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日記》劉自然事件之二/ 事發當天,蔣經國就在日記上記載:「今日台北群眾因不滿軍事法庭對劉自然案之判決,舉行示威並搗亂美大使館與美新聞處,造成對國家最不幸之事件,痛苦萬分且自感有失職責之處,惶愧非常。」當時蔣經國身兼國防部政治部主任及救國團主任,所以才說「於此事有失職責之處」,值得注意的是,日記中也寫到:「為美軍法庭判殺人犯無罪一事,余憤慨到了極點,甚至想到拒絕美方之邀取消訪美之計畫,此情感之衝動也。」表明他對群眾的行為,在情感上是認同並高度理解的。

蔣經國日記全球獨家–黃清龍揭開強人秘密(影片取自YouTube/台北市信民兩岸研究協會)

隔天日記續有記載:「由於群眾之盲目衝動,流氓之有計畫搗亂,青年之幼稚附和,造成了昨日搗毀美使館之嚴重事件,使國家之聲譽及父親之威望蒙受莫大之損害,痛心至極。同時對於少數青年之參加不法行動以及憲警之不力,在良心上與事實上皆須負重大之責任,今日思之無任惶憾不安,實為從來所未有之打擊。」同時他又說:「昨今兩日曾以全力阻止學生之遊行,並協助治安軍事機關處理此案,而外面則有謠言謂此乃救國團所策動之反美運動,而美國人亦懷疑此事與我有關。嗚呼!我在此時只有呼天了。」

當天日記並提醒自己:「近月國家多事之秋,外有兇惡之敵內有壞人作亂,令人憂慮異常。在歷史上凡亡國者皆未亡於敵人之手,而亡於本身之爭奪。此一歷史教訓,此時此地吾人應切記於心,不可一時或忘。」

到了第三天,日記中繼續記載:「群眾暴亂事件雖已逐漸平息,但因此事件所引起的心中惶惑之感與日俱增,對於憲警以及所有治安人員之不力,在良心上我應負重大之政治責任。父親日月潭歸來對余未加責備,益感惶恐不安,我應自己承認無能,並且對於政治情況知之不深,而造成群眾搗毀美使館,而至無法控制與壓制時,至感不安。不過此乃嚴重之教訓,不可不有所警惕。」所謂「對於政治情況知之不深」,似有出了事自我檢討、請求寬佑之意。

果然隔天日記又寫到:「父親面示,美國大使館曾向外交部與父親表示,此次搗亂美大使館之暴行為救國團所指揮,並謂拖延驅散暴民之時間乃學俄國方法,乘此機會偷開保險箱,雖非明說而事實上則明指余為此事件之幕後人。」但蔣堅持此事非他所策動,美國說他是幕後藏鏡人,未免太侮辱人了,日記上說:「當時感情衝動到不知天下尚有為我容身之處乎,天下冤枉之事雖有,但總再沒有比此更大的冤枉事了。此種謠言根本與事實完全相反,難道我只是為背冤枉而到人間來的嗎?是的,我應當把所有的冤枉背起來,並且要繼續的背下去,這應當看作是我的本分事。」

文章來源:蔣經國日記》救國團被指策動示威 蔣經國遷怒陳誠
#蔣經國 #日記 #群眾 #劉自然 #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