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六五年,一場瘟疫奪去了十萬人的生命。封城、恐慌、信念瓦解…瘟疫從未停止襲擊人類,無論是今天,或是三個世紀以前。《大疫年紀事》以一六六五年倫敦瘟疫為背景,作者丹尼爾‧狄福展現新聞紀實筆法,將史實、傷亡數據,融合個人評論,交織成一部完整的敘事,再現了倫敦大疫年間的城市景象以及市民面貌。

【精彩書摘】

我認真思量起自己的處境,忖度自己該怎麼辦,是該留在倫敦呢?還是跟許多鄰居一樣,鎖上家門避難去?這些事情我之所以說得如此詳細,是因為也許日後有人會碰上相同的難題,必須跟我一樣做出決定。那麼,這些記載對他們會很有幫助。我希望這些記載可供後人做行事參考,而不僅僅只是記錄一己作為,因為我的境遇對別人來說,可能還不值一法辛(farthing,當時的銀幣,約值四分之一便士;十二便士為一先令,二十先令為一鎊)。

我眼前有兩樁要事:一是繼續做生意,保住店面,畢竟,我的生意很大,也是我在人世間的全部身家;二是保住性命。顯然全城已是大難當前,對此我和別人同樣恐懼,那恐懼之深沉,倫敦再大,也承載不了的。

第一樁事對我十分重要。我是馬具商,主要生意不是來自開店或投機,而是做美洲英國殖民地生意的商人,因此我的財富泰半操在他們手上。我是單身沒錯,但手下有一批人為我做生意。我有一棟房子、一間店面,還有幾倉庫貨品。簡單說,在這種情況下離開,只能拋下一切,是來不及找到可靠的人打理事情的,那樣不僅會危及生意,也會危及貨品和我在人世間的一切。

那時我哥哥才從葡萄牙搬到倫敦幾年。我問他意見,他只說了一句話,以前我也曾問過他意見,雖然那時狀況迥異,不過他也只說了那一句話,就是「救救你自己吧」。簡單說,他認為我該去鄉下,他自己也要與家人下鄉避難。他說要預防瘟疫,還是走為上策,這大概是他在海外聽說的。我說如果我離開,就會失去生意、貨物或貨款。他以同樣的理由大力反駁,說我要留下來,任由上帝處置我的生命安全,才真是要斷送生意和貨物。他說:「將生意託付給上帝,跟你留在這麼危險的地方,然後將生命託付給上帝,不是一樣嗎?」

我不能辯稱無處可去,因為我們在北安普敦郡老家還有一些親友。而且,我唯一的姊姊住在林肯郡,她很歡迎我同住。

我哥哥已把太太與兩個孩子送到貝德福郡,他也打算上那兒去,力勸我同行。我一度決定順他的意,可是卻找不到馬。儘管並非所有人都離開了倫敦市,不過我敢說馬兒大概都不在了。有數週時間,全市幾無馬匹租售。我一度打算帶個僕人徒步離城,並且跟很多人一樣不投宿旅店,就帶個行軍帳棚露營野地,反正天暖,不致受風寒。我說,很多人都這樣做,因為後來好些人那麼做了,尤其是曾參與幾年前戰役的人。必須說明的是,選擇餐風露宿還有第二個原因,就是倘若多數離城的人都這樣做,瘟疫就不致蔓延到許多鄉鎮及人家,造成嚴重破壞,奪走無數人命。

可是我打算帶走的僕人卻棄我而去。他見瘟疫日益嚴重,嚇壞了,又不知道我何時啟程,便另謀出路,拋下我走了,我只得延後動身。不管我盤算用什麼方法離城,每回臨走總會出狀況,走不了,行程只得一延再延。若非如此,那麼我接著要說的話,便會像是無謂的題外話了。我要說的是,是上天讓我走不成的。

(本文摘自《大疫年紀事》/麥田出版)

【作者簡介】

丹尼爾‧狄福 Daniel Defoe(1660-1731)59歲那年開始寫小說。他的小說多藉由虛擬人物之口,寫成紀事或自傳形式,是此創作類型的集大成者。廣為人知的《魯賓遜漂流記》(Robinson Crusoe)在文學史上擁有崇高地位;此外他也是英語世界最多產的作家,被封為歐洲小說之父、現代新聞鼻祖。

《大疫年紀事》/麥田出版
《大疫年紀事》/麥田出版
#倫敦 #瘟疫 #大疫年紀事 #世紀 #鼠疫 #實況 #丹尼爾‧狄福 #麥田出版 #封城