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前,全球將新加坡視為控管新冠肺炎(COVID-19)的模範生,對感染者後續處理的「黃金標準」獲得讚賞,但從3月中開始,新加坡確診案例飆升22倍,從266例增加到5992例,其中有60%是外籍移工,顯示新加坡忽視移工這塊,低估傳播速度,導致確診暴增。

根據外媒報導,社會輿論認為政府忽視移工處境,對待移工方式等同第三世界,他們像沙丁魚,30萬人擠在40多家宿舍,等於是將成千上萬的人「困在」同一棟建築,且12至20人共用狹小房間與衛浴是常態,4月7日新加坡下令關閉國內非必要工作場所,14日封鎖所有移工宿舍,但所有人全擠在室內,反而比平時更危險。

新加坡律師、前外交官湯米科姆(Tommy Koh)曾警告「這些宿舍就像一顆定時炸彈,正在爆炸」,為了降低傳染,政府將部分男性移工安置在停車場、軍營,打算將健康移工安置在郵輪,鑿於先前郵輪爆發感染,還需考慮是否符合防疫規範。

其實新加坡移工住宿環境糟糕的問題存在已久,2008年多名移工感染水痘、2016年新加坡受登革熱、茲卡病毒重創,移工之間也爆發疫情,新加坡國立大學的醫學教授戴爾費雪(Dale Fisher)表示,如果不儘快阻止移工群聚感染,醫療系統恐不堪負荷,戴爾費雪也指出,新加坡防疫政策與香港形成對比,「在新加坡,我們希望生活繼續正常進行」,反觀香港關閉學校、在家辦公、升級控管,目前來看香港做法更加有效,「新加坡應對病毒方式更像是一場賭博,你可能會小贏幾把,然後輸一把大的」。

文章來源:theguardian
#新冠肺炎 #肺炎 #移工 #新加坡 #控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