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愛,一個被新聞記者笑稱,再打下去就要「脫水」的運動選手。

因為贏球也哭、輸球也哭;開心會哭、受挫時更會哭。

3歲9個月開始打桌球、從小就是大眾焦點,被各國粉絲追逐,一言一行更是經常被放大解讀。

球場上專注果決、球場下爽朗直率。

除了好成績,「愛哭」幾乎是球迷對她的不二記憶點。

國際攝影大師篠山紀信 X 福原愛───《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影片/YouTube/suncolor三采文化)

【內容轉載】

我想光明磊落地被看見。

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有人喜歡你,也一定有人討厭你,這點我很清楚。當運動員也是一樣,敵人不僅僅是賽場上的對手,有時候還得面對在比賽現場不支持你、在網路上不挺你,以及用各種方式攻擊你的人。

以前的我,總被貼上「不像運動選手」的標籤,因為我很愛打扮。

我的打扮,不是大家刻板印象中的花枝招展。比賽時我不會化妝,但是會配戴飾品(當然是在不影響揮拍擊球的前提下);我還喜歡把頭髮綁得緊緊的,一根頭髮都不允許跑出來(所以我會用很多髮夾),這樣才能讓我的思緒完全地專注在那顆球上。

除了有設計感的髮夾、合適的耳環和項鍊,更不會忘記要讓指甲也漂漂亮亮。

贏球的時候還好,輸球時就另當別論了。很多人會批評—「居然還去美甲?有專心練球嗎?」

「那麼重視打扮,有認真比賽嗎?」

類似這樣的聲音接踵而來,大家聽了或許也不意外吧。現在大部分的球員就算染髮也不是大事,但以前我18 歲打耳洞就成了大新聞。

在我這一期出道的球員中,我算是「比較不像球員」的。除了用心打扮,還會請贊助商設計粉紅色的球拍套、包包、鞋子,跟當時身兼經紀人的哥哥說,希望廠商設計褲裙,因為看起來比較可愛。我在乎這些事,並不牴觸我愛桌球的心。

有一陣子因為太常被罵了,心裡也想說是不是該放棄這些堅持。但是,不做這些真正喜歡的事情後,我反而沒自信了。我很少跟人解釋自己愛打扮的原因,其實是我天生比較沒有信心,那些讓我變好看的飾品配件,可以讓我感到有力量,在球桌上更有衝勁。

很多球迷會送我小小髮夾,戴在頭上,能傳達出「我收到這些支持與加油了」的訊息。其實,運動選手在比賽時內心是很孤獨的,有了這些小配件,能讓我安心許多。

我喜歡純色珍珠、裸色鑽石,它們給人純淨無瑕的感覺,戴在身上,代表比賽時心無雜念。特別是鑽石的材質堅硬,剛硬而不軟弱,我期許自己可以跟鑽石一樣勇敢。

與其討好別人而失去拚鬥的信念,輸掉比賽對誰都沒有好處,不如按照自己內心的聲音走。「愛打扮」既不損人又能利己,如果能讓我找回信心打出好成績,這樣不是才對得起幫我加油,一路在背後支持我的人嗎?

我的教練「媛姐」說過一句話,直到現在讓我都受用。媛姐的個性跟我恰恰相反,要她搽指甲油,她會舉起雙手大叫:「我不能呼吸了,快幫我弄掉!」

但這樣的她,卻能告訴我:「小愛,妳不用多做解釋,用實力講話。」她從不用自己的想法來限制我,反而告訴我要憑真本事決勝負。

不管到了幾歲,人都在與世界的標準抗衡。我體悟到的是,我們常希望自己不要違背他人的期待,卻忘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是無愧於己心。如果有一天我的心能被透視的話,我希望能光明磊落地被看見。

所以,我,不想違背自己的堅持與執著。只要這份精神無損於他人,又有什麼不可以?

(口述:福原愛 文字:彭薇霓 攝影:篠山紀信)

(內容連載之四)

《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本文取自 福原愛《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文章來源:內容連載2》福原愛 好險我跟別人不一樣
#福原愛 #打扮 #聲音 #運動選手 #江宏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