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添順/鴻梅文化藝術基金會創辦人

退休以前擔任過四零四科技的CEO以及集團經營會(GEB)5位成員之一。退休後回到故鄉新竹,成立基金會推動文化藝術,創立或者書店、或者工藝櫥窗等。

陳添順/鴻梅文化藝術基金會創辦人(圖/翁子恒攝)
陳添順/鴻梅文化藝術基金會創辦人(圖/翁子恒攝)

林智堅/新竹市市長

新竹市人,曾任新竹市議員。39歲之齡為該屆最年輕的縣市長。2018年競選連任新竹市長成功,成為新竹市升格以來,第一位連任的民進黨籍市長。

林智堅/新竹市市長(圖/翁子恒攝)
林智堅/新竹市市長(圖/翁子恒攝)

香山記憶

產業的多樣性

陳添順(以下簡稱Ben):我在香山長大,當時香山跟現在不一樣,是十足的鄉下,到新竹要搭客運或者摩托車,很遙遠。 然後,市長家除了務農也有漁業(蚵寮);我們家則是在牛埔東路,是農家,但那裡有山有田也有海:我們經常去海裡挖文蛤,另外還有一種公代(市長:我最近去哪邊的海產店還有吃到。)要用耙子挖,挖回家補充蛋白質。當時香山工業區有很多產業,然後也是「客廳即工廠」的時代。在寒暑假,我們都會去打工,例如去東方窯業、美爽爽,或者紙廠。不缺工作,只要努力就有錢賺,雖然不是科學園區,但是很蓬勃。

所有對土地的愛,從此開始

市長:我跟Ben的生活區域相同,每到收割季節,三合院前面趴七仔(曬稻穀)。家裡都會養雞鴨狗楊。前面有荔枝樹,後面有龍眼。盛產的時候就是小朋友自己用竹子切開做成的工具來夾荔枝跟龍眼,夾住樹枝轉一下,就會掉下來。我們家離海非常近,等於是在海邊長大,從來不會畏懼海與水。我自己越離開香山,越想要回去親近土地,就是源自這段體驗。

小時候是跟爺爺長大。有個深刻的記憶:一到秋天,爺爺就會買紅蟳,早上我們要一起數紅蟳,看有沒有跑掉;最常料理「紅蟳燉高麗蔘」當時鄉下比較好取得,不知道那是昂貴的食材。另外還有很多回憶,例如控窯。後來成家之後,都希望帶小孩子去體驗,但很多已經無法找到了。例如螃蟹的數量來來去去,堂兄弟就可以玩一整個下午。

我是七○年代出生,當時大家都是一個皮箱跑遍全球。我的父親也是這樣,做個小生意,當時附近有東方窯業(我媽媽在那裡工作),做磁磚。我們在家裡三合院都會做那種一個一個磁磚用樹脂黏起來的排粒仔(馬賽克磁磚)。簡單說,跟Ben一樣,我們小時候重要的回憶就是農田、海洋,還有蓬勃的產業。

以此延伸出來的期待

讓年輕人留在/回到家鄉

Ben:當時是鄉下人,很崇景新竹。跟現在不同。現在回頭看,很想念當時的夾龍眼、控窯;另外一方面也很想念當時工業很多元,只要有一技之長,就可以在當地找到工作,可以在家鄉有自己的工作與生活。回頭來看,這是我珍惜的地方。因為許多問題,大同窯業、美爽爽,各種大小企業都消失了。很可惜。多元化的產業,可能是多元年輕人得以回到地方的關鍵。

貼近自然的香山發展

市長:中小企業的轉型的確是重要的關鍵,我爸爸的小工廠也是地方小企業,在八六年金融風暴也關掉。但同個時間,科學園區開始啟動,許多專業人士找到發展機會。目前不只希望既有的科學園區,也希望找到全球來發展的可能性,所以有「香山精密園區」的計畫。

回到原來的主題,很多人看到的是香山的沒落,但我看到的是機會:高污染產業逐漸離開,我們才有機會重新看到、認識自己的環境;重新打早自己的新家鄉。我有一個「田園城市」的願景,想在香山打造低密度的聚落型發展,有些新竹人(或許是退休或許有小孩)想要田野生活,這時候香山就很適合,新竹大部分人都住在東區跟北區,生活空間可以疏散到香山。

