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樹木希林曾演出向田邦子編劇的電視劇,以《東京鐵塔: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獲日本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更從接拍是枝裕和電影《橫山家之味》開始,成為其創作核心。銀幕下的樹木希林,一生曾有過兩段婚姻,與搖滾歌手內田裕也婚後分居逾四十年,她卻認為「唯有讓彼此去過應該有的生活,才是玩搖滾的人該做的事」;當一眼視力逐日衰退、癌症漸漸侵蝕身體,她仍表示「生病也是有好處的……漸漸沒力氣吵架了,變得十分謙和」。

叛逆阿嬤樹木希林 家暴分居40年仍堅持不離婚(影片來源/youtube/SHOGAKUKANch)

《離開時,以我喜歡的樣子:日本個性派俳優,是枝裕和電影靈魂演員,樹木希林120則人生語錄》集結樹木希畢生訪談精華,以生、老、病、死等人生普遍會經歷的課題為中心,編纂而成。在書裡,樹木希林以直白的口吻,回應「何謂幸福」、「演員之道」、「對婚姻的看法」、「與子女的相處」等種種關於生命日常的提問,一如她在電影裡看似不經意卻直指人心的台詞。「不需要太努力,但也別太消極」,這本書不只是記錄樹木希林一生言語的精湛之作,更能在每一個人的生命轉角,或是跨越高牆之際,帶來啟發,甚或輕盈而深重的陪伴。

【精彩書摘】

●我想要的不是快樂,而是覺得有趣。

快樂是客觀的,要投入其中才會感到有趣。

人生在世,若不覺得有趣,就很難走下去。

在以「衰老」與「死亡」為主題的雜誌訪談中所言。回想某次在地方上一場以「死亡」為主題的座談活動,席間聊到朋友從海外歸國的女兒來到臨終前的父親身邊時所發生的小插曲。

二○一七年五月

在病床前,子女不都會拚命地喊著「爸爸!」、「你醒來啊!」嗎?心電圖上的電波「嗞、嗞、嗞……」的很微弱,幾乎就要變一條直線了,不過呢,床上的人彷彿聽到有人在喊他吧,那個「嗞、嗞」的電波又開始跳動了。(中略)後來又開始轉弱,變「嗞……」的時候,女兒又會喊「爸爸!」、「你要活下去啊!」可是這樣重複來回了幾次,大家也逐漸麻木了。不知道是第幾次心電圖又「嗞……」地變弱,這女兒竟然喊出:「爸爸,你到底是要活還是要死,下個決定吧!」

當場所有人都爆笑了出來,還是在那個以死為中心的地方呢。不過那種心情大家可以理解吧?然後那件事還有後續,遺體送到火葬場,要準備火化,這段時間家人朋友都到一個房間裡等著,大約一個小時後,殯葬人員來通知已圓滿完成,那名女兒便對所有人宣布:「各位,爸爸已經烤好了。」

這個世界是不是很好玩?大家老是在煩惱「老了該怎麼辦」、「死了該怎麼辦」,比起在腦中糾結的世界,現實可是遠遠大於此,是意外的連續。我想要的不是快樂,而是覺得有趣。快樂是客觀的,要投入其中才會感到有趣。人生在世,若不覺得有趣,就很難走下去。

●想要靠自己看清楚 「人」,就非得要獨立。

在訪問中表明要關閉事務所,與經紀人解約,決心「一人獨行」時所言。

一九八八年七月

我認為那些身為女人理當該做的事,不做也不會死。

唯有讓彼此去過應該有的生活,才是玩搖滾的人該做的事,才是一個演員該做的事。

內田裕也單方面提出離婚申請後,樹木希林在接受雜誌採訪時,談到該事件引起的騷動時所言。

一九八一年四月

那時候的情況不太好,剛開始的那三年間明明是住在一起,卻沒有兩人結婚、一同生活的感覺。反倒是分居之後才在意彼此,我在雜誌上看到他的照片,會有一種「啊,這是我先生呢」的依戀感。他也是,把我散落各地刊登的文章一字不漏地全部讀過,還打電話和我說:「你這傢伙,還會為那種事情開罵喔?你的個性一點都沒改變啊。」對我的這些情況無法放心,也真是辛苦他了。

不過,這不是他為了復合而耍的手段,他不是那種人,我也相信他當初提離婚是真心的。所以不管他再怎麼累,我還是一樣輕鬆快活。對女人而言,沒有需要伺候的人就是無事一身輕。一路至今我始終這麼散漫、自得其樂,這些都算是我的缺點。然而,我認為那些身為女人理當該做的事,不做也不會死。唯有讓彼此去過應該有的生活,才是玩搖滾的人該做的事,才是一個演員該做的事。今後為了讓我們都能踏實地活著,我真心希望他不要回來我身邊。

(本文摘自/《離開時,以我喜歡的樣子:日本個性派俳優,是枝裕和電影靈魂演員,樹木希林120則人生語錄》/遠流出版)

圖/《離開時,以我喜歡的樣子:日本個性派俳優,是枝裕和電影靈魂演員,樹木希林120則人生語錄》/遠流出版提供
圖/《離開時,以我喜歡的樣子:日本個性派俳優,是枝裕和電影靈魂演員,樹木希林120則人生語錄》/遠流出版提供
#樹木希林 #日本 #演員 #分居 #家暴 #婚姻 #演藝圈 #阿嬤 #叛逆 #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