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輪廓透過鋼筆在紙上舒展開來,線條粗細有致、墨色濃淡均勻,再透過水彩技巧性的點綴,只需短短一小時,便能將眼前佇立多年的建築收入畫中。本期愜意台北要從速寫畫家對周遭的觀察,來感知台北的一景一物,帶領民眾重新認識這座城市的紋理。

人來人往的屋簷下,鄭開翔的目光不斷來回於遠方景物以及眼前的畫紙,畫筆跟著他閃電般的觀察力與思緒飛舞著,不到10 分鐘,雪白畫紙上長出一棟棟建築,像是南機場夜市的招牌立面以及周邊店家,都被永恆地記錄下來。

對於台北,鄭開翔坦言幾乎是透過速寫才認識,「台北有許多嶄新的大樓,但繞過這些大樓,或許就會發現某個舊社區,在那裡時間像是被遺忘,我特別喜歡記錄這樣的畫面。」鄭開翔從小在屏東長大,原本對台北的印象是高樓林立,以及擁有豐富多樣的夜市小吃,然而在繪畫蒐集全台灣街屋的過程中,發現了這個城市具有新舊並存的反差感,對喜歡老房子的他來說十分珍貴,也逐漸發現台北比想像中更加「可愛」。

「可愛」是鄭開翔喜愛用來形容城市街景的詞彙,由於在尋找創作場景時,經常能發現時間的痕跡,像是門外貼著的褪色春聯,又或是略顯斑駁的牆面,這些景象都會讓他去揣摩屋主當時的心情與樣貌,進而讓建築產生了個性,「這些痕跡讓建築充滿人味,有了人味就顯得特別可愛。」如同鄭開翔眼中的南機場夜市,有不少老店家的招牌保留著手繪或是立面雕刻,走逛其中宛如時間回溯,「相較時下招牌線條的一致性,手作的東西多少有些微誤差,粗細不一的圖面輪廓,更能感受到情感的溫度。」因此在下筆時,鄭開翔雖不會刻意更動實景比例,但是對於視覺重點會以加粗墨線做勾勒,其餘部分會在上水彩時以暈染方式帶過,以突顯主角,讓欣賞者一眼就能明白畫作想傳達的故事。

為了尋找畫作場景,鄭開翔總是以步行的方式穿梭大街小巷,他說:「就連騎自行車也太快,只有行走才能看到細節。」他也提到「走畫」是最適合速寫的方式,也是一種迷人的旅行模式,透過停下來記錄的時間,加深對四周的感知,例如光線與建築的明暗觀察、人潮與車流的變化、食物香氣的蔓延……以北投依山而建、櫛比鱗次的樓房為例,鄭開翔笑著說,「沿著蜿蜒的道路慢慢上山,一邊畫著四周建築,有種正在探險的感覺。」

近期,鄭開翔更參與了台北市文化局的「台北無圍牆博物館」宣傳計畫,與市長一同速寫大稻埕。他提到,此區完整的花紋立面,相當適合初學者來觀察學習。鄭開翔說,「其實速寫沒有特別的限制,用自己的方式記錄眼前生活即可,一本小冊子、簡便的工具,再透過觀察,再小的地方也能有新發現。」

鄭開翔/藝術家、城市速寫畫家,屏東大學視覺藝術研究所畢業,2017 年開始以「台灣街屋100 計畫」作為研究專題,更集結成冊出版《街屋台灣》,有系統地以繪畫記錄台灣建築及老屋文化。畫作以鋼筆、水彩為媒材,在畫紙上勾勒出城市輪廓、堆疊起繽紛色彩。(圖/臺北畫刊 提供)
鄭開翔/藝術家、城市速寫畫家,屏東大學視覺藝術研究所畢業,2017 年開始以「台灣街屋100 計畫」作為研究專題,更集結成冊出版《街屋台灣》,有系統地以繪畫記錄台灣建築及老屋文化。畫作以鋼筆、水彩為媒材,在畫紙上勾勒出城市輪廓、堆疊起繽紛色彩。(圖/臺北畫刊 提供)

(本文摘自《臺北畫刊629期》)

#鄭開翔 #建築 #速寫 #透過 #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