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愛,一個被新聞記者笑稱,再打下去就要「脫水」的運動選手。

因為贏球也哭、輸球也哭;開心會哭、受挫時更會哭。

3歲9個月開始打桌球、從小就是大眾焦點,被各國粉絲追逐,一言一行更是經常被放大解讀。

球場上專注果決、球場下爽朗直率。

除了好成績,「愛哭」幾乎是球迷對她的不二記憶點。

國際攝影大師篠山紀信 X 福原愛───《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影片/YouTube/suncolor三采文化)

【內容轉載】

回想籌辦婚禮的過程,我覺得自己很像個導演。

2016 年決定結婚後,9 月1 日我們先做了登記。隔年元旦在小傑的家鄉宴客,接著回日本辦第二場婚禮。很多人都知道我的日本婚禮是在迪士尼樂園舉辦。有媒體報導覺得浪漫可愛,但也有人批評:辦兩場婚禮實在太高調、太炫富了。

可能很多人覺得迪士尼樂園就在日本,我又是日本人,應該很常有機會去才是。但其實,迪士尼對我來說,是個夢幻且遙遠的存在。大概得拜託爸媽5、6 年,才能求到一次去迪士尼的機會,而且還要打球成績夠優秀、拿到冠軍的前提下,才能得到這個獎勵。

迪士尼不是日常的場所,是一個承載了許多孩子夢想的所在,童年的我也是其中之一。就算長大成人,我也不見得能經常去這個夢幻樂園,多半是有朋友來玩才會特別去。所以我時常想,一定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對這個樂園懷抱無限的憧憬,卻遲遲沒有一償宿願的機會。

雖然我結婚時還不到30 歲,但因為從小打球的關係,結識了不同年齡層的好朋友、各界人士,加上親戚中不少人已經結婚有小孩,我猜想不管大人、小孩,都會喜歡這個夢想園地吧!因此決定婚宴地點時,第一個想法就是:「我可以幫大家實現夢想了!」

日本的婚禮,宴客廳前方有一張長長的桌子,新郎和新娘會坐在這裡面對大家,因此能清楚看見來參加婚宴的每一個客人。

我就像個導演,主導著節目推進,當米奇、米妮上場,大人和小孩都露出滿足的笑容時,那一刻真的收穫滿滿。那種幸福不是在迪士尼當新娘有多浪漫,而是看到每個人因為我的婚禮而更接近夢想,讓我非常非常開心。

當然,我也聽到一些質疑,像是:「幹嘛辦兩次婚禮,該不會把自己當公主吧!」說實話,當下真有些鬱悶,但我選擇沉默,我是一個有目標就要完成的人,所以一旦決定了方向—婚禮不只是婚禮,而是能讓更多人感到開心的時刻—我就專心不二地前進,因為這是我自己要走的路。

生活中常會出現「做或不做」的猶豫,導致自己無法下定決心的原因,往往是來自於他人,而非自我意願。現在回頭看我的迪士尼婚禮,就算被再多人誤解,我的心意最終還是順利傳達給來參加婚宴的每個人,這樣就值得了。外界對我的誤解是人之常情,畢竟每個人想法不同。在迪士尼舉辦婚禮確實得花不少錢,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但是到現在,若問起我的婚禮,我最先想到的不是那些負面評論,或是令我難過的心情;反而是坐在前桌面對大家的激動心情和每個人的笑臉,更深地烙印在我心裡。

我不斷在整場婚禮觀察每一位賓客朋友從中得到的幸福感,那份悸動,也變成我的幸福。

如果每位賓客的幸福感是1 分,我累積了所有人的1 分,便成了100 分。有了這份回憶,讓我覺得還好當時堅持了下來。

# 男友變老公的差異

某次和大家一起吃飯,外面突然來了好多閃著燈卻沒有警笛聲的警車。朋友說可能是在埋伏,我問小傑,如果發生槍戰我被打中了,他的反應是⋯⋯?小傑說他會丟下我逃走,因為不能兩個人都死掉,小孩怎麼辦。(超實際派老公)

(口述:福原愛 文字:彭薇霓 攝影:篠山紀信)

(內容連載之五)

《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本文取自 福原愛《不管怎樣的哭法,我都準備好了》/三采文化 提供

#福原愛 #桌球 #迪士尼 #江宏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