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池玻璃 吳庭安

二◯一八年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二◯一九TED×茨廠街,站在任何光鮮亮麗的講台,W春池計畫的發起人吳庭安分享循環經濟時,總會提起自己是回收廠的小孩,因為那是他的根本。

父親吳春池於一九八一年創立春池玻璃,用企業化的方式分類處理回收玻璃後,再販售給工廠。吳庭安國小就在回收廠「打工」,羊奶瓶傳來發酵的惡臭,混著啤酒味、醬油味,經過太陽的曝曬,搭配背景傳來的機械、貨車轟隆聲,這裡是都市發展不願直視的角落,成為他血液裡最深刻的記憶,也是W春池的品牌核心:「我們的主業是回收,而不是製造。不管生產什麼,才會自然的滾動、串連,促進循環。」

創新是為了活下去

二◯◯◯年代,面對塑膠製品、中國工廠的威脅,台灣傳統玻璃工廠紛紛歇業,或者停止購買原物料來減緩衝擊,相較其他工廠,春池面臨更嚴峻的狀況,他們無法阻止回收玻璃運往工廠,「如果不創造需求,會有幾百噸的回收玻璃囤積。」

「創新是被逼出來的。」當時春池還面對一個難題,大量的回收玻璃為手機、電腦的LCD材質,含有熔點高的氧化鋁,回收後無法轉賣給其他玻璃工廠,吳庭安在實驗室研發出隔熱、防火的建材。原以為能順利量產,但是實驗室的小規模轉至工廠大規模生產,配比、溫度、添加物等變數都要重新調整,「花了半年,連一塊都做不出來,三、四萬噸LCD玻璃面板囤積,壓力非常大,那是一個關鍵,因為機台已經購買了,一定要做出一些成績。」

二◯一二年,眼看無法突破,他們同步開發陶瓷原物料,提煉高純度的氧化鋁,販售給相關工廠,應用在汽車、手機、電腦、醫療等領域。二◯一三年,終於成功研發「AH Block安新輕質節能磚」,重量輕巧,卻能隔音、隔熱、防火,春池除了回收玻璃,開創新的領域,現在建材佔整體營收四分之一,也奠定春池朝文化創意產業發展的經濟基礎。

用最理性的態度,做最感性的事

每天仍要面對幾百噸的囤積壓力,在回收廠的感受尤其深,廢玻璃幾車幾車運過來,人站在其中顯得如此渺小,回收品質不一、市場需求不足,吳庭安在講任何困難時,語氣從不顯困難,彷彿在談論某條物理公式:「我跟父親學,父親從來不會喊累。遇到問題、解決,然後就會成長。」

對於吳庭安,品牌和行銷反而不是關鍵,「關鍵是你的核心能不能讓人有感受,品牌是把核心價值做好後,慢慢發散的東西。」把自己當成橋樑,他整合原有的優勢,分析回收、處理、研發、設計、製造、販售端的痛點,引進歐洲機台,把「循環」的核心價值做到更好,提升分子技術,全台灣只有春池在做光學分選技術,分類不同的材質,持續供應原物料至台灣玻璃、華夏玻璃、日新玻璃等大廠。

他接著抽絲剝繭,回顧台灣玻璃產業的歷史定位,一九七◯年代,全世界約有七成的玻璃工藝品來自台灣,新竹有三分之一人口從事玻璃相關行業;如今,新竹留有手工製作的玻璃工廠只剩個位數,這些師傅的工藝超群,可是不再被市場需要。手工製程可以容許少量多樣化的合作,吳庭安和設計端溝通,理解設計師的需求,再和老師傅們溝通,完成產品後到市場測試,手工製的缺點和不完美,換個角度,又透出了亮光。

講到老師傅的手工藝,多少帶有浪漫,市場卻極度寫實。春池內含兩種衝突的價值:最低階的回收以及最高超的工藝,吳庭安串連既有的文本和技術,跨界做出生活需要的東西。飲食文化界江振誠,以回收玻璃製作Darts by André器皿,以退役橡木酒桶製成木底盤,端出廢棄材質的新價值;文化創意界方序中,設計林俊傑的手印玻璃瓶,作為《偉大的渺小》唱片預購禮,師傅吹製的瓶中信,每只瓶身藏有歌聲的溫度,傳遞獨一無二的訊息。

唯有接合市場,才能達到真正的循環,當禁塑成為政策,淨塑成為普世價值,吳庭安更找到兩個極端的平衡,創造大眾消費市場的需求。他問師傅有沒有可能製作玻璃吸管,師傅笑了,分享以前吹製霓虹燈的技法,老師傅的手藝在失傳前又找到了舞台:二◯一八年W春池計畫的口吹玻璃吸管,在嘖嘖募資1,231,230元,目標達成率為615%。

你的核心價值能不能讓人有感?

