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詞說之以「情」韓國瑜:人一生三段情串起(影片取自YouTube/中天新聞CH52)

韓國瑜自認,一生可以用六首歌來串連。第一首就是蔣緯國先生用以自況的〈哥哥爸爸真偉大〉!他的父親來自黃埔,官拜中校;家裡四個兄弟,其中一個哥哥也當了軍人,再加上他,韓家總共出了三個軍人。

韓國瑜第一次選舉,參選台北縣議員,由國民黨黃復興黨部提名,拿下第一名,一直到現在都是黃復興黨部成員。韓國瑜十八歲、也就是民國六十四年那一年,蔣介石總統過世,政府鼓勵年輕學子從軍報國,召喚出二千名青年投筆從戎,報考人數為歷年之最。韓國瑜通過考試,成為陸軍官校專修班第四十期學員,意外成為父親的學弟,兩人相差二十三期。

報到當天,他隻身前往板橋火車站,搭火車到鳳山。他身上穿著一件花襯衫和一條白色的大喇叭褲,大搖大擺走進官校,就像走星光大道一樣。進到營區,韓國瑜立刻遭到責罵,慌亂中他把衣、褲脫下丟進垃圾桶,換上軍裝,剃個小平頭,就此硬生生將人生切成兩半。

他與家人、社會、學校、朋友和狐群狗黨隔絕,開始適應新環境。出乎意料之外,他們一連一百多人,許多是閩、客族群,所說的話,他完全聽不懂,猶如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韓國瑜的軍旅生涯,前後六年─受訓一年、服役四年、留役一年。他在軍中表現突出,第二年就升少尉排長,奉派到土城運輸兵學校(即現在的鴻海總部所在地)。到了那裡,他才發現他所帶的兵有些年紀比他還大;其中一位老班長都已經四、五十歲,他才十九歲,該如何管理這些「老」部下,簡直煞費苦心。

一年多後,他被調到「外島中的外島」─馬祖東、西莒陸軍野戰二四九師,擔任汽車連副連長,遇到「兩難」。首先,運輸兵汽車連缺乏現代化設備,他的處境艱難。再者,在外島帶兵必須強悍。

「有些兵進部隊之前是小混混,衣服一脫,不僅刺龍、刺鳳,還很會打。他們會打,我要比他們更會打!」

「我平常不打兵,最多只是罵而已;但遇到一種情況,我不但打,還一上去就又打、又踹!就是當他們酒後鬧事!」

「久而久之,這些兵一看到我就怕,知道我不是好惹的;但私底下,我對他們都很好。我的原則是,你亂搞,我就幹!你老老實實的,我就幫你。後來他們被我馴得服服貼貼的,還跟我成為好朋友。」

服役滿四年,韓國瑜轉調花蓮,在那裡以上尉身分退伍。軍中最後一年,是他生命的轉捩點,整個人脫胎換骨。汽車連隔壁是衛生連,有許多來自醫學院系的高材生,其聰明的程度令韓國瑜嘆為觀止。

「我不過跟他們聊個幾次天,就發現他們頭腦特別好,比自己優秀太多。其中一位來自台大醫學院的醫官,數、理、化成績不是九十九、就是一百分。」更令他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他把自己關在房裡兩天,就將時下最流行的魔術方塊給破解了,還把演算公式拿給他看。「這是什麼腦袋!」他自嘆弗如,下決心重拾書本。

從他國三被打入放牛班,再到自己發憤圖強,倏忽十一年過去。對於之前的光陰虛耗,他感到懊惱。於是化身勾踐復國,頭懸樑、錐刺股,發瘋似地埋首書堆,一天二十四小時,他十三、四個小時都在看書。

就這樣一連苦讀了十個月,把高中三年荒廢了的國、英、數、史、地和三民主義,全都找回來,一讀再讀,就怕時間不夠。韓國瑜在民國七十年四月退伍、在七月一日走進考場,當時已經二十四歲「高齡」。

他參加大學聯考,以六科、三百八十五分的成績,考上東吳大學英文系,從此人生展開新頁。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跟著月亮走:韓國瑜的夜襲精神與奮進人生》一書,未經授權,請勿轉載拷貝!

《跟著月亮走:韓國瑜的夜襲精神與奮進人生》時報出版/韓國瑜口述、黃光芹採訪撰述
《跟著月亮走:韓國瑜的夜襲精神與奮進人生》時報出版/韓國瑜口述、黃光芹採訪撰述
#韓國瑜 #軍旅生涯 #生命 #轉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