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如作戰,在消滅病毒戰場第一線的是辛苦的醫護人員,這也相當符合真實作戰「阻敵於境外」的大戰略。因為對抗這看不見的敵人,包括台灣在內的世界各國,都拿出最新研發的科技成果,不只是阻敵,還期盼迅速滅敵。可是這細微的生物不但跟人類玩捉迷藏,還時時刻刻變身,讓全人類吃盡苦頭,付出慘痛代價。

《好好聽》病毒的百年變異 只能阻敵於境外?(影片取自/FB 好好聽FM 粉專)

這波新冠病毒凌遲人類要到什麼時候,沒人能說得準,它會像17年前的SARS一樣自我滅絕嗎?沒人敢說。回看歷史,百年前全球大流行的「西班牙流感」在近90年後才被確認是H1N1,但現今的H1N1的毒性早已比它祖輩強上千萬倍。

人類真的對這些小傢伙莫可奈何嗎?125年前,細菌學家巴斯德說,別悲觀,科學還是可以給我們帶來 希望的。只不過,我們還要想想,我們是不是一直在破壞這生存環境裡的生態平衡。所以也有科學家說,這些病毒是我們自己孵化它們的。

作者:劉忠繼(資深媒體人)

文章來源:好好聽FM臉書粉絲專頁
文章來源:YouTube/ 好好聽FM_疫情最前線 有疫更有情 好好聽FM陪伴您 _健康養生
#SARS #阻敵 #人類 #作戰 #H1N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