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五日出版的《星期五畫報》為「中國內幕新聞專輯」,其中《北洋派一枝獨秀的顧維鈞》一文,記敘了當時正在美國出任駐華大使的顧維鈞的婚戀與仕途內幕。文章開頭就寫道:「遺留在今日的北洋政府時代的達官紅人,有的是靠著在任時搜刮來的民脂民膏過著寓公生活;有的野心未死、慾望難填,現在的政治舞台上擠不進去,於是在淪陷時期鑽進黑暗地區,當漢奸過官癮,卻也作威作福。除了這二批人外,能夠在國民政府中歷任顯要,至今仍持有相當地位,在政治圈子中兜得轉的,只有碩果僅存的顧維鈞了。」

顧維鈞之所以能夠飛黃騰達,並且在政治舞台上被打倒後能夠馬上爬起來,有兩個原因:一是生得漂亮,二是婚姻成功。

第一個特點是他人生得漂亮,這在當年的社會知名之士中,顧維鈞應該穩居首位。當時顧雖已年逾五十、將近花甲,然而還是面如敷粉,嬌嫩猶似孩兒面,面頰紅暈暈,真像十六歲的小姑娘。這樣一個美男子,加上能言善語,自然討人歡喜。因此,顧維鈞就靠了他的漂亮,一生在婚姻場合中,可說無往不利。他又佔了婚姻上的勝利,爬上政治舞台,他的得意始終沒有脫離裙帶關係。

所以他的婚姻成功,是他的第二個特點。顧維鈞當時的夫人是他正式夫人中的第三位,其正式結婚二次,訂婚一次。他能爬上政治舞台,風雲際會,都與這第三次婚姻有密切的關係。

民國初年,顧維鈞學成歸國。當時國家百廢待舉,亟需人才,留美學生更受政府重用,想要謀得一個好職位可算探囊取物。顧維鈞一到上海,就馬上來到張家拜見恩人岳父,張衡山見女婿大喜,在家中設宴為其接風,更為昭示世人他有一個好女婿。席間,深得西方文化影響的顧維鈞提出要見見自己的未婚妻,但當時國內仍屬風氣初開,大家閨秀豈能輕易拋頭露面,更何況還是出見未婚夫。儘管父親已然應允,但女兒卻始終躲在房內,死活不肯出來。這讓一腔熱血的顧維鈞從頭涼到了腳,他覺得自己的未婚妻太不大方,配不上他這位留美的博士。

通過張衡山的介紹,顧維鈞北上投在了時任外交總長的唐紹儀麾下。顧以留美博士的資格,獲得一個外交部的三等秘書。顧少年翩翩,時常往來於北京達官貴人出入的娛樂場所。一次偶然的機會,在北京飯店舞場邂逅了唐紹儀的女公子玫瑰小姐。唐小姐雖未曾出國留洋,但對國外卻是心馳神往,所以她平時專愛結交留學生。顧的英俊儒雅更是打動了她的芳心,自此以後,顧唐二人形影不離。隨著他二人感情的升溫,顧維鈞更是官運亨通,節節高昇。明眼人都明白其中的緣故:顧每有要求,唐小姐就會纏著唐紹儀,直到她父親答應為止。顧在北京僅僅兩年,官職就像坐飛機一樣。

依然蒙在鼓裡的張衡山高興得很,以有這樣的乘龍快婿而自豪,逢人便誇自己的看相功夫。他認為時機已經成熟,遂接連函電顧回滬與愛女早日完婚,顧卻多次藉故不回。後來終於打聽到了事情的真相,直把張衡山氣得七竅生煙,立即寫了一封信給唐紹儀痛責顧維鈞,並請唐馬上將顧送回上海。

唐把顧叫了來,很不客氣地痛斥了一頓。顧那時雖不願離開北京,但受不住良心的譴責、親朋好友的勸導和唐紹儀的命令,只得打點行囊,準備南下回滬。唐小姐聞訊後,哭訴到父親面前,聲稱她和維鈞如不能結合,就一定落髮為尼。唐紹儀雖已升任國務總理,但他終覺得不該憑權勢強奪人家女婿,咬牙回絕了女兒的要求。未達目的的唐小姐豈肯善罷甘休,一氣之下,果然到了北京郊外的白雲庵,為了恐嚇父親,還派人通知父親已經擇日落髮。但唐紹儀仍不予理睬。一計不成便生二計,唐小姐又回到城內,進一步威脅父親,再不把她的終身大事辦妥,她就馬上到北京的八大衚衕去做皮肉生意,而且還要在妓院門首掛上現任國務總理小姐玫瑰的金字招牌招徠嫖客!這一招果然靈驗,唐紹儀徹底繳械投降。他立刻請回了女兒,打了一個電報給淞滬護軍使何豐林,叫他負責辦理張顧退婚事宜。

