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表演藝術產業的困境,並非因為疫情才出現,而是早已出現;其風險結構已存在多時,今天只是透過疫情一次體現。對於台灣表演藝術產業長期以來資產累積的缺乏,財務風險的承受能力,乃至於前述平均每場票房的遞減趨勢,能否透過這次疫情進行一次大體檢,並提出系統性的解決方式,提升各團隊在相關財務方面的操作能力,或許是比當前疫情紓困更為關鍵的事情。

自今年初COVID-19疫情席捲全球以來,世界各地表演藝術產業皆遭受重創,紐約百老匯至二○二○年三月十二日便已暫停營業,台灣則在三月五日NSO澳籍音樂家確診案例傳出後,各場館與節目相繼視情況停演或延期,文化部亦在後續提出相關紓困措施。此次災情除對全體產業與從業人員造成影響外,也同時讓台灣表演藝術長期以來存在之各類基本面問題浮上檯面。在此一關鍵時刻,除了關注疫情對台灣表演藝術產業造成的影響外,回顧在疫情前便已存在之趨勢與問題,亦是同等重要。

本次很榮幸再次受國家兩廳院委託,透過分析兩廳院售票系統資料,一窺台灣當前表演藝術產業在疫情爆發前後之總體發展。本次之研究資料包含二○一三至二○一九年之節目銷售、會員訂單與相關基本資料,以及二○二○年疫情期間之停演與退票相關資料。資料雖僅限於兩廳院售票系統節目與會員,但身為全台最大藝文票券售票平台,自有一定程度之代表性。

二○一三至二○一九年趨勢分析

二○一九年兩廳院售票系統不分類別節目之總票房為新台幣13.6億元,總場次7,119場,售出票數共197.3萬張,皆達到二○一三年起的新高點(註1),乍看之下,似乎台灣表演藝術產業蒸蒸日上。然而,若仔細觀察數據,會發現各種不均的情形。首先,就節目類別而論,若分別觀察兩廳院售票系統的音樂、戲劇、舞蹈、親子與其他類別,則票房、場次與售票數的逐年成長,只有戲劇與音樂類能通過統計檢定(註2);換言之,此兩類別在總體成長上是相對明顯的。反之,舞蹈類在三種計算方式上都呈現負成長,票房年平均減少兩百四十九萬元,雖未通過統計檢定,但至少在統計上,舞蹈類可視同是七年來「無成長」,這本身便已值得擔憂。

但即使音樂與戲劇類「全體」隨年份成長,其內部依然存在不均的狀態。表一為進一步觀察各地區節目銷售成長狀況之結果。表中可見音樂類在多數指標與多數地區皆隨年度顯著成長,但戲劇類只有在中部地區是明顯成長,且不受以何種指標計算影響。

表一:兩廳院售票系統各年份總票房、總場次、總售票數與平均每場票房對年份之迴歸結果。
表一:兩廳院售票系統各年份總票房、總場次、總售票數與平均每場票房對年份之迴歸結果。

表一:兩廳院售票系統各年份總票房、總場次、總售票數與平均每場票房對年份之迴歸結果,紅底加號表示隨年份顯著成長,綠底減號隨年份顯著成長。顯著水準皆為10%。東部地區因資料點相對其他地區而言過少,在此不列入分析。地區之認定依據國家發展委員會之標準,分區如下:

 北部區域:包括臺北市、新北市、基隆市、新竹市、桃園市、新竹縣及宜蘭縣。

 中部區域:包括臺中市、苗栗縣、彰化縣、南投縣及雲林縣。

 南部區域:包括高雄市、臺南市、嘉義市、嘉義縣、屏東縣及澎湖縣。

 東部區域:包括花蓮縣及臺東縣。

除此之外,表一進一步顯示一個令人擔憂的現象:北部地區(雙北地區,以及北部非雙北地區)的戲劇類場次顯著增加,但平均每場票房卻顯著減少。換言之,每年團隊全體提供更多的演出,但總票房卻沒有等比例成長,形成一個「供給增加,但需求並未對應增加」的狀況。這也就表示至少在北部地區,戲劇類表演團體是在一個平均每場總收入愈來愈少的狀況下,端出更多的演出。團隊是否因而陷入一個負向的循環中,每一場的可運用資金愈來愈緊縮,從而被迫硬扛更多的演出來爭取金流?此一現象是否造成團隊的資產減縮,連帶影響到疫情期間從業人員的生活緊迫性?再輔以台灣戲劇類演出仍相對集中於北部地區之現況,以上問題變得格外嚴峻。

綜以上,雖然整體而言全系統總票房隨年份成長,但若細看數據便會發現,各地各節目類別之發展相當不均,舞蹈類逐年減縮,而北部戲劇類則面臨場次增加但平均每場票房減少的狀況。以上觀察反映了截至二○一九年底為止,台灣表演藝術產業所面臨到的部分困境。

(本文摘自 《PAR表演藝術 6月號第330期》)

#產業 #表演藝術 #台灣 #戲劇 #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