我覺得我的兒時經驗、與自然的親切關係啟發我很多建設的想法,例如現在做南寮漁港的建設,我們本來就是海洋之子,在建設就應該親近海洋,不應該總是擋掉。安全著眼的話,應該教育小孩如何看漲潮退潮,而不是切斷。香山可以是一個「新竹花園」。當市民很疲累時,需要一個優質可親近自然的環境,就可以想到香山。一個以生態為優先。不是絢麗誇張、打卡一次就結束的地方是會一來再來,很棒、可以喘息的地方。

科技與人文

兩種知識模式的相互支援 科技出身,為何對文化藝術如此有興趣?

Ben:在鄉下長大的好處是,興趣非常多元,只要功課照顧好,沒有一定要走怎麼樣的路。一直都愛文化、藝術,特別是音樂,後來所學的電子搭上了時代浪潮,幸運獲得一些成功。但後來發現身邊科技人在成長過程中美學等興趣沒有被培養(相對於建築等訓練),因此,科技人的生活都相對單調,習慣解題,不懂得「適應」。很多科技業高階主管,壓力如果沒有處理好,就只會採取劇烈手段;如果他們生命中有藝術,或許就可以有不同的結果。這大概是科技世界缺乏的部分。

值得驕傲的文化歷史

市長:這是一個發展很早的城市,其實文風鼎盛。因為科學園區的發展,整體印象強調科技,「文風」被壓下來,我覺得很可惜。以前蔡仁堅市長有很多文化建設,有些改善,他離開之後這些東西又不見了。這裡又變成科學園區最重要,連清大交大也加深這種印象。我要讓新竹人重新以文化感到驕傲。我們這座城市發展超過三百年,很多事情值得驕傲;但偉大的城市不只在於建設,需要重新活化古蹟。例如現在這個建築,例如新竹美術館,又例如新竹水道,這些都是建築很棒,但是要用很棒的經營策展,讓他的文化面真正呈現出來的重點。園區有個很好的產業聚落,所以如何將科技加上人文,形塑城市品牌,讓新竹人感到驕傲,這是現在的重點。

總結:兩位希望帶給市民什麼?

新竹市的驕傲

市長:我希望大家生活在這裡覺得驕傲,這是新竹人應該感受到的。一、跟Ben一樣,我們在推動「美感教育」與「閱讀」:讓小孩提早接觸美感,不是從學校教育,而是在例如工藝櫥窗這樣的場所就可以接觸到,書店也是。希望更多獨立書店來新竹。二、相對應需要基礎建設:建立散步城市、ubike、輕軌等等,以此可以慢速瀏覽城市。三、我們要用獨特文化吸引更多人,所以如何展現新竹人的特有的人情味。這裡地方小,人與人的脈絡很緊密,人情味很濃,如何把這件事傳遞給外來者?是我們的重點,這件事不只是針對台灣來新竹,也包含國際其他城市來新竹。

以工藝出發、年輕中產階級的感染力

Ben:市長要照顧很多人,我們作為基金會,也是社會企業,我們選擇自己服務的TA然後啟動之後,讓企業自給自足。所以我們不是全客群,我們的TA是青年跟中產,我們認為社會發展的問題在於M型發展,如果有扎實的中產階級,那樣向上,老吾老、向下,幼吾幼,發揮影響力,中產階級不是在說年收入,包含他的職業、教育程度,都是中產階級的定義。工藝是我們實驗過後覺得最好的切入點,工藝有實用面、有體驗面,以用五感去品嚐。藉由工藝的美感教育以及閱讀,這些人不只是顧及自己的安身立命,他們會發揮他們的創意,能讓他們覺得認同,這個城市就會越來越有活力,然後把科學園區,清交人帶進來。也讓外國人覺得新竹市是一個值得停留的城市。

(本文摘自 《IN新竹003期》)

《IN新竹003期》
《IN新竹003期》
#香山 #新竹 #林智堅 #陳添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