顧唐既結婚,顧的政治地位更穩了一層,不久便被派往倫敦,充任中國駐英公使,攜夫人走馬上任了。夫人終於如願以償地出洋來到大英帝國,在倫敦交際場中可謂出盡了風頭,樂此不疲,終日沉醉於應酬交際之中。只可惜好景不長,因為交際過盛,精力不繼,心力交瘁,竟然香消玉殞了!

顧維鈞在倫敦本為風流人物,悼亡不久,便和倫敦華僑糖商黃某的女兒發生曖昧。黃小姐的前夫是一位英國爵士,但結婚不久便英年早逝了。高貴的門第,關不住滿園的春色,黃在丈夫死後,仍舊出入於交際場中,終至一枝紅杏出牆來。早在唐小姐未去世前,黃對顧少川便心儀已久,日夜祈禱著能夠早日取而代之。豈料天從人願,唐小姐竟果真撒手人寰了!他二人開始交往時顧還年輕,尚不能完全屈服於金錢之下,黃小姐卻不耐再等,生恐顧為旁人橫刀奪愛。有一晚,她坦白地對顧說:「我的金錢力量,可以保證你事業成功,我們來開始合作吧!」但顧對她仍有些躊躇,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第二天一大早,一向迷信星相學的顧找了一個英倫有名的星卜家,出一個英鎊的酬勞,卦占他倆的婚姻。卦占的結果是佳偶天成,大吉大利!真不知是不是黃小姐事先買通了這位星卜家。總之,顧拿到這個卜簽後,隨即下定決心。不久,顧黃在倫敦結婚。於是,時人戲稱為「一磅緣」。顧維鈞付出這一磅算命錢,卻收進了五百萬磅陪嫁!

顧維鈞在北洋政府顛覆後,遭到國民政府的通緝,就只得避居國外。寄居時間一長,他便耐不住寂寞,官癮犯了,遂令夫人回國四處活動。顧太太起初找到宋子文,財大氣粗的宋卻不予理睬。於是,顧夫人又曲線迂迴到宋夫人那裡。宋夫人也是見多識廣,任何禮物不為所動。後來顧夫人打聽到宋氏夫婦吃哈密瓜上癮,於是就設法弄了些哈密瓜送進宋府,禮物雖輕,卻是投其所好!宋氏夫婦大快朵頤後,顧夫人終於打通了這條路。不久,顧維鈞回國,從部長到大使,個個不落空,迅速成為國民政府的大紅人。

【好書內容簡介】

畫報,是透過手繪插圖或攝影圖片等方式,記載社會樣態的一種圖象文獻。

《民國畫報人物誌》楓樹林出版
《民國畫報人物誌》楓樹林出版

從晚清至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中國國內共計出版了近千種畫報,其刊載題材涉獵廣泛,橫跨政治、經濟、科技、社會運動、藝文體育,詳實記錄此動亂時代各個領域的景況與發展,堪稱是民國時代的社會縮影。

老畫報,為肅穆的歷史添入一筆豔色這一卷卷圖文並茂的報刊媒介,直觀且鮮活地記錄民國時代政治、經濟、科技、藝文、體育名人逸事等市井小民津津樂道的趣聞。從後世的目光觀之,畫報可說是微距攝影動盪時代斑斕瞬逝的一幕、名人浮生的悲歡離合,可說是對於歷史事件的第一手報導。

【作者簡介】周利成,男,1965年生。1989年開始從事檔案工作,2004年被評為副研究館員,2008年任天津市檔案館編輯研究部副主任,被授予「天津市檔案系統編研專家」銜。著有《檔案揭密》、《天津老戲園》等四百餘萬字作品。

(本文摘自《民國畫報人物誌》/楓樹林出版)

#顧維鈞 #唐紹儀 #唐小姐 #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