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愛,一個被新聞記者笑稱,再打下去就要「脫水」的運動選手。

因為贏球也哭、輸球也哭;開心會哭、受挫時更會哭。

3歲9個月開始打桌球、從小就是大眾焦點,被各國粉絲追逐,一言一行更是經常被放大解讀。

球場上專注果決、球場下爽朗直率。

除了好成績,「愛哭」幾乎是球迷對她的不二記憶點。

國際攝影大師篠山紀信 X 福原愛───《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影片/YouTube/suncolor三采文化)

【內容轉載】

跟小傑在一起的幸福,是因為他沒有把我當作「福原愛」。

很多朋友看了我跟小傑拍的實境節目《幸福三重奏》,都問我:「妳跟小傑真的這麼恩愛呀?」「你們平常的真實生活也是這樣嗎?」還有很多網友、球迷都會上網留言,覺得我們「好閃」、「不科學的閃」。(我也是來到台灣之後,才學會「閃」這個字)(笑)

其實,我跟小傑的幸福,不是大家認為「甜言蜜語」的閃,更不是覺得對方什麼都最棒最好的迷戀。相反地,小傑總是對我實話實說,沒有把我當作「福原愛」,就是因為和大家給我的恰恰相反,我們才能走到今天。

很多人因為認識我,常會對我有些特別的禮遇或優待;和我相處的每一個人,免不了把我當成「福原愛」。可能有人聽到這句話會有種不明就裡的幽默—「不然是把妳當成誰呢?」

看多了童話故事或浪漫愛情裡的幻想,很多女生享受著超級呵護與備受寵愛的感覺,認為那是一種愛情表現。

和小傑在一起的幸福正好相反,他只對我說實話。

我胖了,他絕對不可能說「很瘦」;如果我穿了一件衣服醜,他絕對不可能說「美」(所以心臟要很強喔)。經紀人每次看了都會笑說:「老婆或女友問說好不好看,當然是無條件地回答說『好看啊』,還想什麼?」但小傑不會,他認為:「如果妳穿這樣不好看,我為什麼要讓別人看到呢?」他總是給我最真心的建議,希望讓我走出去的樣子是美美的。

正因為他沒有把我當作「從3 歲9 個月起就打球的福原愛」,也沒有覺得我應當被禮遇或當個公主就好了,因此,他讓我看到許多真實的自己。

小傑最常對我說的是「妳要愛自己」、「有事要說出來」,他不會因為面對福原愛就憋著真心話不說。所以他也希望我有話就說、不要把委屈藏心底。我是日本人,非常習慣委婉的講話方式,事事點到為止,有相反意見也常不會直接表達。但是小傑的出現,讓我開始懂得聆聽自己。雖然到現在我還是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夠好,但他已經讓我能自然地哭、自然地笑。

如果問我婚姻的理想形狀是什麼?我會說,希望每個女生都能體會到這樣的幸福:不是只有放閃、只有表面的甜言蜜語;真正愛妳的人,會讓妳的心情自由,並且看見自我、重新認識自我。

心靈層面的浪漫是如此,那生活中的呢?具體而言,小傑讓我最感覺被重視的舉動就是「參與」。參與我的一切,不只是金錢上的支持,也不只是陪伴,而是「有意識」地用心參與。

一般大家認知裡的好老公、好男友,願意陪另一半逛街就很好了。有耐心一點的,可能會默默地在旁邊等、滑手機或是幫忙付錢、扛重物;沒耐心一點的,可能會催促該走了、希望不要逛太久。但小傑是會參與的人,他會實際拿起那些衣服在我身上比,會幫我挑材質、找適合的花色,要我先試穿再決定。他還會幫我拍照,讓我看看不同角度的樣子,想想以前有沒有穿過?未來可以在什麼場合穿?以免買了卻沒有機會亮相。

即使是買耳環之類的配件,他也會幫忙在我耳邊試戴、回想有沒有類似款式、挑適合我的風格材質。這樣的過程,不是「誰陪誰」,而是「我們一起做一件事情」。

還有,如果我突然想吃某個特定的東西,但恰巧不順路或是時間太晚的話,他都會記在心裡;查好餐廳資訊,趁著假日出門帶我去,把我說過的話轉化為實際行動。

結婚後的日子難免被柴米油鹽醬醋茶包圍,又有兩個小孩,總是被瑣事纏繞。但是他積極參與我們生活的大小事,不管是不是「女生」的事,都願意一起討論,讓我獲益良多。

那些獲得,就叫做幸福。

這些時刻,我發現自己得到了天大的幸褔。

如果小傑跟別人一樣,把我當成「福原愛」,搞不好在我嘴饞時,選擇勉強自己出門買,討我歡心。久了,難免配合到太累而發脾氣,這絕不是我想要的;又或者只是出錢,讓我生活無虞卻從未把我的需求放在心上,久了,可能會變成各過各的,走不進對方的生活,這更不是我所追求的。

所以,與其說我們很「閃」,不如說,是小傑沒有把我當成是一個知名的人,我們才能找到幸福。

(口述:福原愛 文字:彭薇霓 攝影:篠山紀信)

(內容連載之三)

《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本文取自 福原愛《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文章來源:內容連載5》福原愛 冠軍以外的夢想
#福原愛 #桌球 #江宏傑 #小傑 #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