瑜是眷村子弟,他如果決定了,就會賭命!」韓國瑜在高雄的每一天,真的是在賭命。他住進市黨部,每天睡在簡陋的行軍床上,大約有半年之久。二○一七年七月,李佳芬第一次去看他,看到他和小吳兩個大男人,什麼東西都不會用,也沒有洗衣機,洗衣服都用手搓。飲食不正常,一日三餐,經常用一杯咖啡、兩片餅乾,就打發了。「這樣下去不行,快入冬了!」後來有民眾主動說,有間空房子,裡面有洗衣機,可以租給他,他才真正找到落腳的地方。

李佳芬之所以擔心韓國瑜參選,是因為民進黨的追殺,不會停息,後來果真如此。首先是維多利亞雙語學校被「查水錶」,在韓國瑜通過國民黨初選提名之後,執政黨幾乎出動八部二會的力道,把學校像翻地毯一樣,徹底翻了一遍。「查稅、勞檢、環境……等各方面,都遭到最嚴格的檢驗,就以環境清潔來說,連水溝、廚房都被嚴查,還好我用了幾個歐巴桑,平常很愛乾淨,一有閒,就這裡擦擦、那裡清清,所以到處都一塵不染、清潔乾淨,讓他們無功而返!」

從北農、黨主席選舉,一直到韓國瑜選高雄市長,就一路跟隨的幕僚黃文財和司機吳啟全,也遭受池魚之殃。吳音寧在二○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接任北農總經理,八月一日就出手,將他們降調轉任最底層的理貨員,其中黃文財被連降七級,第二天就遞出辭呈;吳啟全五天後跟進,甚至在辭呈上述明「拒絕報復性轉職」,吳音寧以用辭問題,拒絕批准,雙方隨即進入勞資爭議的攻防當中。

與吳音寧在地檢署相逢,韓國瑜十分感慨。當檢察官或律師,要他舉證指控吳音寧,他展現厚道本質說:「我跟這小女孩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害她?」韓國瑜因「菜蟲案」被查帳,查他的會計師,也是高雄人,最後透過她的姐姐轉達李佳芬:「我沒有看過一個人的帳,像韓國瑜那麼乾淨。妳跟他說,我支持他!會回去把票投給他!」

李佳芬許久沒到高雄,那次去看韓國瑜讓她大吃一驚。「我住在福華飯店,晚上才八點四十五分,整條街又空又暗,感覺很蕭條!」於是她改變主意,支持韓國瑜參選。「如果你自認高雄在你手上有救,那你就選吧!不過,輸了你就退!」對我來說,退下來並非難事,反正自己再重新面對自己一次就是了。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跟著月亮走:韓國瑜的夜襲精神與奮進人生》一書,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拷貝!

《跟著月亮走:韓國瑜的夜襲精神與奮進人生》時報出版/韓國瑜口述、黃光芹採訪撰述
《跟著月亮走:韓國瑜的夜襲精神與奮進人生》時報出版/韓國瑜口述、黃光芹採訪撰述
#韓國瑜 #高雄 #禿子 #夜襲 #李佳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