春池長期跟文化界、設計界合作,提供紮實的技術支持,設計師聶永真進到工廠,跟師傅直接溝通,吳庭安就在一旁幫忙指導,大家一起流汗,這是不同領域的專業交流,透過一次又一次的合作,聚集更多人,為共同的理念奮鬥,然後使產業、文化、傳承,構成完整的生態鏈。

二◯一七年臺灣文博會:我們在文化裡爆炸,春池一車車的玻璃運到展場,排隊的人潮,脫了鞋朝聖,踩在碎了一地的白色海洋,腳底傳來的只有踏實。循環經濟聽起來多麼抽象,現在每個人都是其中的一環,透過吳庭安,回收廠裡彎著腰的師傅們,心裡終於能挺直腰桿。

在工廠裡,師傅們需通力合作才能完成一個作品。(圖/宋亞修攝、春池玻璃提供)
在工廠裡,師傅們需通力合作才能完成一個作品。(圖/宋亞修攝、春池玻璃提供)
2007年,春池將傳統燒瓦斯、重油掛窯爐改成全電式玻璃熔融爐,生產流程更為環保。(圖/宋亞修攝/春池玻璃提供)
2007年,春池將傳統燒瓦斯、重油掛窯爐改成全電式玻璃熔融爐,生產流程更為環保。(圖/宋亞修攝/春池玻璃提供)

在新竹工廠內,五、六個師傅一組工班,分工融化玻璃膏、吹製形狀、利用地心引力塑型、黏貼把手。最熱的窯爐,高溫達到1500度,英文稱作Glory Hole(榮耀之穴),一個小時後,站在Glory Hole的師傅換了一個位置,產線繼續生產,春池努力留住玻璃師傅的位置—三十人。

近年逐漸有年輕一輩的學徒加入,為了永續這條路,吳庭安只有不斷串連,未來他會將版圖擴展至日本、國際,不管在哪個鎂光燈下,他一定還是會提起自己是回收廠的孩子,音調沒有高一點,也沒有低一點,只是如實述說自己的根本。

春池玻璃年表

1972「春池玻璃」企業創辦人吳春池退伍,全力投入廢玻璃回收。

1981正式成立「春池玻璃實業有限公司」,將資源回收轉型企業化。

1991玻璃產業近90%外移至中國及東南亞,極力思索轉型。成立春池玻璃工廠。

1999研發廢玻璃再製成的環保綠建材產品「亮彩琉璃」。

2007將傳統燒瓦斯、重油的八卦窯爐改成全電式玻璃熔融爐。

2011春池綠能玻璃觀光工廠獲經濟部觀光工廠執照。吳庭安進入春池擔任總經理特助。

2012轉型外銷科技建材與陶瓷原物料。

2013研發隔音、隔熱、防火的「AH Block安新輕質節能磚」。

2015開始與文化界及設計界合作。

2018W春池計畫於嘖嘖募資,推出吹製玻璃吸管。

師傅利用徒手熱塑法所製作出的水果飾品。(圖/宋亞修攝/池春玻璃提供)
師傅利用徒手熱塑法所製作出的水果飾品。(圖/宋亞修攝/池春玻璃提供)

代工愛品 手工藝飾品

1970年代,全世界約有七成的玻璃工藝品來自台灣,春池的老師傅都有絕佳的技術,師傅用徒手熱塑法製作各種動物、水果等飾品,包括蘋果的蒂、熱帶魚的鰭,從不同角度端詳,透出來的光充滿溫潤感,吳庭安從小看老師傅在窯口靈活的身影,深引以為傲。

品牌愛品 聶永真蘇富比戰後亞洲藝術全球限量藏家專冊

從春池生產的製品,每一件都是愛。聶永真設計蘇富比VIP的藏家專冊,全球限量100件,製作時到窯口看師傅吹製玻璃,吳庭安也參與其中,以回收材料為基底,設計端與製作端共同合作,在國際等級的拍賣會,落實最接地氣的環境永續。

(本文摘自《IN新竹004期》)

《IN新竹004期》
《IN新竹004期》
#春池 #吳庭安 #循環經濟 #玻璃 #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